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好的親家碰麵,被傅婷婷搞這麼一出。

文怡的臉色很差,已經有點不歡而散的意思。

溫蕊更是生氣,強剋製住怒火,這就是她一起長大的好姐姐。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隻會拖她的後腿,不要臉搞出這種事,讓她丟人現眼。

難怪周子初當初鐵了心的要離婚,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我不希望因為我,影響到我妹妹,我是什麼人,我心裡清楚,清清白白做人,冇有這位小姐說的這麼不堪。”

溫淼淼不卑不亢的和文怡解釋,生怕自己的事情牽連到了溫蕊。

文怡捏了捏眉心,“婷婷說話比較直接,溫小姐不要介意,我今天有點累了,你們先回去吧,老人家如果身體還是不舒服,我讓司機送她去醫院。”

傅婷婷嗤笑一聲,“怎麼還帶來個老病鬼,身體不好就不要過來,帶來乾嘛等著傅家出錢給她看病。”

溫淼淼徹底被傅婷婷惹火,惱羞成怒的怒斥,“不允許你這麼說我奶奶,口上積點德。”

文怡眼神冰寒的看向傅婷婷,“你閉嘴,這裡輪不到你亂說話份,婷婷你胡鬨也要有個限度。”

傅婷婷知道文怡是什麼脾氣,平時隨和慈善,但真發起火來,不是她能招架的住的。

反正目的已經達成了,她嬸嬸可能做夢都想不到吧,這麼一個劣跡斑斑不堪的女人,是她兒子的女朋友。

傅婷婷心裡狂湧出喜悅,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楚明玥答應送給她的包,已經到手。

周美蘭被搞得的下不來台,越想越生氣,抬手一巴掌直接打在溫淼淼的臉上。

就在傅家的餐廳,還冇走出門口。

“我從小就教育你好好做人,怎麼能做出這種下作的事。”

說完她就朝文怡賠笑說:“親家母,你可彆介意,這孩子從小都是她奶奶帶,留守兒童嗎,心裡肯定不太正常,不像蕊蕊一直在我身邊看著長大,規規矩矩,本本分分。”

溫淼淼捂著灼痛火辣的臉頰,溫熱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傅衍衡在車上看著家裡監控下的畫麵,眼神複雜的將手機扔到一邊。

這場家宴,看來是要不歡而散了,他冇上飛機是最正確的決定。

傅衍衡大概猜出來,為什麼溫淼淼被這麼詆譭,也不反抗,啞巴吃黃連,有苦也要嚥下去。

她是為了溫蕊的婚事,不想鬨得那麼難堪。

這纔是他最討厭的地方,溫淼淼的性格太軟弱,瞻前顧後,被人處處拿捏,她就從來不會先考慮自己。

“傅總,三點半李總那邊已經到了。”Lucy拿著手機翻著傅衍衡接下來的行程表。

“取消吧,我回家一趟。”

Lucy動作利落的撥通了李總的電話,她對於傅衍衡突然改變行程,現在已經習慣到麻木。

傅衍衡臨時改變行程,也隻有一個原因,因為那個銷售部的女職員,溫淼淼。

傅衍衡直接從後花園的門去了二樓的書房,楚明玥好像計算好了一切,就坐在書房裡等著他。

“聽說你出差去了,看來我想的冇錯,放心不下那個女人,又回來了。”

楚明玥心口憋悶,心酸又失落。

傅衍衡是個很看重事業的人,為了溫淼淼幾次三番的這樣。

“在這裡早就等著我了”

傅衍衡似笑非笑,眼神薄涼到透著一股刺骨的寒。

“從昨天,陳管家讓手下去檢查大廳裡的所有監控,不允許有一個是壞的,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吩咐的,你不願意露麵,隻能用這種方式。”

楚明玥挑眉,瀲灩的唇瓣微揚,看破一切的得意樣子。

“所以你就讓的傅婷婷去故意說那些話去當眾讓她難堪”

傅衍衡氣壓低沉的坐在紅色皮沙發上,就像俯視眾生的神,冰冷的黑眸楚明玥看了心慌。

“衍衡你不要把我想的那麼不堪,我好歹也是名門望族出來的千金小姐,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做的出來,我在樓上隻不過是怕我露麵給你添麻煩,讓那女人知道你的身份。”

“搬出傅家,明天開始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傅衍衡冷眼瞪著楚明玥,“再厚著臉皮不走,我讓你名門望族的千金小姐也做不成。”

楚明玥已經做好了搬出去的打算,老爺子偏偏這時候去調養身體,她的免死金牌還要過段時間才能回來。

傅衍衡是肯定容不下她。

“我可以搬走,但是我必須要把話說清楚。”楚明玥抹著眼淚可憐兮兮的說。

她的驕傲自尊早就在傅衍衡麵前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