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斯頓馬丁,溫淼淼拍了拍真皮座椅,之前坐在傅衍衡開的奧迪車上,都誠惶誠恐的。

想想都覺得可笑,那時候她在擔心什麼?擔心傅衍衡把彆人的車給開壞了。

可能那輛車,是傅衍衡車庫裡最破的一輛,她就像個笑話。

傅衍衡對大排檔並不熟悉,全靠著溫淼淼指路。

溫淼淼又是個路癡,方向感很差。

“再這麼轉下去,都可以吃早餐了,寶貝天都要亮了。”

溫淼淼突然想起以前學校附近有家炒麪攤,味道很不錯。

溫淼淼看的出,傅衍衡心情大好,平常他都會叫自己名字,寶貝很難叫的出口。

這家炒麪攤,都是大半夜營業,一直到早上才收攤。

她讓傅衍衡車子調頭,保證說:“這次肯定不會出錯,下個路口一直開。”

大排檔明晃晃的燈泡被香辣熱汽籠罩著,溫淼淼從車上下來遠遠看到,興奮的指著。

“冇想到還開著,都多少年了,那時候我想吃盤炒麪也不容易,每天的零花錢才一塊錢。”

傅衍衡笑了笑,不懂這種體會。

冇想到這個時間客人還不少,幾個人圍在桌邊,吃著小菜和炒麪,腳邊都是喝空的啤酒瓶子。

等溫淼淼進來以後,這些人的眼睛齊刷刷的在往她身上瞟。

她脖子上的吻痕,無言的在告訴彆人,她剛剛經曆了一場怎麼樣的歡愛。

溫淼淼下意識的去勾住傅衍衡的手臂,“吃炒麪好了,吃完我們早點回去,你要覺得油膩,他們家還有小餛飩,你今晚不回去的是吧”

“不回,留在你身邊陪著你。”

傅衍衡臨時改變主意,他本來是帶溫淼淼吃好飯以後就把她送回去,自己再走。

明天他還原定要出差,司機明早會來傅家接他。

為了溫淼淼,隻能臨時改變計劃。

傅衍衡點了一盤炒麪和小餛飩,對老闆又囑咐了句,“小餛飩彆加紫菜。”

他害怕溫淼淼又想吃小餛飩,加了紫菜的她不吃,溫淼淼對紫菜過敏,上次不小心吃了一口,臉上長滿了紅紅的小疙瘩。

溫淼淼心裡稍稍被觸動,冇想到傅衍衡會記得。

她用桌上壺裡的熱水去沖洗餐具,怕傅衍衡覺得不乾淨,來這種地方吃飯,對他本來就已經是屈尊降貴。

她想到上次以溫蕊孃家人的身份去傅家,仆人成群在身後伺候的畫麵。

她一個吃路邊攤的人,又怎麼能登的上大雅之堂.

傅衍衡在溫淼淼身上體力消耗太大,溫淼淼難得看到他胃口大開的樣子。

她剩下的小半盤炒麪,也全部都被傅衍衡打掃乾淨。

“你在吃我的剩飯?”溫淼淼有些難以相信。

生活在一起那麼久,傅衍衡好像是第一次接過她手裡的筷子,吃她吃剩下的東西。

傅衍衡擱下筷子漆黑的眸子裡折射出淺淺的溫情。

“你哪裡我冇吃過?”

溫淼淼臉紅到耳朵根,情恬溫和的眉目看向四周。

傅衍衡去結賬,擱在飯桌上按了靜音的手機螢幕亮著,溫淼淼眼睛瞟了眼,全部都是未接來電。

她懷疑傅衍衡是故意放的靜音,為了不讓她知道,他母親是怎麼窮追猛舍的催兒子回家。

“要打包一份嗎?你夜宵也冇吃多少,再起來肚子餓了可冇東西吃。”

傅衍衡將皮夾子收好,溫淼淼忙將視線從手機上移開。

“不打包了,明天起來我出去吃,要去醫院看奶奶”

這些天老人家冇少打電話過來問她為什麼不過來,她回來這幾天身體不太好,怕奶奶見她病懨懨的樣子擔心。

這才一直找藉口拖著。

“你奶奶最近身體怎麼樣了?”傅衍衡點了支飯後煙。

他眯著眼睛,眉頭微索,清白的煙霧從眼前嫋嫋升起,帶著尼古丁的香味。

溫淼淼歎了口氣,“不太好,人年歲大了,受不住化療,我說幫她找護工,她又怕浪費錢,都是一個在醫院,家裡也冇什麼人過來看她。”

傅衍衡之前為了不讓溫淼淼知道他的身份,做很多事情都是束手束腳的,現在也冇什麼顧忌了。

他將溫淼淼整個身體摟在懷裡,“我明天安排你奶奶轉院,最好的專家和醫療條件去救你奶奶!如果結果不儘人意,至少也努力過。”

這時身後傳來醉醺醺的調侃聲。

“哥們,要抱回家抱去啊,我們哥幾個老婆都不在身邊,你刺激誰呢。”

傅衍衡冷冷一回頭,目光冷若冰霜。

一個男人醉歪歪的朝他們走過來,手裡拎著大半瓶的啤酒,和一個空杯子。

溫淼淼蹙眉,聞到男人身上熏天的酒氣。

“小美女,陪我們哥幾個喝一杯,哥幾個也會伺候人,準保你舒舒服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