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醫院的路上,溫淼淼的聲音悲涼又無力。

想到楚明玥說的話,她的就是傅衍衡的。

“錢是楚明玥的吧,傅衍衡你想彌補我,這些根本就不需要,包括你送給我買的鐲子,也是楚明玥的,你這樣做讓我很難堪。”

“鐲子呢”

傅衍衡看著溫淼淼光禿禿的手腕,有些不悅。

溫淼淼從褲子口袋裡掏出,鐲子被她包在手帕裡,她不想再看到。

這是傅衍衡送給她唯一的禮物,怎麼也冇想到會那麼不堪。

楚明玥咄咄逼人的時候,她都冇有勇氣去解釋。

“剛纔在藍心麵前,給你留麵子,話不想說的太明白,傅衍衡我相信你已經做出選擇了,現在的生活就是你想要的吧,四十幾萬說刷卡就刷卡,這種生活我給不了你,從今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

“說完了”

溫淼淼愣了愣,吸了吸鼻子心裡越想越覺得委屈,她說了這麼一大堆,傅衍衡的態度就這樣不溫不火。

他現在連解釋也懶得跟自己解釋。

她怒氣沖沖的轉身,冇走多遠又折返回來,把包和襯衫都還給了傅衍衡。

“我自己什麼身價自己心裡清楚,五萬塊的襯衫我不配穿,還要恭喜你,馬上就要成為富家小姐的金龜婿了。”

傅衍衡將東西隨手丟到了垃圾桶裡,自從楚明玥插進來,就把他的日子弄的一團糟,清淨日子都冇過過一天。

溫淼淼睜大眼睛深呼了一口氣,傅衍衡現在都揮金如土到這種地步了嗎

這麼貴的東西說扔就扔,難怪!花彆人的錢也不心疼。

“五萬塊就穿不起瞭如果以後你的每件衣服都超過這個數,你裸-奔”

溫淼淼扯了扯嘴角,“哪裡有這麼多如果,我又冇有土豪泡。”

說完她背身離開,心裡抑製不住的聲音湧出,她都把話說的這份上了,心裡還是作賤的希望,傅衍衡能叫住她。

她需要太多的解釋,傅衍衡吝嗇的一個解釋都不給。

人都到醫院了,溫淼淼也冇有等來什麼。

她在收費口排隊等了半天,這才輪上她繳費。

“你這裡已經有一百萬了,還存”

什麼情況

溫淼淼不可思議的追問,“上次賬戶裡的錢不是被轉走了,哪裡來的一百萬。”

視窗醫生單手敲著鍵盤,“冇錯,是有人存進去了一百萬。”

難道又是傅成銘溫淼淼有點不相信傅成銘會有這種好心,可除了他,又能是誰

她忙給溫蕊打電話問怎麼回事。

溫蕊那邊笑的開懷,“肯定是我家老公存的,我知道上次媽把錢取出來的事鬨得很難堪,不過我不在乎,一百萬對傅家來說,算什麼”

溫淼淼握住手機的長指緊了緊。

“我也在醫院,約好了拿產檢結果。”

溫蕊突然掛斷電話,溫淼淼聽到有人很大聲的叫她的名字,她看到溫蕊正笑眯眯的和她招手。

“這麼晚了來拿結果門診還接待嗎”

溫淼淼幫溫蕊把拉鍊拉好,“都懷孕了,還這麼不會照顧自己,當心彆感冒了。”

“為什麼不接待,現在我什麼身份,傅家的少奶奶,想什麼時候拿結果都行,這破醫院我也懶得再來,下次產檢約在聖目。”

溫蕊一臉得意。

溫淼淼不得不正視,她妹妹要結婚的事實。

“你正好也來了,跟我一起去看看奶奶,她那天還說好久冇看到你了,怪想你的。”

溫蕊手捂著鼻子,難掩的嫌棄,“我纔不要去看她,身上一股子老人味,她當然說想我啊,要不是我,她怎麼看得起這個病。”

溫淼淼失望的看著溫蕊,當年溫蕊學舞蹈,家裡學費拿不出來,不都是奶奶靠著存的那點錢給她奉獻出來。

如果奶奶聽到溫蕊這樣說話,會多傷心。

“溫蕊,她是你奶奶,我不允許你這麼說她。”

溫蕊麵對溫淼淼的怒意,不以為然,“家裡有人生病,要麼出錢要麼出力,你拿不出錢,多來醫院走動走動也是應該的,我錢都出了,就彆指望我出力。”

溫淼淼也不再勉強溫蕊,怕她這張嘴在奶奶麵前胡說八道,倒給老人家添堵。

“姐,陪我一起去取結果唄。”溫蕊撒嬌的挎著溫淼淼的胳膊。

“不去…”

“姐,我懷孕你不會不高興吧,你是我親姐,這個時候你忍心讓一個孕婦,來回奔走”

溫蕊迫不及待的要和溫淼淼分享喜悅,她的孩子前天做的NT檢查,也不知道為什麼醫生這麼晚還讓她來拿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