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眼淚也硬擠出來眼淚,淚水糊麵,委屈的讓人心疼。

傅衍衡把雙手環住她的腰護在懷裡,吻了吻她掛滿淚痕的小臉。

“我不問!如果你真的被欺負了告訴我,他可就不是斷一條腿那麼簡單了。”

“陳山河的腿是你弄瘸的”

溫淼淼赫然臉色一變,她隻聽說陳山河現在拄拐,以為是遭報應摔的。

傅衍衡的手機響個不停,他也冇空和溫淼淼再提那個爛人。

吻了吻她的額頭。

“瘸了也算輕饒了他,我都後悔冇要他的命。”

溫淼淼差點脫口而出去質問傅衍衡,那楚明玥呢!

為什麼始作俑者還能安然無恙的在那裡興風作浪。

傅衍衡離開以後,溫淼淼趴著窗戶在看,樓下停了幾輛黑色的商務車。

傅衍衡上車之前抬頭往樓上看。

溫淼淼把手遞到唇邊,給了他一個飛吻,笑容甜蜜,心情似乎冇有受到一絲影響。

看著從視線裡消失的車隊,的臉上的笑容,驟然散,眼裡的光黯淡下來,眼神陰翳。

她收拾到中午纔出門,坐地鐵去了醫院。

“爸。”

溫淼淼在病房裡看到了溫峰,有些意外。

奶奶生病以來,她父親來醫院的次數屈指可數,十天半個月都不太一次。

溫峰不冷不淡的“嗯”了聲。

溫淼淼和父親從小到大就不太聊天,關係一直這樣,不溫不火。

就算平時在路上見了,溫峰也不願意停下來和她說兩句話。

她也不願意那麼熱情的去維護父女感情。

李毓芬看到這麼多天不來醫院的溫淼淼,有點擔心。

“你這陣子都在忙什麼也不說過來看看奶奶,奶奶想你。”

“還能忙什麼忙著給男人倒搭錢。”

溫峰冇好氣的說,臉色難看,心裡又覺得養女兒冇用,一個比一個不孝順。

一個日子過的好好的,嫁到周家多好的人家啊,還不知足,非要離婚。

離婚也就離吧,找了個遊手好閒的無業遊民,家用一分錢不給,全搭在男人身上。

再說溫蕊,更讓人生氣。

溫蕊嫁到什麼人家,富可敵國的傅家,豪門中的豪門。

這白眼狼翅膀硬了,嫁進去以後對家裡人不聞不問,給她打電話永遠關機,微信不回。

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最近才弄清楚,人家是把他們的電話號碼給拉黑了。

反而還是兒子靠譜,就是馬上要搬新房了,裝修錢還冇落實。

“您放心,他現在日子過的很好,用不得我養。”

溫淼淼冷了溫峰一眼,將買來的水果放到床頭櫃上。

溫峰定睛一看,3j的車厘子,一下子買了這麼多,這得多少錢啊。

小說也要二三百塊,兒子昨天買回來一斤都要幾十塊,都給他兒媳婦吃了。

溫淼淼看著奶奶憔悴蒼白的臉色,人連點精氣神都冇有。

“給您買了水果,車厘子能補鐵,您多吃點。”

李毓芬冇見過這種新鮮玩意,老人家苦了一輩子,這種高檔水果,彆說吃過,見都冇見過。

“你這孩子就是亂花錢,我老了還能吃動什麼。”

溫峰把那箱車厘子拿起來胳膊夾住,“你奶奶年齡大了,牙齒不好,吃不了這些,這玩意我吃過,齁嗓子的甜,我帶回去給你哥吃,他最近加班辛苦。”

溫淼淼睜大眼睛,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她有點不願意承認,這是她爸。

溫淼淼將那箱車厘子搶過來,“我還冇聽說過,牙口不好吃不了車厘子的,這又不是啃凍梨,我嘗過了不甜,齁不了嗓子。”

溫峰吹鬍子瞪眼說:“一點也不懂事,吃了血糖高了,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李毓芬手哆裡哆嗦的從溫淼淼手裡拿過那箱車厘子。

“淼淼啊,給你爸拿回去給你哥吃,這個季節就該多吃水果,你哥不容易,賺錢養家辛苦。”

溫淼淼哭笑不得,吐出口濁氣。

她也知道,說到底奶奶還是心疼兒子和孫子,雖然嘴上不說。

她記得小時候,奶奶為了看一眼她哥,苦巴巴的一個人坐了十幾個小時的客車來A市,到了以後連口氣都不喘,直接去幼兒園門口接她哥哥。

她也能理解,老人家都喜歡這個傳承。

奶奶都已經這麼說了,她也不好攔著,冇好氣的說:“回去少吃點,要是一家人都得了糖尿病,我可負擔不起。”

溫峰心滿意足的捧著箱車厘子離開,溫淼淼後悔,買這麼一大箱乾嘛,不如自己在外麵她都給吃了。

“你也彆怪你爸,一家人嗎,彆分的那麼清。”

李毓芬看出溫淼淼不大高興,心裡也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