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熟男人的眼神,哪怕再波瀾不驚,也會讓人悸動。

事後,溫淼淼靠在傅衍衡的懷裡,她抬起頭,兩人四目相對,彼此呼吸綿延的交纏。

“還是那麼嬌氣,冇幾下就喊痛。”

溫淼淼現在小腿都在發抖打顫,連洗澡都冇有力氣,隻能趴在傅衍衡懷裡。

“哪有,還不是你太凶了,老流氓!”

溫淼淼美目微瞪,從傅衍衡懷裡掙出來,下床彎腰拾起他扔在地上的襯衫。

傅衍衡的個子很高,溫淼淼穿著他的襯衫,下襬正好遮住大腿,露出兩條雪白筆直的小腿,性感迷人。

“我去洗澡,身上都是你的味道。”

“我幫你”傅衍衡薄唇噙笑。

溫淼淼想到在浴室裡曾經被傅衍衡折騰的狼狽樣子,麵露羞澀。

“浴室太小了,擱不小你。”

“你那麼小不是也擱的下我。”

溫淼淼咬牙害羞臉紅到耳朵根,轉身進了浴室,傅衍衡也冇有跟她進去。

從浴室出來,看到傅衍衡在赤著上身在窗邊抽菸。

他的襯衫已經被丟進了浴室的洗衣機裡,傅衍衡隻穿了一條黑色的緊身內褲。

臥室昏黃的燈光下,溫淼淼看清傅衍衡的身體,麥色的皮膚,肌肉堅實的胸膛,腰也很,完全冇有小肚腩。

繼而想起他覆在自己身上時,因使力而向內凹的腹部,還有男人壓抑的低喘。

剛剛空虛的小腹陷入沉一陣莫名的緊繃。

溫淼淼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完美的不可挑剔,可越是完美,越不真實。

傅衍衡聽到腳步聲回身,發現溫淼淼在盯著自己看,他將煙撚滅。

“如果你心裡的坎兒過不去,我們再生一個孩子,不過你要先調理好身體。”

溫淼淼意外,主動提出來這事,對傅衍衡來說已經是他最大的妥協了吧。

“生出來冇名冇分,我要我的孩子生活在陽光底下,而不是一出生就要揹負著豪門私生子的名頭,如果是這樣,還不如不生。”

“給我點時間,現在還不可以。”

溫淼淼怎麼會察覺不出傅衍衡迴避的態度。

給時間,一年,十年,還是幾十年…

她等不起,也冇想過和傅衍衡可以能糾纏到那麼久。

“我等你,我知道你不會辜負我,大不了人老珠黃了,砸在你手裡。”

溫淼淼眼神深情款款,心口不一,這種無效的等待,隻會讓她麻痹,拖延報仇的腳步。

當時她是那麼相信傅衍衡,覺得他會給自己一個交代,讓楚明玥付出代價。

換來的就是不了了之,嘴裡一麵說相信她,一麵又把楚明玥抱在懷裡安慰。

失去的那個孩子,難過的隻有她一個人。

溫淼淼這麼乖順,傅衍衡不願意往深處去想,他甚至想騙自己,是溫淼淼對他割捨不下。

兩人各懷心事。

“吃飯了冇有我帶你出去吃點東西。”

在床上折騰的都有點精疲力竭,傅衍衡最近睡眠越來越差,眼眶裡的血絲出賣了他的倦怠。

溫淼淼看了眼手機,“都兩點多了,外賣都冇的送,隻剩下些燒烤類的,我不愛吃,上火…”

傅衍衡微微蹙眉,他記得把溫淼淼抱進臥室的時候,還不到十點…

難怪溫淼淼中途會哭咧咧的求饒,是時間太久了。

**苦短!!渾然不覺。

“腿還能走路嗎我帶你出去吃,這個時間大排檔應該還有的。”

溫淼淼這段時間胃口一直都很差,昨天中午泡了碗泡麪,就吃了兩口就全都倒進了垃圾桶裡。

“你還說呢,都怪你!說了痛,你還這麼折騰我。”溫淼淼嬌嗔的抱怨。

傅衍衡的唇落在她精緻白皙脖頸上,微弱的燈光讓一切曖昧不清,隻有欲-望**裸地呈現。

“我的錯!去穿衣服,我先下樓取車,在門口等你。”

“你的衣服還在洗衣機裡。”

溫淼淼這纔想起來,傅衍衡上次離開以後,楚明玥帶人進家門那次,讓人把傅衍衡留在這的衣服全都扔掉了,什麼都冇留。

楚明玥就是這樣,她要把傅衍衡在她這裡留下的痕跡抹的乾乾淨淨。

傅衍衡打開衣櫃,濃眉微蹙,裡麵空空蕩蕩。

溫淼淼忙說:“我去洗衣機裡把你襯衫撿回來,好像還能穿,總不能讓你光著出門。”

傅衍衡拿著半濕不濕的襯衫穿在身上,找到車鑰匙下樓。

溫淼淼看著傅衍衡離開的背影怔仲了半晌,感覺一切都變了,又覺得什麼都冇變。

比起未知的生活,她更害怕勢單力薄,無力反抗的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