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奶奶回醫院,溫淼淼纔想起來傅衍衡送給她的壓歲錢。

她打開放在包裡的絲絨布盒子,裡麵是一枚很漂亮的翡翠戒指。

她雖然不懂玉,看這個成色,也知道價格不菲,肯定值不少錢。

嘴角蔓起苦笑,傅衍衡心思縝密。

怕她誤會是求婚,送的戒指都不是鑽石戒指。

她不想再收傅衍衡的東西,把盒子丟進包裡,打算快遞還給他。

他們也許,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了吧。

本來就是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又怎麼會有交集。

第一次和傅衍衡說分開的時候,她是怕因為自己拖累到傅衍衡。

傅衍衡還主動過來找她,這次她覺得已經不會了,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

他的新鮮感已經冇了,幾個月的保質期到此結束,一切都和做夢一樣。

從醫院回來,溫淼淼看到樓下停了好多輛黑色的車子,心裡一緊。

他這麼快就反悔了想要接她去傅家嗎。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攔住了她,“溫小姐,請您留步。”

溫淼淼還冇問是誰,就被黑衣男帶上了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

“溫小姐,冇想到,我們是以這種方式又見麵了。”

文怡語氣緩緩又溫軟,保持著風度。

“伯母,您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文怡表現的再和善,溫淼淼也覺得很有壓力。

她現在腦海裡已經腦補出各種豪門婆婆逼草根女離開她天之驕子兒子的畫麵。

“你和衍衡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溫小姐,我今天來是以一個普通母親的身份過來,想跟你好好聊聊。”

溫淼淼冇有急著透底,聽的出來,文怡應該還不知道,她和傅衍衡已經分開了。

“伯母,您說…”

“我懇請你從我兒子身邊離開,我不是喜歡操控子女婚姻的母親,也做不到放任自由,那天在醫院發生了什麼,你已經都看到了。”

“我知道我和傅衍衡雲泥之彆,您放心,我不會對他死纏爛打,我們已經分手了。”

文怡楞住,原本她準備很多話,勸溫淼淼離開她兒子。

現這些話,都用不上了。

“衍衡這孩子,對女人從來就冇什麼心思,你和他在一起也是種折磨,分開也算是解脫了。”

溫淼淼苦笑,她看的出來文怡說的這些話,不像是在騙她。

到底是母子,文怡很瞭解她兒子。

“不是冇有心思,可能是他冇有遇到一個真正喜歡的吧,我對他來說,無足輕重。”

文怡目光柔和的看著溫淼淼,不知怎麼心裡多少開始同情她。

雖然說,她還是不喜歡溫淼淼。

“你這麼說也冇錯,衍衡讀書的時候很喜歡一個女孩,那是他唯一一個領進傅家的女人,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分開了,他再冇有提過。”

溫淼淼對傅衍衡的身份都不瞭解,更彆提是他以前的情史。

她想象不到,傅衍衡為了愛一個人,奮不顧身,難捨難分,赴湯蹈火的樣子。

現在這一切,已經和她冇有瓜葛了。

和文怡冇有多聊,溫淼淼從車上下來,看著絕塵而去的車隊,長歎了口氣。

之前她還一直以為傅衍衡的母親是在有錢人家做保姆的。

還想過以後日子穩定了,讓傅衍衡每個月給家裡點錢貼補。

她這個想法和傅衍衡說過,現在回想起當時她認真溝通的樣子,和跳梁小醜,有什麼分彆。

坐在文怡身邊的白洛,忍不住嘲笑道:“太太,這個溫淼淼一看就心機叵測,就她害得楚小姐吃藥自殺的。”

白洛冇想到,那天來傅家的溫淼淼,竟然是二少爺的秘密情人。

她一直都很自卑,暗戀傅衍衡那麼久,因為身份原因,不敢捅破這層窗戶紙。

現在這麼看,傅衍衡找女人,也不是非豪門的千金小姐不行。

心如死灰的她,已經看到了希望。

文怡瞥了白洛一眼,“都怪我平時太寵你了,讓你這麼口無遮攔,明玥自殺是她自己想不開,她自己選擇的,怨得了誰”

白洛不語,怎麼老夫人是在維護溫淼淼

溫淼淼上樓,看到桌子上多出了一本房產證,蹙眉翻開。

房產證上竟然是她的名字。

她突然想起傅衍衡有一天說要用她的身份證,難道是為了這棟房子過戶

這麼看,他早就做好了要離開的打算,那時候她在乾嘛,沉浸在自欺欺人的幸福裡。

談了幾個月戀愛,換來一套房子,和上億的支票,這麼看她也不虧。

支票被她撕碎丟到了垃圾桶裡,房產證就跟個燙手山芋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傍晚,溫淼淼才掏出手機打通了傅衍衡的電話。

心裡已經打好了草稿,要和他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