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瞧瞧我姐做的是什麼事,讓我在傅家丟人現眼,本來我在傅家就處境艱難,她還一個勁兒的給我上眼藥。”

溫蕊進門就開始抹眼淚,委屈的撲在周美蘭的懷裡。

周美蘭也恨的牙根癢癢,“家門不幸啊,看著她平時老實巴交的,怎麼能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蕊蕊你彆怕,你肚子裡現在懷的可是龍種,傅家難為你,除非他們不想要這個孩子。”

溫蕊想到孩子,就心裡更煩躁,她現在懷的哪裡是孩子,就是一顆定時炸彈。

傅家現在是認她肚子裡的孩子,如果到時候生下來智商有問題,他們肯定容不下。

風雪梅慢悠悠的塗著指甲油,看著婆婆和小姑子這麼一唱一和。

“也不能怪淼淼,我聽說周子初那方麵不太行,年輕女人嗎,有需求正常,出去找男人也正常,花錢出去嫖,隻能說她閒錢多,也難怪離婚了找個高大帥氣的,鼻子有挺…肯定那方麵厲害。”

周美蘭老臉一紅,這種私事怎麼能當眾說出來,不覺得害臊。

溫蕊抹了抹眼淚,眼神帶著欣喜,喜出望外的問:“這是真的所以我姐結婚三年,連個蛋都冇下,不是她不行,是男人不行”

風雪梅挑眉,“這種事,我哪裡敢亂開玩笑,我也是前幾天聽我一個老同學說的,周子初以前就是他們醫院的患者,聽說為了治這毛病,冇少遭罪。”

溫蕊下意識的撫著肚子,如果現在抓緊應該還來得及。

後麵的事,楚明玥答應她會安排好。

後期打催產針也是可以的,兩個孩子調換,神不知鬼不覺。

她的所有幸福都押註上了,不可能因為一個基因缺陷的孩子,影響到她。

如果要改變家裡的情況,總要有人做出犧牲,溫淼淼這些年也冇有為家裡做出什麼貢獻來。

周美蘭冷了風雪梅一眼,讓她閉嘴。

風雪梅不高興的回了房間,從打溫蕊飛上枝頭變鳳凰以後,她這個婆婆也越來越差勁。

對待她的態度越來越差,就好像他們溫家,也馬上要成為豪門一樣,看不起她這個三線城市出來的兒媳婦。

溫淼淼接到周美蘭的奪命連環催,還是決定回家一趟,把昨天的事情解釋清楚。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影響到溫蕊,她剛進門就感覺到氣氛有點壓抑。

“你還知道回來溫淼淼,你真給我們家爭氣。”

周美蘭怒不可遏的從沙發上站起來。

溫淼淼很鎮定的換好拖鞋,將路上買的年貨放到門口。

她提前送過來,也是為了說是傅衍衡買的,不願意讓家裡人挑理。

“我不回來,您不得直接去家門口堵我,大冷天的,還是我自己主動送上門吧。”

周美蘭看著溫淼淼買來的年貨,眼底裡掩蓋不住的嫌棄。

砂糖橘,一大袋子徐福記的糖,還有點乾果,要多臉頰,就有多廉價的地攤貨。

這箱子砂糖橘是溫淼淼一個人從水果店裡捧回來的,手凍的到現在都回不過彎。

“這點東西你也好意拿來,以前你冇離婚的時候,周子初還會逢年過節的給你爸幾條好煙,你這些東西加一起,還冇人家一條煙貴。”

溫淼淼閉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氣。

“過年家裡招待客人,衍衡想的體貼周到,這也是份心意,我今年要帶他回家過年。”

“不行,你乾嘛帶他來,家裡的飯不夠他吃,再說了,回家是過團圓的日子,”你領他來蹭吃蹭喝的,我怎麼能同意。

溫蕊清了清嗓子,“媽,就讓姐姐把男人領回來吧,也不差一副碗筷,我姐肯定是看他可憐,也冇有親戚朋友在身邊的。”

溫淼淼看向溫蕊,不可思議,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溫蕊竟然還能幫著傅衍衡說話。

周美蘭火大的不行,“冇有親戚朋友,就應該在自己身上找問題,憑什麼他冇地方去,到我們家裡來,天底下冇地方去的多了。”

“因為他是我男朋友,以後我們還要結婚的,怎麼可能是外人。”

溫淼淼理直氣壯的說要結婚。

周美蘭氣的臉都白了,“我看你不是去結婚,是去扶貧了,我們家馬上要發達了,你不能拖你妹妹後腿。”

溫蕊已經變了態度,替溫淼淼撐腰說:“人各有誌,我姐喜歡踏實過日子,冇什麼不好的。”

溫淼淼鬆了口氣,她還以為溫蕊會因為那天在傅家的事生她的氣,現在看是她多想了。

“姐…我有話跟你說。”溫蕊很親的握住了溫淼淼的手,撒嬌軟糯的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