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蕊你給我閉嘴,這件事你最不該站在我麵前,說三道四。”

溫蕊手掌抵著額頭,覺得這個世界全亂套了,溫淼淼有夠添亂的。

“傅衍衡昨天晚上像是發瘋了一樣,差點一槍把楚明玥給嘣了,要不是傅老爺子及時出現擋住,楚明玥現在人已經在停屍房了,姐,冇有你這麼欺負人的,編瞎話編到這種程度,你良心上過的去嗎”

溫淼淼驚訝溫蕊說的這些。

她也相信傅衍衡會這麼做,隻是不太信,是放在楚明玥身上,她不是他名正言順的未婚妻

“我說的都是真的,冇有冤枉誰的意思,你替楚明玥鳴不平的時候,就冇想過,我是你姐姐嗎我們流著一樣的血,我們這麼多年的姐妹感情,換來的就是你裡外不分”

溫蕊不相信溫淼淼說的一個字,她最會裝了,總好像天底下她最無辜一樣。

“現在你要跟我去傅家把事情說清楚,姐,你就認命吧,你無論做再多小動作,也嫁進不了傅家,傅傢什麼人家,怎麼會接受離過婚的女人。”

溫蕊說完就上手鉗住溫淼淼的手腕,急著讓她跟自己走,替楚明玥洗脫。

楚明玥是她留在傅家的底牌,她必須要好好用這張牌。

藍心聽的雲裡霧裡的,這是什麼情況,楚明玥又是誰。

她冷聲嚇止,“冇看你姐姐都不願意跟你走嘛,你還拽著她乾嘛”

溫淼淼手臂狠狠往上一揚,又不敢動作幅度太大,溫蕊肚子裡還有個孩子,要處處小心。

“我從來冇想過嫁進傅家,更不會去阻礙你的光明前途,溫蕊你適可而止。”

“就因為你挑撥離間,現在傅衍衡和家裡人劍拔弩張,連帶著我也受影響,我婆婆知道你是我姐姐,她肯定會遷怒到我頭上。”

溫蕊越說越激動,眼神恨不得把溫淼淼給撕碎。

她心裡不甘,為什麼她要有這樣的姐姐,非但一點忙也幫不上,還要處處拖她的後腿。

“是嗎?我怎麼冇看到你說的這些,我母親對你還算不錯吧。”

家裡的門半掩著,清冷低沉的聲音隔著門傳來。

溫蕊手捂著肚子緊張的回身,看到從外麵進來的傅衍衡,麵上一驚,嘴邊微張著合不上。

她是從心底裡怕了傅衍衡,越瞭解越害怕,他是真狠啊,和傳聞中的鐵腕嗜血,狠厲殘暴一樣。

他差點要了楚明玥的命。

“我…我是來看看姐姐的。”

溫蕊慌張的看著溫淼淼,讓她幫忙打圓場。

“你先走吧。”溫淼淼疲於應付,也不願意難為溫蕊,又不想接她說的話。

溫蕊抬腿要走,傅衍衡手扶著門框,攔住了她的去路,“我送你…”

“我自己走就可以了,我認識路。”

溫蕊怕了和傅衍衡單獨相處,危險在空氣裡都在肆意的蔓延滋生

“我送你!”傅衍衡已經先行一步,溫蕊隻能硬著頭皮跟在他身後。

溫蕊小步緩慢的扶著樓梯,精緻的五官擰巴在一塊,“我肚子有點痛,人不舒服”

傅衍衡眸色深沉的瞥了在那兒演戲的溫蕊,溫蕊的演技還算不錯。

“肚子痛會死人嗎”他清冷的出聲,聲音不大,卻給人一股從上而下的壓迫感。

“我懷著孕呢,肚子疼還是要當心的呢,婆婆也總是跟我說,女人懷著身子,要格外當心。”

溫蕊的聲音軟軟糯糯,像是在撒嬌的,換做尋常的男人,聽到她的聲音都能酥到骨子裡。

“孕婦很了不起嗎溫蕊,我以前冇跟你說過這些,是因為給你姐一個麵子,她對你很好,不代表你可以冇皮冇臉的總在她麵前撒潑,她不欠你的。”

傅衍衡對於溫蕊的孕婦身份根本不在意。

溫蕊心裡委屈的很,傅衍衡那麼精明的人,為什麼就看不出,溫淼淼是最會裝無辜的。

她委屈的垂著頭,手一直放在肚子上,似乎是在提醒傅衍衡,她肚子裡還有個孩子。

“我隻是擔心她,纔會來看看她,我們姐妹關係一直很好的,我很愛我的姐姐,她出事這些天,我差點因為憂傷過度,肚子裡的孩子冇有了。”

惺惺作態的溫蕊,讓傅衍衡厭惡到了極點,“記住我說的話,哪怕你討厭你姐姐,你能做的也隻是少在她麵前出現,不要想些邪門歪道的事。”

溫蕊點頭,心裡酸澀難忍,不是溫淼淼已經和傅衍衡分手了嗎為什麼他還會那麼維護。

傅衍衡隻送她到了二樓半,說完他想說的話轉身上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