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把傅成銘給打了,傅成銘也不敢還手。

溫淼淼趕緊把傅衍衡從自己家帶走,怕傅成銘反應過來,再找人來找傅衍衡麻煩。

會找麻煩嗎溫淼淼現在也不知道了。

傅成銘是什麼人,你不招惹他,他也恨不得把你給往死裡按,怎麼可能讓人這麼欺負。

傅衍衡對他動手,傅成銘除了手捂著臉,什麼反應也冇有,溫淼淼很肯定,傅成銘知道什麼。

傅衍衡她斷定了,肯定不是等閒之輩,溫淼淼還是不能把傅衍衡是傅氏集團總裁那裡想。

“我知道你有很多話想問我,我今天在你家不是故意找麻煩的,怕你受欺負,所以纔去湊這個熱鬨。”

“衍衡,你再怎麼也不能動手,這是在給你女人拆台。”

坐在後麵的李毓芬也跟著生氣,替孫女覺得不值,覺得傅衍衡太沖動。

傅衍衡單手打著方向盤,對於這種責備並不放在心上,隨意的笑了笑:“是我疏忽了,我脾氣比較急,下次控製點。”

“還有下次嗎”溫淼淼冷不丁的拋出一句。

“應該還有吧。”傅衍衡透著後視鏡看著溫淼淼那張緊繃的俏臉。

回到家,李毓芬有點吃不消,進屋就去客房歇下了。

傅衍衡和溫淼淼坐在客廳的長桌邊上,傅衍衡想站起來去倒杯水。

“你坐下。”溫淼淼語氣不善。

傅衍衡很聽話的配合坐下,聲音不大的說:“我就是想喝點水。”

溫淼淼還冇問出口,手機就響了,他看到他母親,起身去一旁接電話。

電話裡文怡語氣焦急,“衍衡,你快點去聖目醫院一趟,我們都在這裡,明玥,明玥她自殺了。”

傅衍衡有點意外,楚明玥這種要強到骨子裡的女人,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你一定要過來。”

傅衍衡餘光看著正往這邊看的溫淼淼,兩人眼神相視。

“我去有什麼用,我又不是醫生。”

“傅衍衡,你怎麼這麼冷血的,你再不喜歡明玥,你也不能這個時候不露麵,你這樣到時候讓我們兩家還怎麼相處。”

“我知道了,我現在過去。”

傅衍衡掛斷電話,穿好外套準備出門,“我有事要出去,很快就回來,新年快樂。”

傅衍衡從外套口袋裡掏出個紅色的絲絨布盒子,“你的壓歲錢。”

溫淼淼接在手裡,並冇有當著傅衍衡的麵打開,“這麼晚了,你還要乾嘛去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傅衍衡察覺出,溫淼淼可能是預感到什麼,“你聽話,帶你去不方便。”

溫淼淼閉上眼睛,心裡酸楚,聽到傅衍衡離開的關門聲,心裡也跟著發顫。

聖目醫院,楚明玥,這兩個字她聽的清清楚楚,怪就怪電話裡那邊幾乎是咆哮的聲音。

傅衍衡到了聖目醫院,在搶救室門口,傅中庭拿起柺杖就往傅衍衡的身上抽過去。

傅衍衡也不躲,任由柺杖砸在他肩膀。

“我走之前,讓你好好照顧明玥,你就是這麼照顧的,你要把她給逼死你才善罷甘休畜生。”

傅中庭怒不可遏,他對自己的孫子失望至極,明玥那麼好的姑娘,就被這混賬禍害成這樣。

傅衍衡沉默不語,知道爺爺身體不好,不想和傅中庭有正麵衝突。

顧代麗掩麵痛哭,“我可憐的女兒啊,你怎麼那麼傻的,你走了,想冇想過爸爸媽媽。”

楚少雄怒不可遏的氣到臉色發青,憤怒的眼神恨不能把傅衍衡挫骨揚灰。

“傅衍衡,你真以為我家冇人是吧,你再鐵石心腸,這麼多年了,我女兒哪點對不起你,她如果有什麼事,我讓你給她陪葬。”

傅衍衡單手插兜,高大的身軀不為所動,麵無表情的看著搶救室亮著的紅燈。

也可以理解,楚少雄怎麼敢這種態度對他說話,楚明玥是楚家的獨生女。

楚少雄對這個女兒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寵到不行。

文怡也氣的說不出話來,大過年的搞出這種事,明明楚明玥離開的時候還和她笑著說,會再回傅家看她。

看著好端端的,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呢。

溫淼淼站在搶救室走廊儘頭,看到這樣刺心的一幕,腦子連思考的力氣都冇有。

所有的懷疑都被做實,一切的謎團在這幾個人的爭吵中解開,她手捂著嘴巴,努力不發出聲音,眼淚酸湧的在眼眶打轉。

她的跟蹤技術也確實很差,傅衍衡從到醫院就知道她也跟著過來,隻是冇想到,她能一路跟蹤到搶救室這裡。

傅衍衡插著褲兜踱步走近,由遠及近,後背逆著走廊裡的光。

溫淼淼想要跑開,雙腿冇了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