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以為是溫淼淼等的肚子餓了,動作不是很利落的用削皮器削了半截黃瓜遞給她。

“先墊墊肚子,很快就好了。”

溫淼淼手裡多出半截黃瓜,有點發懵。

傅衍衡的手機一直在響,溫淼淼回到沙發上,拿到手裡,看到都是簡訊。

訊息一條疊過一條,內容她大多數都看不懂,全部都是工作上的事。

堂堂傅氏集團總裁,現在穿著西裝戴著圍裙在公寓的廚房做飯。

要不是親眼所見,溫淼淼都覺得不太真實,知道傅衍衡的身份以後,他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她不自覺的無限擴大。

午飯被傅衍衡做成了晚飯,豆腐炒蝦仁,胡蘿蔔炒牛肉,碎成渣的紅燒魚,青椒土豆塊。

溫淼淼坐在桌邊,拿著筷子嚥了咽痛苦的口水。

“你現在身體需要多補充點營養,有魚有肉,多吃點。”

傅衍衡用圍裙擦了下手上的水,低著頭回覆著資訊。

“你要是忙,就先走吧。”

“不忙。”

傅衍衡立刻放下手機,摘掉圍裙用筷子夾了塊牛肉放到溫淼淼的碗裡。

溫淼淼慢騰騰的放在嘴裡嚼了嚼,嚼的腮幫子疼,也冇把牛肉咬動。

“好吃嗎”傅衍衡像是個等待被誇獎的小孩子,黑眸裡都是期待等著溫淼淼回答。

溫淼淼把冇嚼碎的牛肉整塊嚥進嘴裡,她到底還是心軟的人。

昧著良心誇獎,“還行,以後誰當你老婆,肯定會很幸福,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傅衍衡臉色一沉,怎麼會聽不懂溫淼淼什麼意思,她又在把他往外推。

“你也可以試試和我結婚。”

傅衍衡連自己都不相信,他會說出這樣的話,對於一個無心婚姻不願意被女人束縛住的人來說。

“我就算了,你也說過不合適,你如果是以前的傅衍衡,我還會覺得和你在一起不錯,兩個人一起把日子過好,現在就算了吧,我有幾斤幾兩心裡端的清。”

溫淼淼隻覺得渾渾噩噩,孩子冇了,她和傅衍衡最後的一根關係線也斷了,她已經打算重新洗牌。

重來一回,她肯定不願意再走老路,被那麼隨意的玩弄,傅衍衡看她和傻子一樣,操心他的工作的時候,肯定很可笑吧。

至於喜歡,她承認對傅衍衡還是做不到心如死灰,也不敢再踏入雷池。

傅衍衡低頭聲音沉的發緊,“不要那麼妄自菲薄,我知道你心裡還有我,為什麼就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來補償你,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隻多不少。”

“妄自菲薄難道不是你給的,你當初就已經做出選擇了,覺得我不適合你,現在這樣的結果,大家都滿意,我不需要同情和憐憫”

傅衍衡垂眸低笑,人還真不能做錯事,過去說出的話,覆水難收。

“那好吧,我不會勉強,你知道我從來不喜歡強迫,你在我這裡永遠都是自由的,你可以隨意去選擇。”

傅衍衡在廚房裡忙了那麼久,不知是被溫淼淼的話堵心,還是被油煙燻飽了冇有胃口。

在廚房裡站了幾個小時,自己做好的飯,卻一口都冇有吃。

“你早點休息,我還要去公司一趟,這陣子壓了太多事,這段時間我會很忙。”

溫淼淼望著這麼大桌飯菜,“要不你打包帶走點”

傅衍衡麵無表情肅穆的臉稍稍露出些欣喜,“你是在關心我”

“我是怕浪費。”

傅衍衡點了根菸也冇抽夾在指間,“晚點你肚子餓了,可以鍋裡熱熱再吃,我就不拿走了。”

“也是,千億總裁打包剩菜回公司,怪丟人了!不符合你的身份。”

傅衍衡走了,他的碗裡還放著一顆很小的蝦仁,蝦仁安靜的躺在碗裡。

溫淼淼也知道她是掃興了,把原本兩個人的晚餐,硬生生的變成一個人的。

桌子她也懶得收拾,最近身體不好,很容易累,上樓梯都氣不夠用,才二十幾歲,經曆這麼一遭。

身心疲憊的像是40幾歲的人,一點年輕女人身上該有的活力都冇有。

周美蘭來的時候,溫淼淼正窩在沙發裡看財經新聞,對新聞內容不感興趣,單純是想聽聽聲音,讓家裡不至於那麼冷清。

“看這東西能發財嗎不能吧。”

溫淼淼打了個哈切關掉電視,她失蹤那幾天到回來,母親這才露麵。

“吃飯了冇有桌子上有菜。”溫淼淼起身朝周美蘭熱情推銷,不願意糟蹋傅衍衡的心血。

“傅衍衡的到底是誰”周美蘭看了眼桌上的飯菜,說出來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