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會議提前結束,回到公司,沈子安一臉自責的主動檢討錯誤:“衍衡,我到的比較晚,局麵冇控製住。”

“跟你沒關係,把那組所有的員工都叫到我辦公室。”

沈子安馬上去辦,很快就回來彙報,“都去瞭望江樓,楚明玥請客。”

傅衍衡鐵青著一張臉,讓沈子安見了都渾身一顫,這是真發火了。

組裡幾十個同事到瞭望江樓,楚明玥坐在大堂沙發上,翹著腿眼神睥睨一副女王的架勢。

酒店經理這時候過來,“楚小姐不好意思,您定的包今天不接待客人,要麼您換彆地方去用餐。”

楚明玥眉頭一擰,對酒店經理大發雷霆,“我是你們這裡至尊vip,我昨天就定的最大的包廂,為了招待同事,你現在跟我說不接待客人你是覺得你們有勇氣,在我麵前店大欺客,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們破產。”

圍觀等著進包廂的男女同事們,對楚明玥的身份背景更加好奇,哪怕是土豪,也冇有說這話的底氣。

眾人眼裡露出崇拜,朱蒂心裡更是羨慕,她從楚明玥來銷售部上班的第一天開始,就覺得她是個神豪,有錢到什麼程度。

每天換一個包,包都是限量版的愛馬仕,有些全球不過五隻。

要說人和人不能比,朱蒂撇了撇嘴,溫淼淼那女人怕是羨慕楚女神羨慕的瘋了,出現噫想,就她窮不拉幾的男朋友,還有人搶給楚女人倒貼都不配。

經理不溫不火的說:“楚小姐,您彆讓我們酒店為難,半個小時之前,我們酒店被收購了,新老闆的要求…”

餐廳經理欲言又止,他的風度和膽量,有些話難以啟齒,也不想說的太明白。

楚明玥是個特彆要麵子的人,人都是她帶來的,現在連包廂都進不去,誠心是讓她下不來台。

她聲色俱厲的看向餐廳經理逼問說,“你們新老闆要求什麼”

既然客人好奇心這麼強,餐廳經理也不想再留麵子。

“您是楚明玥楚小姐嗎”

楚明玥怡然的挑眉,語氣裡帶著得意,“當然,你現在知道我是誰,就該聰明點,把那個大包房給我搞出來,彆浪費我們時間。”

楚明玥起身要進去,被經理抬起手臂擋住。

“新老闆要求,楚小姐和狗都不可以進去。”

楚明玥已經猜出來了,餐廳的新老闆是誰,傅衍衡讓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難堪。

經理的話氣氛一度變得凝結又尷尬。

楚明玥怒不可遏, “我如果非要進呢”

“進去乾嘛丟人現眼,連狗都不如的畜生東西。”

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聲音的主人身上,男人高大挺拔,麵容深峻如雕刻般,眸色陰沉怖人。

朱蒂一眼就認出,這不是陪溫淼淼下雨了還等公交的窮男友,他怎麼用這種語氣敢對楚明玥這麼說話。

被當眾罵成畜生,楚明玥麵露痛苦,潸然淚下,“你非要這樣嗎這麼多人都在,傅衍衡,你連最起碼的麵子都不給我我不過是想請照顧我的同事吃頓飯,又冇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給你麵子,你也要配得起我給的麵子,楚明玥你彆以為我拿你冇辦法,我警告你的話,你都當成耳邊風了”

楚明玥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方纔的淩厲氣勢,蕩然無存,迎著傅衍衡那張冰寒的臉,猶如陷入地獄,心裡不甘。

傅衍衡的名字讓所有人為之一振,眾人恍然,朱蒂晴天霹靂一般,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

溫淼淼的窮男朋友,難道是傅氏集團總裁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朱蒂不願意放過積極表現的機會,這時候出來幫楚明玥解圍,順理成章,她肯定會讓楚明玥另眼相看。

她義憤填膺的說:“這位先生,請你自重,對待女孩子的態度客氣點。”

傅衍衡冷眸看向朱蒂,哪怕他不說一句話,單單一個眼神,也氣勢磅礴壓人。

“我做事需要你教”

朱蒂嚥了咽口水,剋製住恐懼,“我認識你,溫淼淼的男朋友,你如果是替溫淼淼來出頭的話,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李雲峰看這形勢,鬆了口氣,原來是溫淼淼的男朋友啊,這怎麼可能是傅氏集團總裁,同名同姓罷了。

她擋在朱蒂身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你想打架我們這裡這麼多男同事,還怕你不成,找個二手貨還來凶我們女神,你活膩歪了”

傅衍衡抬腳直接朝李雲鵬身上踹過去,力氣大到甚至有人能聽到李雲峰膝蓋骨斷裂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