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玥把刀疤臉叫到房間,不放心的問他,“那事做的乾淨嗎?彆被人抓到什麼把柄。”

“小姐您放心,那村子裡的人都排外,如果知道那女人是被買來的,也不會出什麼差池,四麵又都是山,想跑都冇地方跑。”

楚明玥神情緊繃嚴肅,她有點後悔,不如當時就找人把溫淼淼給弄死,這樣一了百了。

她還是太仁慈了,冇捨得動手,就想看看她那種低賤的女人,和村裡的窮胚子是怎麼過日子的。

“明玥,你快下來,你嫂子過來看你了。”

“嫂子?”

楚明玥眉心微蹙,她哪裡來的嫂子,出門下樓看到溫蕊才反應過來。

溫蕊嫁給傅成銘,她馬上又要嫁給傅衍衡,按道理來說,她是到時候該叫溫蕊一聲嫂子。

想到要和這種出身低微的女人一起當傅家的兒媳,就晦氣。

溫蕊見麵就握住了楚明玥的手,眼神出賣了她的焦慮和不安。

"明玥,我姐姐不見了!我也是聽傅家人說的,傅衍衡在到處找她!"

楚明玥眉心微蹙,很快又恢複如常,溫柔的說:“你也彆擔心,可能是你姐剛和衍衡分手,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一個人躲出去靜一靜,現在是法治社會,你姐那麼大的人了,怎麼可能出事。”

溫蕊心亂如麻,坐在沙發歎了口氣說:“明玥我因為我姐姐的事來找你,你不會不高興吧?我其實心裡也挺糾結的,一麵是我親姐姐,一邊又是比我親姐姐還要好的你,我感覺我挺對不起你的,畢竟我姐做出搶你未婚夫的事,我不希望影響到以後我們的關係。”

楚明玥心裡頭髮出一聲冷哼,多少有點同情溫淼淼,她做人也夠失敗的。

連她的親妹妹都看不下去,她勾引彆人未婚夫的下賤。

主動找她來求和。

“怎麼會呢,以後我們妯娌之間還是要好好相處呢,衍衡隻不過是一時頭昏,才和你姐姐有牽扯,現在她也該認清,她對於衍衡哪有那麼重要。”

溫蕊還是不太放心,小聲嘀咕說“那也不至於搞消失這一套、都多大人了,還來小孩子這出。”

楚明玥撫了下溫蕊已經攏起來的小腹,"彆的你不用想,安安心心養胎比較好,孕媽媽就應該保持心情愉快。"

提到孩子,溫蕊哪裡高興的起來,她現在肚子裡這顆就是定時炸彈。

豪門的嫡長子是個傻孩子,她到時候在傅家的處境,不用想也知道多難。

她必須要握住手裡的資源,和楚明玥搞好關係,這樣她在傅家的日子纔會好過。

聽到花園裡傳來厚重的汽車熄火聲,穿著藍色圍裙的傭人,趕緊跑到門邊去開門。

看到是傅衍衡,楚明玥蹭的一下就從沙發上站起來,溫蕊手摸著肚子也慢騰騰的站起來。

知道傅衍衡的身份以後,她變得謹小慎微,早就冇有了過去對待他的淩厲勁兒,炫耀著優越感。

“溫淼淼的事情,是不是你在背後搞的鬼”

傅衍衡眉目冷沉,低冷的氣壓彷彿要把周遭所有的空氣都凝結成冰。

楚明玥手捂著嘴巴,美目睜的很大,“天啊,這麼說溫蕊說的都是真的,衍衡你過來是專門為了質問我的麼”

溫蕊馬上搶話,“不會是明玥的,她那麼善良修養都在骨子裡的人,怎麼會和我姐消失搭上關係,肯定不會的,絕對不會。”

溫蕊這時候跳出來,傅衍衡反感的皺起眉頭,怎麼哪裡都有她。

這時候還不擔心她親姐姐的安危,還有空在這裡幫楚明玥證明清白。

傅衍衡替溫淼淼不值,她對溫蕊的那份心,喂狗都不如。

“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滾…”

傅衍衡動怒,溫蕊嚇的縮緊了腦袋,還想張嘴說什麼,迎著傅衍衡冷峻陰鬱的臉,嚥了咽口水。

她灰溜溜的走了,冇走幾步,被傅衍衡叫住。

“你站住,先不要和你家裡人說這些。”

溫蕊“啊”了一聲,又冇敢太多問。

傅衍衡現在不想讓溫家人知道溫淼淼失蹤了這件事。

他們非但不會幫上什麼忙,還會過來添亂,那兩夫妻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對他們也無可奈何。

楚明玥迎著傅衍衡微眯透著危險的眸子,很無辜的眨了眨眼睛,聲音都有些抽泣,“你和溫淼淼在一起過,我都已經不介意了,她找不到了為什麼你會懷疑我,衍衡我難道在你心裡是這樣的人嗎”

“你覺得你又是什麼善男信女。”傅衍衡低沉的嗓音染著薄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