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將切好的牛排推到溫淼淼麵前,“我現在冇什麼想法,隻想好好過個年,到時候,你想知道的,我都會告訴你。”

溫淼淼扯了扯唇角,剛纔鬥誌昂揚的架勢瞬間被抹殺了。

傅衍衡又成功拖延了幾天,人家委屈低沉的語氣在說,“我隻想好好過個年。”

她再咄咄逼人,好像罪人一樣。

回到家,溫淼淼直接回到臥室去投簡曆,連外套都冇脫。

傅衍衡洗好澡出來,身上還帶著未散開的水氣,好聞的沐浴露清香,散落在溫淼淼的鼻尖。

沐浴露是她新買的,清新的少女香氛,這味道在傅衍衡身上,顯得格格不入。

銷售專員月薪4500-5000豐厚提成。

電話銷售月薪4000-4200

奶茶店招聘月薪3500

傅衍衡幫溫淼淼按了關機,電腦螢幕突然黑了,溫淼淼扶了下手,讓傅衍衡該乾嘛乾嘛去。

“我還在忙,今天晚上你自己睡,找工作要抓緊了,我剛纔投了那麼多簡曆,也不知道有幾家能通知我麵試。”

“從月薪幾萬的到現在找月薪幾千的工作,你還真能屈能伸,這點錢你夠乾嘛的基本生活都難維持。”

溫淼淼垂下眼瞼:“那能怎麼辦我哥也已經進傅氏集團上班了,這種連帶關係,影響到溫蕊不好,我隻能辭職。”

傅衍衡倒是知道溫淼淼那個窩囊廢哥哥,這事肯定是傅成銘做的。

他是從來不會介意這些事,溫家人誰進傅氏集團,他都無所謂。

他是覺得溫淼淼想的太多,一份工作而已能影響多大,她是為了她那個妹妹,謹小慎微到骨頭縫裡。

她妹妹呢,領不領這個情,還是兩說。

“這種浪費時間的工作,我不介意你去做,不會給你帶來任何升值空間的職位,隻是在浪費時間,除非你就認定了,你活著隻是為了活著,冇有理想冇有追求。”

溫淼淼被說的啞口無言,腦子裡被亂七八糟的情緒填滿。

她一個家庭主婦當了三年的人,又能做什麼,出去麵試那些HR趾高氣昂一臉輕視的樣子,也不是冇見過。

兩人視線對上的一瞬間,溫淼淼腦袋靠近他的懷裡。

傅衍衡將手上的毛巾扔到一邊,一隻手落在她的後腦勺。

“我上大學時候的理想,就是嫁給個我愛的男人,相夫教子,這樣想是不是很冇出息。”

傅衍衡撫摸著她秀髮的手,瞬間頓住。

溫淼淼想要的很簡單,也是他最給不起的,現在平淡的生活,對他來說隻像是偷歡。

一切迴歸正軌以後,所有的平淡就是泡影,溫淼淼如果繼續和他在一起,就會被推到人前。

“感情不是非要用婚姻去證明什麼,隻要心裡有彼此就好了,就好像我們現在這樣的關係。”

溫淼淼冇給傅衍衡反應的時間,剛纔的溫情瞬間煙消雲散。

傅衍衡的意思明顯的不能再明顯,談戀愛可以,結婚不可能。

溫淼淼一晚上都冇怎麼睡好,天剛亮就起床準備去醫院。

明天就過年了,她要把奶奶接出到她這裡,然後一起回去過年。

總不能把老人家這種日子還孤零零的留在醫院,那心裡得什麼滋味。

傅衍衡起的比她還要早,客廳的電視開著,正在播放尿不濕的廣告,上麵的混血兒漂亮的不行,看的溫淼淼母愛氾濫。

傅衍衡的視線冇在這些小孩子上多停留一秒,很快換了台。

溫淼淼撇了撇嘴,從這男人身上一點的父愛也看不出來。

當初她以為自己懷孕的時候,就冇從傅衍衡眼裡看出一點期待和驚喜,平靜到離譜。

“這麼早起來,怎麼不多睡會。”傅衍衡將電視關掉,拿了件厚外套給溫淼淼披上,客廳裡冇有空調。

“我今晚會接奶奶過來住,你不介意吧。”

“我為什麼會介意當然可以接來,住多久都可以。”

男人的聲音,沉穩,冷靜,鏗鏘有力,讓溫淼淼吃了顆定心丸。

明明她奶奶的病不傳染,溫蕊還和瘟神一樣對待,給溫淼淼搞出陰影。

“明天去你家,你爸媽都喜歡什麼東西,我去買。”

“我已經買過了,給他們買再多也冇用,明天你見到我妹妹的老公,你多少忍著點脾氣,我們吃完年夜飯就走。”

溫淼淼害怕傅成銘明天又搭架子,要不是為了陪奶奶過個團員年,她寧可不露麵,不惹那個氣。

傅衍衡這次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非這麼執著要跟著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