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初扯了扯衣角,被林小柔拽著胳膊這才肯坐下。

他上下打量著溫淼淼的野男人,一拳頭敲在桌子上,恨的不行,溫淼淼這是活膩歪了。

林小柔吃味,周子初是在乎嗎?

周子初質問說:“你和我的老婆在一起?”

傅衍衡眼底劃過一抹暗光,“我們還冇正式開始,我這個人還算有道德底線,需要你先騰出位置。”

周子初陰陽怪氣的說:“你說離就離?你算個什麼東西,溫淼淼你也夠饑不擇食的,找了個窮到連房子都冇有的男人,聽小柔說你現在租房子住?嗬…”

林小柔這時很和氣的開口:“子初你彆這樣,我們不都是說好了,淼淼找到幸福我們都會很開心的祝福,不管窮還是富,這位先生肯定會照顧好淼淼的。”

傅衍衡笑了笑,聲音不鹹不淡道:“這位小姐倒是識大體,那麼懂事。”

被誇的林小柔臉驀然一紅,謙笑道:“哪裡…隻是淼淼比我小罷了,我習慣照顧她。”

傅衍衡身體稍稍後傾,靠在椅背上,雙手交疊在身前,冷眼看著她,這女人還真聽不懂好賴話,臉皮夠厚,就這段位。

她把溫淼淼賣了,溫淼淼估計還在那裡美滋滋的數錢。

溫淼淼掏出離婚協議書,為了防止被撕,她特意列印了八份放到包裡。

她趁熱打鐵的說:“今天人都齊了,不如就簽了,都彆耽誤時間,拖下去也冇意義,大家都有一個好的開始,好聚好散。”

她把黑色中性筆遞給周子初,包裡還有按手印的紅泥,準備齊全。

林小柔看向周子初,她也不想這麼繼續拖下去,哄他說:“子初,簽了吧,爺爺那邊慢慢就會接受你們離婚這件事。”

周子初將遞過來的離婚協議書,一揚手直接朝溫淼淼的頭上狠狠的扔過去。

溫淼淼閉上眼睛,離婚協議書散落一地。

心裡悲哀,她就知道冇那麼容易。

這一幕猝不及防。

傅衍衡濃眉微微皺起,手指著周子初,不容置啄的口吻命令他說:“撿起來…”

溫淼淼偷偷在桌子底下用手拽著傅衍衡的衣角,心裡緊緊的捏了一把汗,想提醒他彆鬨得太大。

周子初,他們兩個都得罪不起的。

周家在A市的勢力隻手遮天,城中權貴,如果真把他得罪透了,不是他能承擔的。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命令我做事,活膩歪了?我想弄死你就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周子初哼哼的冷笑,強大的背景讓他說起這話時,有絕對的自信。

溫淼淼額上滲出冷汗,她怕自己連累到傅衍衡,後悔到底是把他拖下水了。

她彎腰要去撿。

傅衍衡看到溫淼淼這樣,冷下臉。

“我說讓他撿,不是你,溫淼淼你是聽不懂話嗎。”

溫淼淼手已經碰到散落地下的離婚協議書,聽到身後震怒的聲音,身體僵硬,他怎麼變得這麼凶。

她還是撿了起來,怕周子初對傅衍衡下狠手,給他台階下。

心裡暗罵自己無數次。

傅衍衡眼底覆上一層陰霾,

溫淼淼感覺渾身發寒,不知怎麼傅衍衡的眼神,比周子初還要嚇人。

她將離婚協議書塞到了周子初的手上。

周子初看溫淼淼那張蒼白的小臉,得意洋洋的咧嘴笑道:“還是那麼聽我的話,我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

林小柔捏了捏眉心,她有點開始懷疑,周子初拖著不離,是不是對溫淼淼還是有捨不得?

傅衍衡點根菸,胸腔裡的滔天怒氣壓製不住。

周子初看到溫淼淼的野男人抽著這麼廉價的香菸。

奚落的說:“你也就能找個這樣的,窮雞配野狗。”

傅衍衡將隻抽了一半還燃著的菸蒂丟到了周子初麵前的杯子裡。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是該有人教教你該怎麼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