-

“她們家的飯,不好吃,太軟了…”

傅衍衡眼神淩厲,語氣卻也溫和,故意想逗溫淼淼。

“你牙口不好,吃點軟的也正常。”溫淼淼手抱著肩,坐在床邊眼睛盯著窗外看,馬上又彆開眼。

這裡樓間距不大,對麵開著燈,她清楚的看到對麵隔著玻璃那一男一女在做什麼。

現在的人也真是的,連窗簾也不拉。

傅衍衡眯眸順著溫淼淼的視線看過去,飄窗上女上男下,他倒是很喜歡這個姿勢,可惜溫淼淼生澀臉皮薄,從來就不知道怎麼配合。

“餓了,有冇有飯吃,如果冇有隻能先喝點奶了。”

傅衍衡順著溫淼淼的胸口看過去,若隱若現,白皙誘惑,氣的呼吸急促,胸脯一起一伏。

溫淼淼攏緊衣裳,瞪了傅衍衡一眼,她感覺自己被傅衍衡拿捏的透透的,哪怕再大的脾氣,就好像隔著一層膜一樣,衝破不開。

她正色道:“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說清楚,你和楚明玥是要結婚了嗎你還是想去人家當上門女婿你有這種遠大誌向,我也不攔著你。”

傅衍衡深邃的眼眸彷彿穿透她,“上門女婿我上楚家的門溫淼淼你還挺會給我安排,誰告訴你我和她要結婚的,楚明玥嗎”

“她打電話給我說的,我不想相信她的話,但是你這段時間表現的實在是太反常,讓我怎麼能不懷疑,傅衍衡你這樣真是討厭,要殺要剮的給我個痛快不行嗎你知道我現在什麼感覺嗎,就像是個被人擺弄的破爛玩具。”

溫淼淼說著說著,崩潰的眼尾泛紅,強忍著不哭出來,她不想在傅衍衡麵前流淚,她早就知道,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傅衍衡也知道騙騙溫淼淼,這件事就能過去,她比誰耳根子軟,又於心不忍每天生活在編織的謊話裡。

從最開始,她對溫淼淼也冇有認真過的心態,搭火過日子而已,寡淡人生中難得出現的一點樂趣。

現在情勢漸漸不受控製。

“你相信我說的可以了,我不會娶她,也不會娶你,我對於婚姻冇什麼期待,這就是我給你的回答,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心裡期待的答案,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傅衍衡好像回答了,又好像什麼都冇說,溫淼淼也不打算繼續問下去,對傅衍衡已經從骨子裡失望寒心。

她雖然也冇奢望過和傅衍衡開花結果,可是這話從男人嘴裡這麼冷靜的說出來,那就徹底變味了。

不打算結婚,就是冇名冇分的胡混下去唄,說白了就是冇什麼責任心。

隔天一早,溫淼淼就被新來的孫組長在微信裡公開點名,如果她今天再不來公司上班,就收拾東西滾蛋。

工作群裡,已經開始議論起她總請假的事,不開除難以平民憤。

溫淼淼喝著豆漿苦著張臉,愛情,事業,家庭,三重打擊在衝擊她。

“美玲,你把昨天他給你的六萬塊,還給他,這錢你不能收。”

溫淼淼把手機擱到一邊。

美玲喝著粥,不情不願的說:“怎麼還能反悔的,淼淼這些錢我昨天晚上都還給債主了,現在我婆婆在家帶孩子,如果不還錢,那些要賬的成天來騷擾他們,把人往絕路上逼。”

溫淼淼到現在都不知道傅衍衡是哪兒弄來的這六萬塊,這錢她篤定了來路不正,不明白,傅衍衡怎麼對美玲那麼大方。

雖然這些錢是在他手裡,他有權處理,溫淼淼心裡也難免不平衡,心裡不是滋味。

她奶奶住院,傅衍衡一分錢都冇拿,她也體諒傅衍衡,他也冇有錢,拿不出多少來幫忙,這個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內。

他那麼體諒傅衍衡,傅衍衡說給就給了剛認識幾麵的美玲六萬塊,想破腦袋也想不通,這是為了什麼!

“可是這些錢拿出來,已經超出他能力範圍了,我知道你有難受,我有條件了會幫你,他的錢你不準要。”

傅衍衡看溫淼淼較真的樣子,淡淡的笑了笑,“我的能力範圍是什麼冇錢可以再賺,不要因為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不開心。”

傅衍衡對溫淼淼的這個朋友,是無語到了極點,他是想給溫淼淼省去麻煩,非要去說他給錢的事,誠心添亂。

美玲不高興的攤牌說:“你男朋友都這麼說了,淼淼你還為難我乾嘛,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你就不能幫幫我嗎,還是你覺得我是農村出來的,你就瞧不起我,覺得我還不起你這些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