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租車司機將車子開到離傅家莊園五百米之內,就被幾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保鏢攔下車。

溫淼淼下車遞上請帖,她有點被這架勢震懾到,傅家的安保竟然這麼嚴,五百米之內就攔車檢查。

她們上了一輛黑色轎車,車子緩緩開向傅家莊園,溫淼淼難以想象的亭台樓閣。

剛進到門口,出來兩個拿著金屬探測器穿著西裝的女人。

溫淼淼和李毓芬和過安檢一樣,站在原地抬起雙手搜身檢查,確定冇問題以後,這才放行。

李毓芬也被這陣勢嚇到,不免有點擔心,“你妹妹嫁到這種人家過日子,也不知道,她能不能適應,我們就是普通小老百姓。”

溫淼淼鬱眉不展,她多少覺得傅家這麼做有點過分,她們怎麼說也是客人。

也不指望出來迎接,就這種進門就搜身,這樣的騷操作,心裡總歸是不舒服。

哪怕是冬天,莊園裡的名貴綠植,也是鬱鬱蔥蔥,修剪整齊,她們穿過廊橋,繞過莊園裡的人工湖。

“我還以為你們早就到了。”聽到周美蘭的聲音,溫淼淼見到家人鬆了口氣。

不知道怎麼,她進來就有種不自然的緊繃感,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生怕碰壞了什麼東西,踩到什麼名貴植株。

大概這就是天生窮命吧,和這裡的環境格格不入。

“路上堵車,堵了一會,你們怎麼還冇進去。”

溫蕊給周美蘭遞了個眼色。

周美蘭把溫淼淼拽到一邊趴在耳邊嘀咕說:“你跟你奶奶說,就讓她在外麵等著,我們吃完飯,再一起回去。”

溫淼淼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母親。

“您在說什麼啊這麼冷的天,讓奶奶在外麵等著,她身體狀況您也知道,這不是在開玩笑。”

“那有什麼辦法,傅家你也看到了,規矩多的要死,你奶奶從鄉下來的,給你妹妹丟人,到時候悔婚了,這種事誰擔待的起。”

溫淼淼失望的冷笑,“是誰的主意,讓奶奶在外麵等,您這個做兒媳婦的可真孝順。”

周美蘭也冤枉,不想把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

“你妹妹的意思,你總不能不為你妹妹考慮吧,你也看到了傅家的條件,我們擔不起一點閃失。”

溫淼淼回身看著拘謹緊張的奶奶,老人家到處張望,眼神裡都帶著不安。

“你們進去吃吧,我陪著奶奶。”她失望的轉身走到奶奶身邊。

這時,一個長相雍容貴氣的女人從門外出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年輕的小丫頭。

女人保養的很,根本猜測不出她的年紀。

溫淼淼一眼就認出,這位太太是那天在傅氏集團門口幫她把林月華弄走的那位,那天如果不是她出手相助,場麵不知道難堪到什麼地步。

“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辦事的,怎麼還把人攔在外麵了,罪過罪過。”

文怡在裡麵等了半天,眼看著到開席的時間了,也冇見人來。

這會兒才知道,是被攔到外麵了,這事鬨的。

溫蕊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讓那老太婆快點走不走,現在好了,想走也走不了了。

“這位是親家母吧,長得可真年輕。”

周美蘭羨慕的眼神看著傅家太太,怨恨人和人不同命,有些人嫁的好的,每天恨不得用金箔紙敷臉,能不年輕嗎。

哪裡像她,累死累活的為周家操勞,年輕的時候一枝花,現在殘花敗柳都算不上。

“蕊蕊媽也長的年輕,難怪能生出這麼漂亮的女兒,快進來吧,晚飯都讓預備好了。”

文怡笑容端莊優雅的說著場麵話,親自迎接,給足了一家人麵子。

溫淼淼攙扶著奶奶的胳膊,怕台階太多,奶奶走路腳跟發軟摔到。

“奶奶不是心臟有點不舒服,姐你先帶她去花園裡轉轉,透透氣。”

溫淼淼火冒三丈,老人家窘迫的低著頭,明白是她小孫女不願意讓她一起。

雖然她心裡也有這個打算,但是聽孫女親口說出來,心裡不是滋味。

文怡停下腳步回身,她也認出了攙扶老太太的那個小姑娘,記得清楚那天在她兒子公司門口,這可憐的小姑娘是怎麼被婆婆刁難的。

兩人眼神對視,溫淼淼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心臟不好可不能耽擱,家裡有家庭醫生,外麵多冷的天啊,不要在外麵,我給老人家找個房間休息,讓醫生過來看看。”

溫淼淼心裡有點感動,看的出來傅家的這位夫人,人應該還不錯,冇有豪門婆婆那種鼻孔看人的高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