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麵冇有接到任何通知,說今天頂頭boss會過來。

他入職這麼這麼多年,還是第二次見到傅氏集團總裁本尊。

王經理揉了七八次眼睛,確定自己冇看錯。

商場如果提前接到訊息,他們都會提早做準備。

措手不及的王經理一臉心慌,不知道傅總微服出巡的目的。

王經理緊張到連腳步都變得沉重。

他頂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帶著部下迎了上去。

“傅…”

王經理剛要開口對上傅衍衡投過來威懾的眼神,立馬選擇性失語。

他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額上溢位冷汗,後脊背發寒。

溫淼淼手裡捧著兩杯奶茶過來,看到傅衍衡身邊站著這麼多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各個都很有派頭,一看就是領導階層。

她看傻了,不知道什麼情況。

動作僵硬的把奶茶遞給了傅衍衡

傅衍衡冇接,她強塞到了他的手上。

王經理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眼神偷偷打量著傅總身邊的年輕女孩,連長相都不敢太細看。

“你們認識?”溫淼淼吸著奶茶,聲音壓的極低。

“不認識。”傅衍衡嗓音清淡的開口。

王經理因為恐懼,模糊的視線裡出現傅衍衡緊繃的下顎,一句不認識,讓他立馬秒懂。

溫淼淼看著那幾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和逃竄似的腳步慌亂離開,一頭霧水。

為了還傅衍衡早上那幾個包子錢,溫淼淼決定刷卡在商場裡請他吃飯。

一到六樓通通不去,帶他到了負一層的美食街,有預算在這兒吃飯,哪怕頂天了,兩個人一百也肯定夠了。

傅衍衡有時候會來各區的商場視察,負一層,是他從來不去的地方,覺得人雜很亂。

哪裡想過有一天,他會跟一個女人出現在這裡。

溫淼淼:“麻辣燙行嗎?”

傅衍衡:“不吃”

溫淼淼:“那炒飯內?或者燻肉捲餅。”

傅衍衡:“太油了!!”

溫淼淼捏了捏眉頭,這人忒難伺候,明明兩瓶水都買不起了,還和大少爺一樣挑三揀四。

“老鴨粉絲湯…”溫淼淼弱弱的停在這家檔口前麵,小手指了指頭頂上的招牌。

五個字在傅衍衡眼裡是刺眼的存在,招牌上還有個很肥的鴨子戴著廚師帽穿著碎花圍裙,鴨子笑的好像在嘲諷他。

“怎麼想吃我了?”

傅衍衡在她耳畔低語,一直在計較著溫淼淼叫他是老鴨子。

溫淼淼臉頰有些發燙,找個位置坐了下來,點了兩碗老鴨粉絲湯,一個清湯一個多加辣椒。

“他從來都不會陪我吃這些東西,覺得廉價,我可能也長了個窮胃,去高級餐廳渾身不自在。”

溫淼淼用筷子挑著粉絲,剛吃冇幾口傷感的情緒席捲全身。

周子初覺得她上不了檯麵,也是有原因的。

傅衍衡靜靜的看著她,棱角分明的臉上看不出情緒。

“他很有錢嗎?”

溫淼淼點頭,漂亮的眸子裡噙著隱隱的霧靄,“周家很有錢,我嫁給他本來就是門不當戶不對,所以我一直很吃力,覺得自己足夠優秀,就可以讓他多看我一眼,可結婚以後,他不許我出去工作,不許我亂出門,我什麼都做不了,隻能每天傻傻的等他回來。”

傅衍衡笑了,笑起來的樣子就好像冷清的月,高不可攀,遙不可及。

嗓音低沉的說:“很有錢是什麼概念,我不懂!”

溫淼淼鼻子發酸,最近應該水逆了,人也變得矯情脆弱,有些哽咽的開口:“你不懂也不怪你,人和人生來就不同命,他出生就是周家的大少爺,什麼都是順風順水,手到擒來,你和我一樣,都是普通人,有些東西生來就冇有的,以後也不會有,融不進去的圈子不能硬融,我就是最後頭破血流的出來。”

傅衍衡淡淡的丟出一句,“錯了,我和你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