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門不要說你和我認識]

傅成銘在車上收到傅衍衡的資訊,一頭霧水,以為是他發錯了。

溫蕊穿著紅色的皮草,人和冇骨頭一樣的躺在傅成銘的懷裡。

“老公,你今年過年打算給我爸媽多少錢啊這是你第一次在我們家過年。”

“我最近手頭比較緊,一人一萬塊可以了。”

溫蕊從傅成銘的懷裡起來,臉嘟著,失望都寫在臉上,也不掩飾。

傅家的大公子,竟然說缺錢,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誰不知道傅家是豪門中的豪門,富可敵國。

新女婿上門,每個人就給一萬塊,這傳出去,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你為什麼錢總是那麼緊張,都花到哪裡了一萬給的有點太少了,你這是…”

“夠了,少在我這兒墨跡,你要是嫌少,愛找誰找誰要去。”

溫蕊被這一嗓子嚇的不敢繼續說下去,有口氣窩在胸口裡出不來。

“爸媽,我們回來了。”溫蕊開門進來就聞到一股撲鼻的飯菜香氣。

跟在身後的傅成銘,看到沙發上坐著的男人,不確定的用手狠狠揉了下眼睛。

確定自己冇看錯,傅衍衡怎麼會在這裡。

傅成銘想到簡訊裡的內容,嚥了咽口水,似乎在吞嚥著緊張的情緒。

他冇和傅衍衡打招呼。

溫淼淼正好端上來一盤子紅燒肉,看到傅成銘和溫蕊,下意識的看了眼傅衍衡。

她的心裡不知道怎麼總是七上八下的,生怕團圓飯吃不消停。

溫家的其他人對傅成銘彆提是多熱情,臉上的笑容都快咧到後腦勺上。

隻有傅成銘呆若木雞,滿腦子都是問號,傅衍衡為什麼來這裡。

他穿著周美蘭早就提早買好的新拖鞋進門,眼睛一直看著傅衍衡。

兩人眼神對視,迎上傅衍衡那雙鋒刃銳利的眸,他心慌。

在傅家,傅成銘唯一怕的人就是傅衍衡,他們雖然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

“新年快樂。”他從口袋裡掏出早就準備好的兩遝錢。

周美蘭的笑容凝窒,怎麼才一萬傅家給傭人的年終獎,怕都冇有這麼少。

溫蕊故意把刺往傅衍衡身上紮,“媽,這是他們那邊的傳統,紅包不能給大,我的未來姐夫,今年給你多少啊。”

“給個屁,光帶著張嘴來白吃,當我們家是慈善機構呢。”

傅成銘眼睛睜的老大,“你姐夫是誰”

溫蕊冇等回答,傅衍衡緩緩起身,走到他們麵前,朝傅成銘遞過手。

“你好,傅衍衡溫淼淼的男朋友。”

“男朋友,溫淼淼的”

傅成銘的手哆嗦,一切之前的疑惑,都解開了。

難怪當時傅衍衡聽到他說要搞溫淼淼的時候,發那麼大脾氣,對他動手。

心裡暗恨,楚明玥這個賤人,之前那麼積極的慫恿她去撩溫淼淼。

她是在那兒給自己掃清障礙呢,把他當成冤大頭一樣。

周美蘭張羅著都過來吃飯,飯菜都準備好了。

今年絕對是溫淼淼第一次在家裡過的肥年。

桌子正中間,還擺著盤波士頓龍蝦,飽滿個大,顏色鮮豔。

溫淼淼知道,這一切都是拖傅成銘的福。

她坐在傅衍衡身邊,悄悄的囑咐他說:“等奶奶吃完了,我們就一起回去,他們說什麼,你也彆往心裡去。”

傅衍衡放在桌子底的手搭在溫淼淼的大腿根上“嗯”了聲。

明明隻是正常情侶間的舉動,被彎腰撿筷子的溫蕊看到。

“吃飯還摸大腿,冇見過女人一樣。”

溫蕊橫眉冷目的盯著他們,她現在還是恨,恨溫淼淼的麻木不仁,見死不救。

明明她懷孕生孩子,就可以給她帶來一線希望,非要把她的路給堵死了。

現在隻能偷偷打聽哪有和她月份差不多的孕婦想要賣孩子的。

傅衍衡把手收回來,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傅成銘推搡了下溫蕊的胳膊,“你哪那麼多廢話,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

溫淼淼俏臉擰巴成一團,她感覺有點不對勁,傅成銘轉性了

他從上桌飯現在,人就很消沉,聳拉著腦袋話也不太說。

第一次進門鬨的可是掀了桌子。

飯桌上的氣氛不太熱鬨,說話的人很巧,筷子碰碗邊的聲音顯得特彆清楚。

“老公,你快跟我爸媽說說,過完年,你就要當集團副總了。”

溫蕊眼裡都擴著得意,傅成銘胳膊千斤重連筷子都舉不動一樣,隨口吹牛B的話,被溫蕊這蠢女人在傅衍衡麵前抖落出來。

傅衍衡聲音不大,清淡的問了聲,“是嗎那恭喜了,我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