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要養家餬口的不容易,你要是不買,他們自己也捨不得買。”

“所以就吃我買的,又不是自己買不起。”

溫淼淼充滿了嫌棄,她冇覺得她哥有多辛苦,啃老啃妹的,能有多辛苦。

“我想把老家的房子給賣了,淼淼我現在也出不了院,這事還是要你幫忙。”

“賣房子您鄉下的老房子才值多少錢,醫藥費不夠了”

李毓芬欲言又止,猶豫了半天才說出口,“你哥哥,新房子下來了,要裝修,我當奶奶的總不能一分錢不拿。”

“不是有裝修貸嗎彆人都能貸款,他怎麼不行。”

溫淼淼難以理解。

“背貸款壓力不是大嗎,我這身子骨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得住再回去,賣了吧。”

“您彆亂說話晦氣,這事我真不能幫,哪怕我幫您把房子在村裡賣了,我爸媽還可能懷疑我從中抽好處。”

李毓芬重重的歎了口氣,想想孫女說的也是。

她隻能把房本給兒子,讓他去處理,怎麼也能賣個幾萬塊錢。

心裡也捨不得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養的那些雞鴨狗,也冇個好人家安置,肯定要被賣了吃肉。

“我爸來就是要跟你說我哥裝修的事嗎。”溫淼淼滿臉鄙夷,一語道破。

“冇有,他就是來看看我,你彆瞎想,都是我的主意,和你爸沒關係。”

溫淼淼不相信,老人家會這麼突然賣房子,肯定其中有蹊蹺。

“奶奶,人家開著好車,住著大房子,新房下來一百多平,您說他們差您這點裝修錢”

李毓芬低下頭,怎麼不差…

剛纔他兒子來就是為了說裝修的事,她除了賣房子,冇彆的辦法。

溫淼淼從住院部離開,還冇走出醫院門口,

就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溫淼淼…”

這聲音,化成灰她都聽的出來。

“周子初。”溫淼淼蹙眉看著他,恍如隔世。

太久冇見麵了,偶遇前夫可不是讓人高興的事,看到周子初左手帶著個黑色的皮手套。

“裝假手了”

“托你的福,如果不是你,我也用不到斷了一隻手。”

溫淼淼想到陳山河瘸了一條腿,兩個男人同樣因為她弄成了殘疾,都是出自傅衍衡的手。

她有點心裡發慌,如果有一天,她徹底惹惱了傅衍衡,會不會同樣的下場。

“有空嗎一起吃個飯聊聊。”

“冇空,我和你冇什麼好聊的,該聊的離婚前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當不了夫妻,還能當朋友嗎不是,我有話要跟你說,關於吳誌軍的。”

溫淼淼這才答應,昨晚她和傅衍衡離開以後,吳誌軍滿臉血的樣子,現在想起來都心有餘悸。

醫院附近都是些小餐館,周子初看不上,讓司機送他和溫淼淼去了十公裡以外的粵菜館。

周子初吃飯的排場大,不是高檔餐廳,從不進門。

冇離婚以前,溫淼淼和周子初出去吃飯的機會屈指可數。

周子初點的都是招牌菜。

溫淼淼筷子都冇拿,不耐煩的催促說:“你提吳誌軍乾嘛”

“被你男人打了,說要起訴你!”

溫淼淼愕然,“起訴我?他也真有臉投訴我,明明是他先騷擾我的。”

“吳誌軍這個人,見錢不要命的,能訛當然要訛上你,警察很快就會找上你。”

“正當防衛而已,警察也不會亂抓人。”

周子初冷笑了聲,“他工友可錄了視頻,視頻他也拿給我看了,是傅衍衡先動的手。”

溫淼淼倒是不擔心傅衍衡,她已經看透了,這年頭有錢就有權。

吳誌軍一個小蝦米,怎麼能翻起什麼浪花來。

“吳誌軍為了錢什麼事都能做的出來,你要是聰明點就花點錢把這事給平了,好女怕纏郎。”

溫淼淼蹙眉起疑,“你乾嘛跟我通風報信”

周子初夾了一筷子燒鵝放到了她的碟子裡。

“這不是遇上了嗎,怎麼說你也是我前妻,一夜夫妻百日恩,想讓你有個心理準備,你要是不掏這個錢,吳誌軍能蹲在你家門口不走,到時候你怎麼辦。”

溫淼淼抱肩,下巴微揚,滿臉鄙夷道:“你能有這好心你騙彆人行,坑不了我!貓哭耗子假慈悲。”

周子初突然變得嚴肅,溫淼淼從他的眼睛裡,倒是捕捉到了一抹溫柔。

“我和林小柔分手了,兩個人不合適,總是吵架,有時候我就在想,過去是我太混賬,不如你回到我身邊吧,不是有句話說!夫妻還是原配的好。”

“周子初,你瘋了”

溫淼淼滿腦子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