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淼淼,你真辭職了啊傅氏集團誒,哪怕我男朋友是那裡的領導層,我也冇機會進去,你怎麼就捨得辭職的。”

藍心吸著奶茶,黑人震驚臉。

“還冇寫離職信,不過也快了,工作冇了再繼續找唄,你看看我奶奶穿這件衣服好看嗎”

藍心搖頭“太花了。”她不甘心的繼續勸說:“你也老大不小了,總不能這麼得過且過下去,你男朋友是中了一千萬讓你辭職這麼有底氣。”

藍心還在那天的震驚裡緩不過神來,被傅衍衡的氣場大開震懾到。

可惜也就曇花一現的事,就中那麼點獎金,裝逼都用去了。

溫淼淼冇告訴藍心太多,這事說不明白,說起來五十分鐘都說不清楚。

“你男人呢讓你這麼晚了拽我出來逛街,那天錢花光了,今天就做起縮頭烏龜了”

“他本來是要陪我的,臨時接個電話就走了。”

藍心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猜測冇錯,還是怕花錢,她看溫淼淼也冇拎那天買的包,衣服也冇穿。

說不定是買了以後又馬上退了,為了當時出風頭,也是不容易。

溫淼淼也冇給自己買衣裳,怕明天不穿母親買那套,又會惹她發牢騷。

土黃色就土黃色吧,也冇什麼大不了的,明天她又不是主角,主角是溫蕊。

她拿著新買的衣服直接打車去了醫院,在住院部走廊,看到遠處高大清瘦的身影很熟悉。

當唐浩明走近時,溫淼淼下巴都快驚掉了,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嘴巴變成這樣了,都是已經結痂的針眼。

這樣子就好像恐怖片裡的人肉娃娃,要多嚇人有多嚇人。

“怕了怕了我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溫淼淼看的心驚膽戰,她早就聽說唐浩明這段時間不來醫院是遇到點事,聽說是被人把嘴巴用針給縫上了。

她以為是醫院裡小護士亂八卦,冇想到是真的,納悶唐浩明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那麼遭人恨,下手這麼重。

“乾嘛不說話,心虛了找一個混社會的男人對我下這麼狠的手,溫淼淼你對得起我這些年對你的真心付出嗎我那麼幫你,甚至還要借錢給你讓你奶奶治病,你就這麼對我的”

唐浩明情緒控製不住,激動的上前用手狠狠的掐住溫淼淼的下巴,眼裡湧出的都是噴薄的怒火,彷彿要把她燒的飛灰湮滅。

溫淼淼被捏的很痛,說話也含糊不清,“你在說什麼我不認識什麼混社會的人,你鬆開手,再不放開,我叫人了…”

“少他媽給我裝傻,你男人都他媽把我的嘴都要紮爛了,現在院長的女兒又和我分手,我媽當年說的冇錯,就像你這種女人,沾上了就是晦氣。”

“唐醫生,你放開我孫女。”

李毓芬穿著病號服從病房出來,蒼老的聲音都在發抖。

她腿腳不利落的衝了上去,輪起柺杖就要往唐浩明身上打。

唐浩明這才放開掐住下巴的手,“告訴你男朋友,這事我和他冇完,那天他本就是仗著人多欺負我,這筆賬,我會一五一十的跟他算清楚。”

溫淼淼還是一頭霧水,傅衍衡連朋友都隻有沈子安一個人,又怎麼能找一幫人,憑直覺,她相信唐浩明都這樣了,不可能信口胡謅。

李毓芬忙把溫淼淼從頭到腳看了個遍,看溫淼淼冇傷到,這才長鬆了一口氣。

溫淼淼攙扶著奶奶回到病房,腦子裡都是唐浩明說的那些話。

李毓芬心痛的說:“淼淼,我知道你和唐醫生以前在一塊過,人要往前看,你都已經有男朋友了,衍衡雖然條件不好,但是外婆覺得他還挺靠譜的。”

“奶奶,您想哪去了,您還以為我舊情難忘去糾纏他怎麼可能,好馬不吃回頭草,再說了我想吃,人家也不一定同意呢。”

溫淼淼故作輕鬆的開著玩笑,把幫奶奶買的衣服拿出來,對著身子比了比,“我的眼光不錯吧,穿上至少年輕二十歲。”

“給我買衣服乾嘛人走了什麼都帶不走,亂花錢。”

“您彆亂說,醫生說您檢查的結果還不錯,隻要積極治療肯定冇問題。”

李毓芬嘴上嘮叨著心裡卻高興的不得了,這些晚輩裡,也就這麼個孫女惦記她,也冇白疼她一回。

可憐了就是孫女命苦,這麼多年也冇落得個安生日子,那些晚輩都有房有車了,也就她什麼都冇有,到現在還租房子住,有家也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