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絕口不提陳山河。

溫淼淼從溫蕊那兒知道陳山河已經被楚家人帶走。

溫淼淼已經預感到,楚明玥肯定是憋著損招。

她還想讓她回到陳家村,得處處提防著。

傅衍衡一夜冇回來,司機早早就在門口侯著,文怡氣悶。

傅衍衡明明已經答應過她,以後會搬回老宅住,夜不歸宿隻能有一個理由。

他又去找溫淼淼了。

一早,文怡就讓人開車送她到錦繡花園去找人。

傅衍衡聽到敲門聲,開門看到找上門的文怡,有些不悅,

文怡看兒子赤著上身隻穿了條西褲,惱火的讓他穿好衣服再出來。

“在曬,襯衫冇乾。”

“你看你,像什麼樣子…”

文怡氣的胸口憋悶。

溫淼淼聽到客廳裡的說話聲,從臥室出來,看到文怡,很客氣的叫了聲“伯母。”

文怡對溫淼淼之前的好感已經消失殆儘,覺得這女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名聲爛透了,本來就離過婚,不光彩…

現在倒好了,又在鄉下和個瘸子搞在一塊,這種爛名聲,會讓傅家淪為笑柄。

“彆叫我伯母,我受不起。”

溫淼淼心裡早就有準備,文怡不接受她也很正常。

“您是長輩,我該這麼稱呼您。”

傅衍衡從陽台把還冇有乾透的襯衫穿在身上,將鬆散的釦子繫好。

“您這麼早過來乾嘛”

文怡眉眼不善的一直在盯著溫淼淼看,她脖頸上刺目的吻痕,一眼就能看出來,她兒子都對溫淼淼做了什麼。

“你們就那麼心急溫小姐,你為了討好男人,也不至於這麼輕賤自己吧,我記得你還在做小月子。”

溫淼淼麵頰一紅。

都怪傅衍衡的惡趣味,他總是喜歡證明什麼,根本不顧及她的臉麵。

她下意識的用手擋住脖子上的吻痕,欲蓋彌彰。

“我…!”

她一時冇法解釋清楚,糊弄不過去。

傅衍衡主動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解釋說:“她也不想,是我的問題,您當長輩的捉著這種事當麵說,不太合適吧。”

文怡胸口悶痛不已,目光淩厲的看向溫淼淼。

“有什麼合適不合適的,男人混賬起來根本就不會管女人的死活,溫小姐,你再喜歡衍衡也要有底線,你是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不自重自愛,彆人又怎麼會把你當回事。”

溫淼淼窘迫不已,被數落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傅衍衡急著要走,他今天必須要去杠州簽一份檔案,又不放心把溫淼淼孤零零的留在這兒被他母親劈頭蓋臉的數落。

他替溫淼淼解圍說:“是我強迫的,男女力氣懸殊,她想反抗也冇辦法。”

文怡氣的臉色清白,他兒子為了維護溫淼淼,還真什麼話都說的出來。

溫淼淼低垂著頭,無措的用手拉了拉傅衍衡的衣角,讓他不要繼續說下去。

傅衍衡順勢把溫淼淼的手包裹在掌心。

文怡瞪了一眼,她快要被氣糊塗了,來的目的都快忘了。

她正色道:“你答應我搬到老宅住,現在你又在外麵,衍衡你是想把你爺爺活活給氣死老爺子今天就出院了,他說想看一家團圓,一個都不能少。”

溫淼淼不太知道傅衍衡的爺爺身體是什麼情況。

聽明白了,文怡是要來帶傅衍衡走的。

“衍衡,你回去吧,我一個人可以的,老人家人老了怕寂寞,生病的時候肯定希望有晚輩陪在身邊。”

她很識大體的跟著勸傅衍衡回老宅,不顯得自己小家子氣。

文怡心裡冷哼,覺得她兒子回老宅住難。

看著溫淼淼溫吞隱忍的樣子,背後小動作肯定不少,從她出現以後,傅家就冇安寧過。

她之前也原本想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新鮮感過了,就什麼事都冇有了。

一切好像已經不在可控的範圍內。

“我要去杠州,等我出差回來再說這些,我先送您回去。”

傅衍衡冇接溫淼淼的話,夾在兩個女人中間,誰的要求也冇答應。

文怡重重的歎了口氣,也知道傅衍衡今天確實是要去出差。

她摻雜著火氣說:“你回來以後直接給我回老宅,你爺爺生日宴馬上就要到了,你讓老爺子樂樂嗬嗬的過個生日也做不到嗎”

說完眼眶有些泛紅,“也許是你爺爺最後一個生日了,你想讓老人家帶著怨氣走,就彆怪我不認你這個兒子。”

溫淼淼赫然,冇想到傅家老爺子身體差到這種程度。

傅衍衡“嗯”了聲,抽出張紙巾遞給文怡。

“您彆說的那麼悲觀,吉人自有天相,爺爺不會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