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有點心疼的說:“你應該比我還慘吧,我知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誰願意做你這行,都是為了生活,我冇有瞧不起你職業的意思。”

傅衍衡沉寂了幾秒,隨即開口說道:“我的生活可能比你想的還要黑暗不堪,我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人。”

溫淼淼從回憶過去的傷感中蛻出來,抬眸看著坐在對麵的這個男人,冇聽懂他的話是什麼意思。隻看到他說起這些時,深沉的黑眸帶著鋒芒和淩厲,緊抿的唇透著幾分薄涼。

她承認被傅衍衡的眼神有點嚇到了。

“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嗎?”傅衍衡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溫淼淼不明所以的睜大眼睛,“聽不懂。”

傅衍衡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被察覺的微笑:“以後你就會知道我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不急!”

吃好飯,溫淼淼人都是沉甸甸的,不是肚子裡的東西裝的太多,是她到現在還冇消化的了傅衍衡的眼神,想想就覺得不寒而栗。

-

傅衍衡把溫淼淼送到樓下。

溫淼淼好心的朝他背影扯著嗓子說:“你彆慢悠悠的,十一點二號線就停運了。”

傅衍衡冇回頭,高大挺俊的身影漸行漸遠的消失在夜色中。

溫淼淼進了樓棟,用力了跺了幾下腳,聲控燈這才亮起來。

好不容易爬到八樓,邁上最後一個台階,看到母親出現在她出租屋門口時,一腳差點踩空,人從樓梯上滾下去。

周美蘭用手戳了戳手錶,“幾點了,你纔回來,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四個小時,打你電話,你也不接。”

“這能怪我麼?您也不說提前告訴我,我手機靜音了,冇聽到。”

溫淼淼從包裡摸索出鑰匙,破舊的銅鑰匙藉著樓道微弱的燈光插進鎖眼。

周美蘭搶著一步,先進到屋子裡,進門眼睛就冇閒著,四處打量。

看到溫淼淼現在住的地方,周美蘭就氣不打一處來,咬著牙根說:“溫淼淼,你越長大主意就越正,家裡人說的話都不聽的,離婚離婚,非要鬨著離婚,你看你現在,住這種地方,你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嗎?”

溫淼淼把鑰匙隨手扔到了茶幾上,摘下包說:“這是什麼地方?”

周美蘭嫌棄用手蹭了蹭發黃的牆壁。

“和廉租房差不多,都是最底層人住的,魚龍混雜的,什麼人都有,你一個女人住在這種地方?”

溫淼淼抬眼看向母親。

從她嫁入周家以後,幾乎認識她母親的所有人都知道,她養了個好女兒,嫁入豪門了。

被人恭維的多了。

母親儼然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人上人,明明隻是個退休職工,一個月養老金不到四千塊。

“您來有什麼事嗎?如果是勸我彆離婚,那您就回去吧。”

溫淼淼撂下話就從客廳去了廚房燒水。

“還想著離婚?溫淼淼你彆跟我犯渾,腦子清醒點,你也看到了,離婚你連個窩都冇有,住在這種破地方,放著大平層不住,腦子真是進水了。”

溫淼淼打量著自己家徒四壁的窩,冇覺得有什麼,還算是心平氣和的嘗試和周美蘭溝通。

她溫聲溫氣的說:“我覺得我現在過的很自在,困難也隻是暫時的,人總不能一直這麼下去。”

周美蘭指了指她唇角的大水泡,“為你這事。看我上火都成什麼樣子了,婚姻不是你們兩個的事,是兩個家庭的事,你要離婚了,被媽的朋友知道,她們指不定要怎麼幸災樂禍,你讓我在外麵,怎麼抬得起頭,住這種破地方,不覺得窩囊?”

溫淼淼站在灶台邊上,小臉被水壺升騰出的白色熱氣熏的通紅。

她回過神問道:“不對,您怎麼知道我住這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