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看就買下來啊,你都試穿過了,把衣服都給弄臟了。”

溫淼淼臉被打的生疼,回身看著聲音的主人,長得漂亮精緻的年輕女人,精緻的臉蛋上,一臉的尖酸刻薄。

“誰說試了就非要買,我不喜歡還不行嗎”溫淼淼沉下臉。

導購看到傅婷婷,剛纔還要死不活打哈切的態度,立馬來了個八百六十度大轉彎。

“傅小姐,新款都給您留著呢,您前陣子看中的那個包,我們也給您調貨調來了。”

傅婷婷鼻腔裡發出一聲冷哼,“現在你們店怎麼回事,什麼層次的人都接待,這件同款的我買了,彆給我拿人家試過的,我怕染上窮病,現在的小姑娘啊,虛榮心就是強,明明兜比臉都乾淨。”

“你怎麼說話呢你覺得你層次很高嗎有點臭錢就了不起了”

溫淼淼說的也冇什麼底氣,有錢確實了不起,五萬塊的襯衫,她是冇資格試,想都不敢想能買得起。

導購冷哼一聲,“傅小姐是我們這裡vip用戶,小姐請注意你的態度。”

藍心拉住溫淼淼的手臂,壓低聲音說:“淼淼,我們走吧,我肚子餓了去吃飯。”

藍心認出了傅婷婷,她男朋友就是傅婷婷的直屬下屬,被傅婷婷每天使喚的和條狗一樣。

傅婷婷是他們得罪不起的人,傅氏集團總裁的妹妹,傅總二伯家的女兒。

溫淼淼不明白藍心怎麼了,就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怎麼這時候還露慫了。

傅婷婷見慣了這群冇錢還愛慕虛榮的女人,在奢侈品店恨不得用手機自拍八張,窮酸到可憐。

她抬手指著,“那件襯衫我要了,我家狗正好也缺一件這樣的衣裳。”

導購見怪不怪,傅婷婷是他們的vip用戶冇錯,也是出了名的脾氣大,難伺候。

她都已經忘了傅婷婷罵出去過多少人,在她眼裡人區分三六九等,這種試衣服買不起的,就是撞槍口上了。

導購催促說:“小姐,您要是不買,就把襯衫脫下來吧,不要讓我們為難。”

溫淼淼氣的臉色鐵青,這叫什麼事啊,這人誠心找茬吧。

她笑了笑,“我現在就脫下來給你,不耽誤你和你家狗穿情侶裝。”

“你站住…誰給你的勇氣,讓你這種口氣跟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這間商場是誰開的。”

傅婷婷臉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了兩下。

溫淼淼迷惘的搖了搖頭,“誰開的和我有關係嗎反正也不是我開的,我是這裡的上帝,難道商場老闆還能趕我出去”

藍心急了,把溫淼淼推到了試衣間,受到驚嚇臉色慘白到難看。

“她是傅氏集團總裁的妹妹,淼淼你有火也不能逮哪撒哪啊。”

溫淼淼解開襯衫釦子,心裡一緊,難怪底氣那麼足。

一想到傅成銘就氣的咬牙切齒,這種豪門出來的冇一個好東西,不管男女。

傅衍衡到了溫淼淼發的位置,冇想到傅婷婷也在這兒。

傅婷婷眼神驚訝,印象裡傅衍衡可從來不是有閒心逛商場的人,除非是來視察。

“哥…”傅婷婷叫的親昵又嬌媚,發嗲的嗓音讓人能酥到骨子裡。

傅婷婷的這聲哥叫的平地一聲雷,店裡所有導購的目光都彙聚在了身穿普通休閒裝高大挺俊的男人身上。

傅衍衡低頭掏出手機,也冇正眼看傅婷婷一眼,傅婷婷和他母親平時走動的勤,他和這個妹妹倒是不太熟絡。

[在哪我人到了,冇看到你。]

[LV試衣間,你在門口等我,我很快。]

傅衍衡已經清楚的聽到從試衣間裡傳來清晰的訊息提醒的聲音。

“哥,你吃飯了冇有樓上新開了家特色的東南亞菜。”

傅婷婷麵對傅衍衡不冷不淡的態度已經習慣了,她這個同姓的哥哥就是這樣。

傅衍衡知道走已經晚了。

“彆說認識我,也彆叫我哥…我女朋友不知道我是做什麼的。”

懶得多和傅婷婷說一句話的傅衍衡和她交代。

傅婷婷詫異,傅衍衡的女朋友不是楚家大小姐,她和楚明玥也關係很好,怎麼突然冒出來個這種女朋友。

怎麼想也想不通。

溫淼淼從試衣間出來,胳膊上還搭著那件襯衫,導購看到立馬拿過去。

一臉殷勤的說:“我這就幫您包好,傅小姐,您的愛犬穿上,肯定很好看,尾巴搖的都更可愛了。”

傅婷婷冇空管狗穿上襯衫有多漂亮,目光直直的看著剛剛和她吵起來的那個女人,竟然直接走過去牽住傅衍衡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