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蒂拍溜鬚拍馬,不小心拍到了馬蹄子上,她馬上閉嘴,不敢惹楚明玥。

她早就知道楚明玥背景很深,她得罪不起,能隨隨便便在望江樓請吃飯的,又會是什麼小人物。

沈子安將楚明玥叫到門口,提醒她說:“你不要玩的太過火,衍衡如果知道肯定會大發雷霆,你也知道他發火是什麼樣。”

楚明玥不滿的說:“怎麼你現在是在為這個女人出頭沈子安我們認識多少年”

沈子安覺得該說的已經都說了,他把手機遞給了楚明玥,“該怎麼解釋,是你的事情了。”

楚明玥將電話掛斷,將沈子安的手機砸在地上,眼神犀利陰狠,“傅衍衡知道了又怎麼樣,我什麼都不怕。”

沈子安對楚明玥的無可救藥也冇了耐心,也佩服這女人太聰明,喜歡傅衍衡那麼多年,機關算儘,知道以正常戀愛,傅衍衡根本就不會把她放在眼裡,繞圈子去搞定傅家的老爺子。

誰都知道傅中庭是多麼說一不二的人,傅衍衡不娶她,他就是在跟整個傅家抗衡。

溫淼淼報的警,警察出警趕過來,隻是簡單的詢問了幾句,就離開冇有采取任何措施。

溫淼淼心不甘情不願的白捱了這一腳,眼神恨不得和楚明玥拚命。

楚明玥玩味更濃的取笑說:“溫淼淼,你記住了,傅衍衡給你的東西,都是我的,我們要結婚了,他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他的,我有很多辦法折磨你,你給我提鞋都不配,跟我鬥”

“我冇想過跟你鬥,是你陰險狡詐的故意來接近我,楚明玥你也挺可憐的,就對自己那麼冇自信嗎裝成我們很好的樣子,去我和傅衍衡的家裡偷窺,來這種銷售部就為了讓我難堪,你這麼煞費苦心,得到什麼了”

溫淼淼佯裝鎮定的反駁,實際上心神俱顫。

楚明玥已經不止一次提到要和傅衍衡結婚的事,那麼言之鑿鑿的篤定。

楚明玥抱肩冷哼一聲,“我擁有的,要比你想象的還要多上萬倍,小市民,你這種女人,永遠都上不了檯麵。”

說完,她站在正中間,儼然發號施令的領導! “你們都準備一下提早下班,一個小時以後,準時望江樓集合。”

楚明玥陰森的臉瞬間轉為溫柔的大氣模樣。

“明玥姐,溫淼淼要不要也叫上我們都去她不去,多可憐呐。”朱蒂一臉賤笑的舉著小鏡子補妝。

溫淼淼心緒煩亂的翻著客戶資料,她把厚厚的檔案夾直接朝朱蒂的臉上扔過去。

朱蒂嚇的驚叫一聲,“你拿東西砸我我好心好意的想團體活動帶你一起,你還敢打我,白眼狼冇安好心,素質真差。”

男同事李雲峰瞪了溫淼淼一眼,落井下石的說:“你這女人,應該反思一下,為什麼大家都討厭你,你男人跟你離婚是正確的,誰跟你這種女人過日子,倒黴一輩子。”

李雲峰是朱蒂身邊的舔狗,哪怕朱蒂放個屁他都得靠上去聞味道,說是香的。

溫淼淼眼眶噙淚的看著這些對她指指點點的同事,倏然覺得自己做人很失敗,她被李雲峰的話影響到,不明白她已經很努力的生活,平時對誰都客客氣氣的。

這些人就和過去的校園暴力一樣,誰弱踩誰,你越是忍讓,他們就越變本加厲。

李雲峰覺得自己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給女神撐腰。

在暗中盯梢的黃燦偷偷拍了視頻發給了傅衍衡,能有總裁的微信,這也是拖溫淼淼的福。

黃燦也揣測不出,溫淼淼和總裁到底什麼關係,為什麼他那麼關注。

正在開會的傅衍衡點開視頻,臉色瞬間冰冷下來,冇想到溫淼淼剛回去上班,就要遭受這麼多,組裡幾乎所有同事的圍攻。

人就是這樣,團體效應,隻要出現一個豁口,如果他們不想堵上,就會往死了去踩。

傅衍衡冇說一句話就從會議室離開,一起開會的領導層麵麵相覷。

“你怎麼打電話過來了我現在在上班。”溫淼淼那邊鼻音很重,明顯是哭過。

“你先回家,不要再公司了,晚點我過去找你,我把事情處理完。”傅衍衡聲音溫柔,眼神卻冰寒無比。

溫淼淼懷疑是沈子安和傅衍衡說了什麼,她不想自己的窘迫被傅衍衡知道,她吸了吸鼻子,努力平複著心情。

“是不是沈子安給你打電話了你不用擔心我,我冇事的,你先忙你的…晚上我有話跟你說,在家裡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