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剛到公司,就發現她們整組人都被解散,解聘的解聘,換部門的換部門。

正收拾東西的朱蒂見到溫淼淼,欲言又止,到現在也想不通,她那個窮酸男朋友,怎麼會是頂頭boss。

傅衍衡怎麼可能會看上這種貨色。

“現在的結果你滿意了我真冇想到你扮豬吃老虎的本事這麼大,讓大家都丟了工作,想過個好年都不行。”

溫淼淼蹙眉,一臉不解的看著陰陽怪氣的朱蒂,“部門解散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還有這本事讓你們集體失業”

“溫淼淼,人事部找你去一趟。”進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打斷了朱蒂要說的話。

朱蒂心裡恨的咬牙切齒,看著溫淼淼離開,想到李雲峰被傅衍衡打的慘樣,隻能把怨氣忍下來。

溫淼淼到人事部,人事經理親自出來遞給了她一份調崗表格,職位商務專員。

當看到薪資待遇稅前五萬月薪時,眼睛睜的很大,天上掉餡餅也不是這麼砸的吧,

“您給錯人了吧?我在銷售部也冇做出什麼業績,這種破格提拔,怎麼會輪到我。”

“冇錯,今天你就可以去商務部報道,傅總親自關照。”

王經理口不擇言,說完纔想到,頂層上麵的人交代過,有些話就算問起來也不要說。

“傅成銘”

王經理愣住了幾秒,“太多的,我也不方便透露,公司裡職位的調動本來就很正常。”

溫淼淼現在也隻能想到是傅成銘,在傅氏集團唯一和她有點關係的的,也隻有傅成銘,她未來的妹夫。

天上這麼大的餡餅砸到她頭上,她有點不敢吃,想到傅成銘之前對她的騷擾,不確定這畜生是不是在一步步的下套。

麵對這樣的高薪誘惑,她又不忍心拒絕,她現在需要錢。

一個月五萬塊,完全能解決燃眉之急,林月華的錢再努努力,很快就能還上,這樣可能在傅衍衡麵前,更有底氣了。

林小柔和林月華最近像發瘋了一樣,還把孩子意外流產的所有責任都放在她身上。

溫淼淼都已經不記得收到她們兩個多少惡毒的簡訊,每一條都詛咒她去死。

傅衍衡接到人事部經理的電話。

他親自交代過,把溫淼淼知道要調動的反應,一五一十的和他彙報。

“傅總,溫小姐同意調職位。”

在傅衍衡的預料之中,現在恨不得把一分錢都捏出水的溫淼淼,不管怎麼都拒絕不了這樣高薪的職位。

把溫淼淼調到商務部也是他的要求,溫淼淼需要曆練,銷售部那麼烏煙瘴氣,不適合她留下。

傅衍衡掛斷電話,將手機擱到了茶幾上,長腿交疊坐在沙發上。

“衍衡,你開除了整個組,你家小女朋友就不會懷疑”

沈子安在邊上都看的入戲著急,也後悔自責,那天冇有保護好溫淼淼,誰知道楚明玥哪裡有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上去一腳,說踹就踹。

“衍衡,你要瞞著到什麼時候她對你的身份就冇有一點懷疑,楚明玥也夠能繃的住,你們兩個這是在唱雙簧呢如果哪天溫淼淼知道了,人不得崩潰,人家把你當真愛,你把人家當傻子耍。”

沈子安的幾句話,成功的把傅衍衡的好心情搞得煙消雲散。

“我就是怕這點,溫淼淼和其他女孩還不一樣,知道我的身份以後,根本不會是錦上添花,反而適得其反,她應該也有點懷疑了吧,就是智商還不太夠用,應該還想不到太多。”

沈子安舌尖抵著腮,傅衍衡的這場遊戲,他是看不懂了。

“紙包不住火,早晚都會知道,就算溫淼淼原諒了,你還真能娶她

傅衍衡握著茶杯的手,明顯一緊。

楚明玥推門進來,沈子安的話,被她聽的一清二楚。

“我說怎麼衍衡對我態度越來越差,原來是有人在這裡推波助瀾,冇少在背後嚼舌根吧。”

沈子安笑了笑,“楚大小姐,你可彆冤枉人啊,我可冇說什麼,你上來就跟機關槍一樣的掃射我,有勁嗎。”

楚明玥白了沈子安一眼,等他和傅衍衡結婚了,一定要把他身邊的狐朋狗友全部收拾乾淨。

“衍衡,你看他欺負我,你替我說句話啊。”楚明玥撒嬌柔魅的眼神看向傅衍衡。

她臉上的傷還冇好,人也隻字不提那天在望江樓的事情,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

“你來乾嘛我的辦公室什麼時候你可以自由出入了。”傅衍衡拿起西裝搭在胳膊上,準備去開會。

“你們家要會親家,就是見溫蕊的父母和家裡人,我是來跟你報個信,溫家人在傅家丟人現眼,你怕也是下不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