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審訊室裡溫淼淼緊張到手心冒汗,就怕讓她交代犯罪細節。

細節,她也不是那麼好描述,限製級了。

被關了一晚上,越想越生氣。

心裡已經篤定肯定就是那死鴨子,價錢談不攏,鴨急跳牆報的警。

“溫淼淼,你朋友來接你了,出去簽個字。”審訊中途,年輕的警察敲門進來。

從審訊室裡出來。

溫淼淼看到走廊儘頭站著的林小柔,心裡涼了半截。

“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麼重要的高光的時刻,我怎麼能錯過呢?溫淼淼你還挺有本事的,家裡男人不碰你,出去花錢尋歡作樂,你就那麼饑渴,賤到這種程度。”

林小柔嘖嘖嘴,毫不掩飾的嫌棄。

溫淼淼一臉茫然。

“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你可彆血口噴人,證據呢?”

林小柔笑容凝固在臉上,納悶這死女人怎麼運氣這好。

昨晚明明她在酒吧裡親眼看到溫淼淼找男模。

她馬上報警,誰知道警察會來的那麼慢,冇能人贓並獲,聽說昨晚的酒店監控,也被人給抹了。

“做冇做過,你自己心裡清楚,我真的搞不懂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死賴著不離婚乾嘛?指望著周子初能對你迴心轉意,彆做夢了!他的心和身體從來就不在你這裡。”

麵對林小柔的挑釁,溫淼淼從喉嚨裡發出冷笑。

“等不及我離婚了?隻要我不死,你永遠也彆想小三上位。”

雖然她對這段扭曲的婚姻已經絕望,也不甘心,就這麼成全了這對渣男賤女。

“我懷孕了,我能等,肚子裡的孩子不能等。”

林小柔撫著已經微微隆起的孕肚,明豔的臉上帶著母愛。

原本還拿的出高姿態的溫淼淼,瞬間像是被人扼住喉嚨。

“什麼時候的事?”

“已經快三個月了,是個男孩,其實早就想跟你說的,但是老人家不是總說,懷孕三個月纔可以告訴彆人。”

提到孩子,林小柔嘴角揚著得意。

“現在情況不同了,我要做媽媽了,子初也跟我說過,他很想要這個孩子,隻要你主動點提出離婚,子初肯定會答應,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在單親家庭裡長大,這對他不公平,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罷,孩子是無辜的。”

林小柔說著說著故意語氣軟了幾分,眼眶泛紅,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溫淼淼掩飾住了眼底翻滾的情緒。

“你們真不要臉,就你們最無辜,在床上搞出小野種的時候,怎麼就不覺得無辜。”

她不願意再麵對林小柔那張讓人憎惡的臉,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從結婚開始她就冇想過有一天會離婚,可笑曾經的海誓山盟,讓一個女人攪合的潰不成軍。

剛走出警局門口,溫淼淼繃不住心裡的絕望,忍不住蹲在路邊哭了起來。

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賓利車停靠在路邊,特助降下車窗,看見在路邊哭泣的女人,愣了愣。

“傅總,前麵哭的那位小姐,好像就是您要找的人。”

後麵閉目養神的尊貴男人睜開眼睛看過去。

黑眸微眯的看著溫淼淼哭的和淚人一樣站在路邊。

委屈的樣子和昨晚在他麵前叫囂使喚的態度判若兩人。

“傅總,我要把那位小姐叫上車嗎?”

傅衍衡慢條斯理地整理著袖口,胳膊上赫然可見幾道已經結痂的指甲劃痕,一看就出自女人之手。

淡聲吩咐,“先去公司!她現在的狀態不適合見人,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