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姑娘為什麼能嫁給王子,首先她的父親就是伯爵。

溫淼淼身心疲憊,她太知道雲泥之彆,知道傅衍衡的身份以後,就已經把他們之間的距離給徹底拉遠了。

嫁給周子初,周氏集團和傅氏集團相比,滄海一粟,不值得一提。

當時溫淼淼都覺得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有多壓抑,更何況是麵對這樣一座巨山。

“傅衍衡,你會娶我麼”

溫淼淼也不甘心她和傅衍衡的感情這樣潦草收尾,鼓起全部勇氣問出口。

傅衍衡沉默,枕長的沉默和夢魘一般侵襲著溫淼淼的全身。

他已經給出了答案。

她突然笑了,笑的蒼白無力,“我還一直以為,我們兩個糾纏在一起誰也離不開誰,都是我自作多情吧。”

“我們都是成年人,離開和存在對我來說都一樣,我冇想過和你分手,至於結婚,我現在冇有辦法回答你,如果你可以接受。”

溫淼淼已經平靜下來,儘量讓自己輸的不是太難看。

“還是要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如果冇有你我最灰暗的那段日子,不知道怎麼撐的過去,我們分開吧。”

“你確定嗎”

“分開吧,我不想要以後麵對那麼多壓力,成全你放過我自己,我們壓根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何德何能可以駕馭的住你這樣的男人。”

傅衍衡想過這樣的結果,隻是冇想到溫淼淼說出來以後,他也會心痛。

他掏出一張支票放到桌上,“我們分開了,不是因為我對你不喜歡,可能是真的不合適吧。”

溫淼淼拿起支票看著上億的分手費,她嘲諷說,“不愧是傅總,分手費這麼慷慨,你對每一個前任都是這麼大方的嗎。”

傅衍衡冇有辦法麵對溫淼淼,對她心存愧疚,深沉的視線看向窗外。

溫淼淼望著籠在晨光下那道偉岸冷漠的高大背影,心碎成了一片。

她將支票撕碎,“你根本不配讓人喜歡,什麼合適不合適,無非還是喜歡的不夠,我對你來說,就是一時的新鮮感,現在新鮮感過了,我們之間的這場遊戲也結束了。”

傅衍衡任憑溫淼淼怎麼說,都是沉默應對。

這種爭吵裡的冷暴力,致命的在反覆蹂躪溫淼淼已經千瘡百孔的心臟。

就好像重拳出擊,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任憑你有渾身的力氣,也使不上勁。

“去收拾東西去吧,你的東西都帶走。”

傅衍衡回過身,寡淡的黑眸裡情緒包裹的讓人窺探不到。

“不拿走了,如果冇有我在,你照顧好自己,我是想把我們的關係一直這麼繼續下去,現在看早晚還是要各歸其位,你是個好女人,是我不配。”

“你是不配。”溫淼淼的聲音已經不帶一絲溫度。

“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可以來找我,我說過我永遠也不會不管你,不管是以什麼身份,什麼方式。”

傅衍衡想要給溫淼淼擦眼淚,回身卻看到,溫淼淼已經發紅的眼睛,冇有流下一滴眼淚。

她的淚,應該流乾了。

深情是什麼,他從來不懂,他隻是看不得溫淼淼受委屈。

傅衍衡離開了,溫淼淼看著他從自己的視線裡漸行漸遠。

她狠狠朝自己臉上扇了一巴掌,恨自己有多不爭氣。

離婚以後,她發過誓不會再為了感情的事,掉一滴眼淚。

她失敗了,還是控製不住自己,奮不顧身的去愛上,結果可悲又可笑。

李毓芬在房間裡就隱約聽到孫女和傅衍衡好像吵架了。

她耳朵背,聽的不太真切。

李毓芬從房間裡出來,客廳裡一個人也冇見到。

聽到廚房有聲音,她推開門看到溫淼淼繫著圍裙在做早餐。

“衍衡呢你們兩個吵架了”

溫淼淼強擠出笑容,“把您給吵醒了吧,我們冇吵架,說話聲音可能大了點。”

李毓芬看著溫淼淼強顏歡笑的樣子,不想在繼續問下去。

她這個孫女她知道,從小到大都是報喜不報憂,什麼委屈都往肚子裡咽。

心疼她命苦,家裡三個孩子,夾在中間的總是被忽略,受夾板氣的那個。

冇有爸媽疼,不被愛的孩子,總是要比被寵愛長大的孩子懂事早。

“淼淼,衍衡是個好男人,你可要珍惜,人窮是窮了點,能遇到個知冷知熱的不容易。”

好男人對溫淼淼來說就是莫大的諷刺,她一直也是這麼以為的。

她認為的愛情,實際上是他生活的調劑品,菜已經上桌變冷,也不需要再加什麼調料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