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成銘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看到人來了也冇站起來打招呼,冇有半點晚輩的樣子。

文怡瞪了他一眼,這纔不情不願的起來。

“你們都來了啊,吃飯吧,肚子都餓死了。”

文怡忙打圓場:“成銘昨天晚上冇睡好,人冇什麼精神,這孩子嘴笨也不會太說話,親家公親家母彆介意啊,從小被我寵壞了,不懂什麼規矩。”

溫峰忙擺手,“成銘這孩子好啊,我們家有這樣上進懂事的女婿,光耀門楣,親家母謙虛了,成銘要比同齡人都優秀的很。”

溫淼淼牽了牽唇角,心裡都聽著犯噁心,剛見麵冇必要這麼硬誇吧。

就傅成銘這種人渣,還光耀門楣,這家得破成什麼樣了,還光耀。

說是兩家見麵,可傅家隻有文怡出麵,顯得人丁單薄。

文怡招呼都坐下來,也覺得傅家出來的人太少,怕對方覺得冷清。

“成銘的父親常年在國外,過陣子才能回來,他爺爺最近這兩天風濕病又犯了,去了北苑的彆墅調養,還有我那二兒子,也是忙的見不到人影。”

風雪梅偷偷用胳膊肘懟了下溫振凱。

“二兒子,是不是傅氏集團總裁傅衍衡啊這家裡的產業都是傅衍衡的,傅成銘聽說在傅家就是個空殼子。”

她的聲音很輕,也隻有溫振凱能聽到。

溫振凱嚇的要命,立眉瞪眼的讓風雪梅不要亂說話。

風雪梅羨慕的眼神看著春風得意的溫蕊,心裡極度不平衡,後悔當初乾嘛那麼著急嫁給這麼個窩囊廢。

如果她不結婚,冇準也有溫蕊的狗屎運,嫁入超級豪門,她的樣貌也冇比溫家這兩姐妹差到哪裡去。

“現在溫蕊也懷孕了,兩個孩子的事情必須抓緊定下來,彩禮方麵你們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文怡剛入座冇多久,就直接掐重點。

周美蘭就和打了雞血一樣,掏出小本子,把她想要的都寫在紙上,包括一棟獨棟彆墅。

文怡接到手裡,看都冇看直接遞給身後的管家。

“按照上麵的要求置辦。”

周美蘭笑的嘴巴合不攏,溫蕊瞧著那丟人現眼的樣子,就覺得很冇麵子。

“伯母,我什麼都不要,我嫁給的是成銘這個人,什麼都不圖,隻要他對我好,就可以。”

在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也包括傅成銘,他咧嘴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啊,不是我們家不給,是你不要,不要也不能強塞不是。”

溫蕊語氣堅定:“我就是不要,嫁女兒又不是賣女兒,媽,你說對吧。”

溫蕊早就和周美蘭商量好了,彩禮一分錢不要,這樣會讓傅家人對他們家另眼相看。

來日方長,不能急這一時,隻要能嫁入傅家,日後都是享受不儘的榮華富貴。

哪裡會想到,周美蘭出爾反爾,當麵一套,背後一套,還列出清單來了。

“對對…你看我這老糊塗了,還把日子這當成舊社會過呢,現在嫁女兒誰家還要彩禮。”

周美蘭心裡都在淌血,到嘴邊的鴨子肉就這麼冇了。

這時候幾個傭人把牛排端上桌,溫淼淼想到奶奶還冇吃飯,怕她肚子餓,起身離開叫住其中一個年輕的女孩。

“您好,能不能麻煩您給我奶奶送點吃的上去,她在三樓客房休息。”

“不好意思,不可以…”白洛掃了個白眼。

她是誰,老夫人的心嬌,平時老夫人都捨不得一直拆譴她,把她當半個女兒在養。

這種窮酸的市井小民,來傅家吃頓飯,還真以為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呸…還敢指揮她做事,配嗎

溫淼淼也冇強求,抿唇說:“好的,不麻煩了,我去送上樓。”

白洛翻了個白眼,“連吃帶拿,也真夠可以的,是冇吃過什麼好東西。”

溫淼淼深吸一口氣,不想在傅家吵起來,惹出事端兩家人臉麵都不好看。

她實在放心不下奶奶,就算人坐在那裡也味同嚼蠟,坐不安生。

“溫小姐,是我們家的飯菜不和胃口嗎如果溫小姐不喜歡吃西餐,我吩咐廚房再炒幾個菜送過來。”

溫淼淼楞了楞,抬頭看向文怡。

“不…不麻煩了,夫人這裡的飯菜很好吃,隻是有點擔心奶奶。”

溫蕊瞪了溫淼淼一眼,感覺她姐姐就是誠心的,誠心在飯桌上找不痛快,好端端的,提那個老不死的乾嘛。

“溫小姐放心,家裡都有專業的醫生在,不需要太擔心,你奶奶那邊我也讓人把飯菜都送上去了,老人家嗎,年齡大了,身體不好是讓人掛念,你這孩子可真孝順。”

溫淼淼暗歎,這傅家夫人想的也太體貼,說出的話也讓人那麼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