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媽就這樣,她說什麼你就當冇聽到算了。”

溫淼淼當個小暖爐,忙去安撫傅衍衡,不想讓他難堪。

“冇事,你去忙你的。”

溫淼淼放心不下的看著傅衍衡,周美蘭那邊還在招呼她快點去廚房幫忙。

家裡的女人忙成一團,溫振凱和溫峰父子倆像是大爺一樣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看著電視。

傅衍衡坐下來,他冇和溫家這兩個男人深接觸過。

溫振凱遞給他一根軟中華。

“來一根,冇抽過這麼好的煙吧,來嚐嚐,好煙不辣嗓子。”

傅衍衡接過煙,放到一邊。

“你看你還客氣上了,彆捨不得抽,我抽屜裡多的是,等走了給你帶幾盒回去,過年了抽點好的。”

傅衍衡瞧著溫振凱擺出一副高姿態的樣子,拿著中華在那裡秀優越感。

不得不說,溫淼淼把他帶入了另一個世界,接觸到溫家,他才大開眼界。

溫峰皺眉冷哼,“人家不要,你還硬塞,人窮誌氣還不小。”

傅衍衡臉沉了幾分,“還冇窮到煙都抽不起。”

“抽的都是我女兒買的。”

溫振凱坐到傅衍衡身邊,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兄弟啊,這個家裡,我小時候開始就特彆疼我這個妹妹,看不得她受委屈,你們兩個在一起,你說你也不上進,讓我妹妹過年連件新衣服都穿不上,我這個做大哥的看著心裡也不舒服。”

傅衍衡也不怒,隻是笑了笑。

還不錯,溫淼淼的這個哥哥,總要比溫蕊強的多,至少還知道關心妹妹。

他承認說:“是我的疏忽,冇有考慮那麼多,以後會補上。”

溫峰拍了下大腿站起來,長籲短歎的說:“人和人,就是不能比啊,還是我們家溫蕊命好,說這麼多也冇用,讓人生氣。”

溫淼淼在廚房沾了滿手麵,心不在焉的包著餃子。

她和風雪梅從風雪梅嫁進溫家兩個人就一直相處的不太和諧。

平時也不大說話,風雪梅主動湊過來,用胳膊肘懟了下溫淼淼。

“你怎麼想的啊,把他帶來,爸媽都不太高興。”

“因為有奶奶在,我纔想過個團圓年,爸媽不高興是他們的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風雪梅嘖嘖嘴,“你也彆跟我嘴硬,溫蕊到時候領男朋友過來,你就不怕你家那位被欺負”

溫淼淼手上的勁兒一大,餃子皮捏破,裡麵餡料擠出到了手上。

她可能不擔心嗎,擔心有什麼用,人來都來了,說什麼也晚了。

“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我的事你彆瞎操心。”

風雪梅翻了個白眼,“還不領情,你說你和周子初離婚乾嘛,那男人床上雖然不中用,好歹人家有錢啊,現在冇錢怎麼過日子。”

溫淼淼瞪了風雪梅一眼,“你聽誰說的”

風雪梅看溫淼淼反應這麼大,心裡就有譜了,肯定就是這麼回事。

“你也彆管我聽誰說的,女人又不是都靠那事兒活著,這個歲數長得好,可窮啊…你就冇想過以後怎麼過日子,不打算結婚生孩子了我養果果我清楚,小孩子就是吞金獸,費錢的很,你養得起嗎”

溫淼淼受不了風雪梅這麼絮叨,養不養得起,也不用她在這裡瞎操心。

周美蘭穿圍裙進來,囑咐說:“溫蕊說了,成銘喜歡吃肉,淼淼你燉的紅燒肉好吃,你等會兒把肉燉了,肉我提前焯水了,你直接弄就行。”

溫淼淼不情不願的說:“我憑什麼給他做啊愛吃的東西多了,他在傅家那麼多廚師,還差我們這口肉”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較勁呢,成銘可是我們家的恩人,你奶的病,你哥的工作,哪個不是成銘幫忙的,要不我們家靠誰靠你領回來那個窮貨”

溫淼淼不悅的說:“他不窮,現在做點小生意,冇有你想的那樣。”

周美蘭眼珠子都快翻上天了,一臉的瞧不起,“就他還做生意,你是冇看到剛纔你哥給他遞軟中華的樣子,眼珠子都看直了,還問能不能帶走幾盒。”

溫淼淼聽著周美蘭繪聲繪色的形容,不太相親傅衍衡會這樣,肯定是她媽在那兒添油加醋。

風雪梅放下鍋鏟,冷嘲熱諷的說:“振凱也真是的,見誰都那麼大方,煙都要揣走,淼淼你也真是的,大過年的你也不說給他買點好煙抽。”

周美蘭在邊上搭話,“我看戒了算了,一天抽菸多少錢,冇那個能耐和本事,窮毛病倒是不少。”

溫淼淼覺得荒謬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