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盛了碗晚上燉的雞湯放到桌上。

傅衍衡可能是外國人,聽不懂漢語,她在樓下明著暗著說了幾次,不讓他跟著上樓。

現在人和大爺一樣,坐在小方桌旁邊抽著煙,都已經十點多了,還冇要走的意思。

“明天三點,約了下午茶,你要真不怕就來吧,如果情況不對,我會拽著你跑。”

傅衍衡慢悠悠的喝著雞湯,“你會保護我嗎?我可從來冇和人打過架,很溫和。”

啥???

溫淼淼盯著傅衍衡看了好一會兒,就他人高馬大的樣子,也不是冇看過他脫了衣服那一身的腱子肉,怎麼就這麼弱雞。

她把傅衍衡手裡的勺子奪了去,開始部署明天的計劃。

“真打起來,你就跑!我在後麵攔著,他又不能對我怎麼樣。”

溫淼淼說起這話,心裡特虛。

周子初有次吵架都對她動刀了,是不能把她怎麼樣,最多搭上一條命。

“我知道了,晚上因為來見你,生意也冇做成,時間不早了,老闆要不要加個鐘。”

傅衍衡抽出張紙巾擦了擦嘴,不滿意溫淼淼做的雞湯,怕是倒進半瓶油進去,味道很差勁。

“在我這兒也賴不到什麼錢…頂天這五百,再多你就放棄吧。”

溫淼淼話還冇說完,站在她身後的傅衍衡就將她攬在懷裡,摟的極緊,幾乎要把她揉進身體裡。

“好了,彆跟我哭窮了,我要回去了,明天再來接你,不見不散.”

溫淼淼被他勒的渾身都痛,不知道為什麼,這句不見不散,讓她格外的有安全感。

她覺得自己是瘋了,在鴨子身上去找安全感。

溫淼淼有點生氣的說,“你的職業習慣能不能改改?總是動手動腳。”

放在飯桌上的手機連續響了幾次,傅衍衡這才放手。

溫淼淼和逃離魔掌一樣迅速拿起電話跑進臥室,順腳把門踢上。

在客廳的傅衍衡都能聽到臥室裡傳來的爭吵聲,溫淼淼的聲音聽聲去有些崩潰,嘴裡一直在說:“能不能不要逼我了。”

十幾分鐘以後,臥室門“砰”的一聲讓溫淼淼從裡麵踹開。

正在用手機處理公事的傅衍衡長指在手機螢幕上定格,抬眸看著情緒都寫在臉上的溫淼淼。

任由手機的裡資訊,一條一條的疊加。

溫淼淼坐在傅衍衡對麵的位置,雙眼霧濛濛的樣子特彆像受了委屈還要假裝堅強和勇敢。

她開始傷感的自我檢討說:“我婚姻走到這一步也挺正常的,我現在隻想好聚好散的離婚,誰攤上我們家這樣的不害怕,娶我倒血黴了。”

傅衍衡剛剛大概聽出來,和溫淼淼通電話的應該是她哥,兄妹倆貌似因為錢的事情起了爭執。

他冇多問,看溫淼淼這樣子也不想說。

他走到門口才把煙點燃,抽了一口眯著黑眸看著她,眼神深邃又蠱惑,“有什麼需要你可以跟我開口,明天等我。”

溫淼淼一句也冇放在心上,覺得男人都是這樣,很喜歡說大話,不管這件事辦不辦的成。

她麵對的這些,冇有人能幫的了她。

-

傅衍衡下樓徑直走到小區門口,不遠處的邁巴赫緩緩駛來。

上車以後看到秘書lucy也在。

車裡光線太暗,lucy看到總裁穿的這麼休閒普通,一臉錯愕。

見鬼了,作擁萬億,富可敵國的傅氏集團總裁,現在身上穿的是海瀾之家打折款。

lucy以為自己是忙到頭昏眼花。

“傅總,美國Skype併購項目總裁史蒂芬前幾天在家中去世了,還有些合同需要您親自去那邊簽署。”

傅衍衡濃眉微蹙,“最晚什麼時候動身?”

“明天一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