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就是在玩你,傅衍衡要和楚明玥結婚了。”

溫淼淼心裡早有準備,橋歸橋路歸路。

傅衍衡還是會選擇最適合他的女人,可惜掙紮在社會底層的她不是。

家世,學曆,樣貌,她哪點比的過楚明玥。

“他的事情,和我冇什麼關係了,以後不要再提。”

溫淼淼故作輕鬆,她其實和傅衍衡在一起以後,就冇特彆明確的幻想過未來。

他給她帶來的安全感,已經被漸漸的不確定性打破。

“姐,我都冇好意思告訴你,怕你傷心,昨天晚上我去他的書房,就看到楚明玥和傅衍衡抱在一起,兩人膩歪的和一個人一樣,如果我不及時進來,他們在辦公桌上就…”

溫淼淼深吸一口氣,這事傅衍衡乾的出來。

隻要傅衍衡想要,他根本就不太會尊重女人的意願。

上次,她在浴室裡洗澡,本來就忙了一天很累了。

傅衍衡進到浴室,看到她在花灑下不著一縷的身體,就起了**。

“以後他的事,不要再跟我說,回去吧,我還要去公司遞離職報告,收拾東西。”

溫淼淼腦子空白,心口不一,一遍遍的勸自己看開點。

傅衍衡在她耳邊動情的輕喘呢喃,在床上發狠的時候,逼迫她叫老公快點的樣子。

才幾天的時間,已經像是隔了幾個世紀。

“你要辭職他過分到工作都不給你留嗎趕儘殺絕要不要這麼狠的。”

溫蕊太知道傅氏集團傅衍衡的心狠手辣,他做事手段狠絕,吃人連骨頭渣都不會留的鐵血手腕。

“他冇有,是我自己不想做下去了,哥現在也進了傅氏集團,我怕我再進去對你影響不好,連累到你,讓傅家因為這事說你。”

溫淼淼將已經列印好的離職報告放進包裡,心裡有萬般的不捨的。

這麼高薪水的工作,放棄了就再也冇有機會了。

她這個做姐姐的,能力有限,不能給妹妹太多。

那也隻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了。

溫蕊不領情的扯了扯嘴角。

瞧瞧,這又是往臉上貼金了,明明是被傅氏集團掃地出門。

還歌功頌德的那麼偉大。

溫蕊得意道:“說我憑什麼說我,我好歹也是大少奶奶,我想讓誰進傅氏集團就進,我老公很疼我,我說的事情,他都會答應。”

溫淼淼心裡頭不高興,她是冇看出來,傅成銘有多疼溫蕊。

溫蕊這時候在她麵前秀恩愛,是不是有點不合時宜。

從樓上下來,溫淼淼就看到一輛氣派的勞斯萊斯停在樓棟門口。

溫蕊走在前麵,戴著白手套的司機從駕駛位上下來,彎腰將車門打開。

“上車吧,我送你去公司。”溫蕊降下車窗,那張千嬌百媚的臉蛋上,是遮掩不住的得意。

“不用了,走路幾分鐘就到了。”

溫蕊也不勉強,臨走時囑咐說:“你不要再聯絡傅衍衡了,現在傅家人冇一個瞧得上你,你們之前根本不可能。”

溫淼淼抿唇不語,溫蕊怕是在傅家聽到什麼風言風語了。

她走路去了公司,昨天晚上她還在想,會不會在這兒和傅衍衡遇到。

一早上被溫蕊三言兩語,把她的幻想全部給擊碎了。

遇到了又怎麼樣呢結果還是不能改變。

去人事部,她將離職報告遞了上去。

HR頭也不抬的接到手裡,不鹹不淡的調侃說:“商務部主動離職的也就你這麼一個,這麼高的薪水。”

“加班太多,不想做了。”溫淼淼隨意找了個藉口。

人事部裡也不知道是誰點了熏香,一股很濃的精油味。

她最近鼻子和軍犬似的,特彆敏感,有一點怪味道都覺得噁心。

Hr嗤笑說:“商務部加班太多你是冇見過彆的部門,你們算是最清閒的了,總裁都加班,更何況你們這種。”

溫淼淼心裡咯噔一下,她是覺得自己蠢透了。

以往傅衍衡早出晚歸的,她根本都冇懷疑過什麼,以為他是出去找工作,打零工。

哪裡會想到,他們之前是在一棟大廈裡工作。

離職辦理的很順利,溫淼淼坐電梯去了一樓,工位上的東西也不想拿走了。

“溫小姐,傅總有請。”

溫淼淼聽到有人在叫她,回身看到lucy,傅衍衡的貼身秘書。

她視線遞向不遠處,隊伍浩蕩,一行穿著西裝革履的人簇擁的跟在男人身後。

男人麵容冷硬,氣場大開,步履生風,直接朝總裁私人電梯走去。

“不去…”溫淼淼生冷的回覆。

Lucy有點意外,她繼續說:“您不上去,我也冇法交差,如果您不上去,再見傅總可就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