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他冇什麼好說的,冇必要見麵。”

Lucy有點惆悵,“傅總交代的事情,我必須要完成,溫小姐…”

威風八麵的總裁秘書,對著溫淼淼幾乎哀求的目光。

溫淼淼還是抬腿要走,Lucy眼疾手快,用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目光懇求又帶著威壓。

溫淼淼幾乎是被Lucy拖著到了頂層。

傅氏集團頂層是普通員工無法企及的高度,守衛森嚴。

隻要進到頂層的人,都需要搜身,溫淼淼也不是例外。

她不情不願的抬起胳膊,穿著西裝的女保鏢拿著金屬探測器在她身上掃了個遍。

幾分鐘後,她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心裡忐忑。

Lucy推門冇有進去,做了個請的姿勢。

作為傅衍衡身邊的得力助手,Lucy察言觀色的能力已經練就的爐火純青。

什麼時候她該留,什麼時候該走,都清清楚楚。

傅衍衡坐在辦公桌前,低著頭看著檔案,聽到聲音抬眸看去。

溫淼淼深吸了一口氣,儘量用平和的語氣問,“你讓秘書找我上來乾什麼我們之間該說的不是都說清楚了。”

傅衍衡鬆了鬆領帶,手搭在老闆椅的扶手上,靜靜的看著溫淼淼。

她好像瘦了些,臉色也不太好看。

“聽說你要辭職了,真的決定好了不要意氣用事,你在這裡工作,不會影響到你妹妹。”

傅衍衡之前特意關照過人事部,凡是溫淼淼的一舉一動,都要和他彙報。

溫淼淼辭職報告錄入電腦,人事部經理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到他。

“和任何人都冇有關係,我隻是不想在這裡做了,貴公司風氣一般,呆不下去。”

溫淼淼坐在辦公室的單人沙發上,麵無表情的看著一身高定深灰色西裝的傅衍衡。

他平常穿休閒裝,也難以掩飾的矜貴氣,穿上西裝更是把成熟男人的威嚴魅力散發的淋漓儘致。

“風氣是挺一般的,這也不是我可以控製得了的,哪個職場不都是這樣,男男女女的逃不過感情債,和桃-色糾紛”

溫淼淼心裡哼笑,風氣好纔怪了,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

傅衍衡從抽屜裡掏出一張黑卡,走到沙發邊上遞給溫淼淼。

“離職了,遣散費…”

溫淼淼抬眸對上傅衍衡居高臨下的眼神,嘴角扯出抹冷笑。

“不用三番四次的各種藉口給我錢,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錢解決。”

溫淼淼冇接傅衍衡手裡的黑卡,她是缺錢,也不想和傅衍衡因為錢的事情再有瓜葛。

傅衍衡將黑卡還是放到了茶幾上,溫淼淼拿不拿,他都不勉強。

“除了給錢,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補償你,畢竟這半年多的時間,我們的相處還算愉快,這些都是你應得的。”

傅衍衡黑眸深沉又複雜。

溫淼淼發出一聲冷笑,“能不開心嗎,每天有個人和傻子一樣,被你耍的團團轉,我就是個戀愛腦,根本看不懂什麼,其實我早就應該察覺出來,你根本就不愛我。”

聞言,傅衍衡低首一笑,愛和不愛,他心裡清楚。

“你從哪裡感覺出來的”

溫淼淼很悲涼的眼神看著傅衍衡,她的失望已經被這個男人給堆滿了。

既然傅衍衡問起來,她就不如全說出來,雖然也心裡不指望,高高在上的傅衍衡,會有什麼愧疚感。

“我給你發資訊,十次有九次不回,看到了就和冇看到一樣,我很多時候說話,你都會自動遮蔽忽略,有太多細枝末節的事情能看的出來,你心裡根本就冇有我,一個真正愛你的人,哪怕在洗澡,都會擦乾了手馬上回覆資訊,這半年你都是在忽略我。”

傅衍衡點了根菸,眼神微涼的看著在那裡發牢騷的溫淼淼。

他是從來不覺得,不回資訊是多大的罪過。

“我三十幾歲了,不是小孩子過家家,回不回資訊,在我眼裡冇有多重要。”

溫淼淼突然覺得很累,身心俱疲的累,多說無益,她在乎的細枝末節,在傅衍衡眼裡不過是無理取鬨。

“傅總,我們之間冇有什麼溝通下去的必要了,如果你找我上來,單純是為了給錢,不需要。”

溫淼淼看到現在的傅衍衡,陌生的不能再陌生。

現在的他是富可敵國的傅氏集團總裁,不是那個在出租屋裡的傅衍衡。

兩個人聊天,也變得很不對等。

聞到飄來的煙味,又開始乾嘔犯噁心,鼻子敏感到矯情。

傅衍衡察覺出,將剛點燃的煙撚滅在那菸灰缸裡。

“不舒服嗎公司裡有醫生,我讓她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