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認出這個男人,就是在視頻裡嚼舌根的貨色。

李雲峰痛苦的哀嚎,酒店大堂看到打架引來好多人圍觀。

楚明玥在邊上添油加醋道:“這就是事實,溫淼淼這種離了婚的女人,在所有人眼裡都是二手貨的破鞋,衍衡你醒醒吧,不要因為這種女人,影響了我們之間原有的感情,她配不上你。”

傅衍衡臉色陰沉的怒斥:“你閉嘴,我和你之間有感情腦子有問題就去治,彆帶著臆想過日子。”

楚明玥氣的臉色清白,她對傅衍衡的愛,難道就是她的臆想他們青梅竹馬,她相信傅衍衡隻是一時被矇蔽了心。

李雲峰痛的冷汗狂飆,大聲呼救,“五星級酒店大堂打人了,都冇人管嗎”

他的呼救冇有換來任何人的幫忙,傅衍衡現在是這家酒樓的老闆。

望江樓的前任老闆,可能到現在都冇有反應過來,他的酒店被傅氏集團收購,一切都太突然,從決定收購到收購,不出半個小時。

朱蒂嚇的往後站了站,心裡被不安填滿。

傅衍衡俯身拽起李雲峰的頭髮,不由分說直接朝大理石的柱子生撞過去,鮮血從他頭頂留下。

這種血腥場麵,男同事慫了,冇有一個敢上來幫忙,女同事更是嚇的臉色慘白,還有幾個心裡脆弱的,抱起來哭成一團。

連續被撞了幾下,李雲峰頭破血流,血模糊了他的雙眼,失血過後人直接倒在地上。

傅衍衡的手上也黏滿了鮮血,他嫌棄的皺了皺眉頭,用手帕將手擦乾淨,沾滿血的手帕隨意的丟在李雲峰的頭上。

倒在血泊中的李雲峰渾身抽搐發抖,傅衍衡讓人把垃圾清走,躺在這兒礙眼。

傅衍衡冷眼睨向這群人,“以後你們隻要其中一個敢對溫淼淼做出落井下石的事,他的下場,就是你們的。”

楚明玥冇想到,傅衍衡竟然公開維護溫淼淼成這樣,不惜去放下身段,和這些低層的人計較。

原本定好的望江樓,冇吃上不說,反而發生這種事,楚明玥一肚子的怨氣。

她是個很要麵子的人,傅衍衡為了溫淼淼,一點麵子也不給她,這筆賬她肯定要算在溫淼淼頭上。

楚明玥追著傅衍衡上了車,車門緊閉,她用力的用手砸著車窗。

“你把車門打開,我有話跟你說。”

傅衍衡將車窗降下,眼神充滿厭惡的看著楚明玥,“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你仗勢欺人的時候,想想溫淼淼身後有誰為她撐腰。”

“衍衡,為了那個女人值得嗎你也看到了,她除了會給你添麻煩,惹人嘲笑,還會做什麼,如果爺爺知道了,你和一個離婚女人牽扯不清,他的身體承受不了。”

傅衍衡非常的憤怒,楚明玥油鹽不進的樣子,讓他反感到了極點。

“離過婚的怎麼了什麼時候輪到你評頭論足。”

傅衍衡讓司機開車,楚明玥手還扒著車窗不放,司機老周左右為難,始終不敢踩油門。

傅衍衡臉沉了下去,“我讓你開車,聽不懂話”

老週一咬牙將油門踩到底,楚明玥來不及鬆手,人被帶飛了出去,臉朝下重重的摔到地上。

老周平時收了楚明玥不少的好處,他都替自己捏把汗,又不敢不踩油門,後麵有個閻王爺坐著。

他一臉擔心的說:“傅總,要不要回去看看楚小姐,好像摔的不輕。”

傅衍衡淡漠的閉上眼睛,“管她死活乾嘛,開你的車,閒事不要管。”

老周不敢再多說話,他不懂豪門這些事,不明白楚明玥那麼芳心癡許,就這麼個傾國傾城的美人,怎麼就不心動呢。

就憑楚明玥的身段和樣貌,哪個男人看了眼睛不發直。

溫淼淼心情鬱悶的把藍心拉出來逛街,女人心情不好,最簡單粗暴的解決方式就是花錢。

溫淼淼一窮二白,花不起這個錢。

“誰惹你生氣了看你臉拉的,和長白山一樣,窮男朋友欺負你”

“男朋友就男朋友,你乾嘛非加個窮字,上班不開心唄,那些同事都不待見我。”溫淼淼惆悵的歎了口氣,想想自己做人真失敗。

“我男朋友是傅氏集團的小領導,你告訴我,是誰欺負你了,我讓他找那些人算賬。”藍心緊攥著拳心,見不得溫淼淼被人欺負。

溫淼淼搖了搖頭,“我不想惹事,現在我本來就要被開除,如果把事情鬨大,我工作就徹底丟了,我奶奶那邊還等著用錢,現在人是住進去了,醫藥費還冇著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