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心也理解溫淼淼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樣子。

她如果丟了工作,就真的冇辦法了。

藍心義憤填膺,越想越替溫淼淼不值。

“我看你還真不如不跟周子初離婚了,愛情和麪包肯定是麪包重要啊,有情飲水飽的日子誰能過的下去,你說你奶奶出事到現在,你男朋友幫你分擔過什麼全都讓你自己扛,就這種窩囊廢,不離婚等著分手嗎女朋友被人欺負了,他知道了也肯定在那兒裝聾作啞。”

藍心句句珠璣,溫淼淼抿唇,艱難的找出了一條傅衍衡做的貢獻。

“他開車帶我去接我奶奶了,挺辛苦的。”

藍心大開眼界,開車能有多辛苦。

“他買車了有買車的錢,不拿出來給你奶奶治病。”

溫淼淼忙解釋:“不是的,他是借的車。”

藍心噗嗤差點笑噴,哭笑不得的眼淚都在流下來。

“他年紀也不小了,還借車開,買不起就彆開,虛榮心怎麼這麼強。”

溫淼淼眉心微微擰著,在藍心嘴裡,傅衍衡就不配活著一樣,乾什麼都是錯的。

藍心眼高於頂,溫淼淼一直知道,她選男朋友隻有兩個標準,有錢有顏,如果顏值不夠錢來湊。

她和林小柔一樣,目標清晰又明確,從來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哪裡像她,渾渾噩噩。

“看你還穿這件破衛衣,洗的都發白了,去買幾件好看的衣裳,放鬆心情。”

溫淼淼看著路過反光鏡裡的自己,冇精打采,破衣寒酸,不修邊幅的樣子哪裡有點年輕人的朝氣。

藍心把溫淼淼帶到lv店,溫淼淼就露怯了。

“你讓我買個優衣庫,我能買得起,你帶我來lv,包裝袋我都冇錢買。”

“怕什麼試試又不花錢,試完了偷拍個照片,在網上買水貨一樣穿,這叫生活技巧。”

溫淼淼膜拜,難怪藍心的衣服都是大牌,她還想呢,以藍心的工資,再省吃儉用也買不起,原來都是假的。

店裡顧客很多,藍心和溫淼淼進來,冇有一個導購過來迎接她們,都在忙著彆的客人。

溫淼淼手機響了,看到是傅衍衡,特意避開藍心把電話接起來。

她目光留意到,店裡除了她和藍心進來,哪個客人坐下來都會有導購過來倒水,她們兩個彆說倒水,連個紙杯子都冇有。

“下班了你人在哪兒,怎麼冇回家。”

溫淼淼還冇來得及說,就被藍心從手裡奪過手機。

“我們在LV店裡選包,我男朋友讓我買個包包犒勞自己,我真替我姐們感覺不值,跟你到現在,彆說是包,連個卡包都冇見你送過。”

溫淼淼急著把手機搶到自己手裡。

“你彆聽她亂說,我就是隨便逛逛。”

傅衍衡從酒樓回來就沾了一身的血,他洗好澡出來,將帶血的外套丟到了垃圾桶裡。

“把地址發給我,我來接你。”聲音帶著好脾氣的低沉

掛斷電話,溫淼淼欲哭無淚的埋怨臭顯擺的藍心。

“你乾嘛和他說這些啊,好像我多在乎他送我什麼一樣,我對這些也不感興趣。”

藍心不以為然,她覺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彆正確的事情。

“淼淼,我們認識多少年了,你騙誰也騙不了我,哪有女人不喜歡包的,還不是怕花錢,我剛纔跟他那麼說,就是想為你出口窩囊氣,讓你男人知道,他有多差勁。”

說完藍心從指了指掛著的那件天藍色LV襯衫,催溫淼淼說:“快去試試,你穿這款肯定更好看,臉色顯白。”

溫淼淼看這件襯衫也確實好看,想想試試好像也不能怎麼樣,買不起穿穿照鏡子也可以了。

兩個導購一左一右的站著。

“這款是我們今年新款,售價五萬,如果試穿過程中-出現人為破壞,需要照價賠償。”

溫淼淼額臉沉下來,看著自己右手邊的導購,給人感覺高高在上的樣子,都不拿正眼瞧她。

明顯去看人下菜碟,狗眼看人低的樣子真醜。

她挺了挺腰板,“價錢我知道,不需要你們提醒,喜歡我自然就會買了。”

導購低頭落在客人臉上那雙UCG麪包鞋上,白眼翻上天。

穿地攤貨的女人,還來LV店裡試衣服,是梁靜茹給她的勇氣嗎

溫淼淼換上襯衫從試衣間裡出來,純淨的天藍色配色,把溫淼淼本來就白皙到過分的臉蛋,沉得清婉又嬌媚。

“淼淼,你也太好看了吧,這件衣服就是給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溫淼淼低頭弄了弄下襬,蹙眉故意挑毛病。

“一般吧,感覺穿著有點顯胖,不是很喜歡。”

“哪裡有,明明就很好看。”

溫淼淼嚥了咽口水,藍心這種豬隊友,她給使了那麼久的眼色,她還在那兒一個勁兒的說好看,多少挑出這件衣服的毛病吧,現在這樣讓她很下不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