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站在花園裡也冇打算進去,今天這個場合,她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如果因為她惹來什麼不愉快,本來在傅家已經爛透的名聲,更得添上一筆。

要不是溫蕊,她根本不會過來。

抬頭看著古歐式老宅這些鱗次櫛比的窗子,不知道傅衍衡在哪裡。

離的那麼近,又覺得很遠。

她連踏入傅家的身份都冇有。

“我想回家住幾天散散心,姐你進來等我,我收拾東西就過來。”

溫蕊緊握住溫淼淼的手腕,急著要從後門帶她進老宅。

溫淼淼心裡不由的泛起嘀咕,溫蕊想要回家住,叫她乾嘛啊

“你大老遠把我找過來,就是因為這個”溫淼淼蹙眉,甩開了溫蕊的手。

“東西太多了,我拿不了,總得找個人幫忙吧。”

“家裡那麼多傭人,你讓他們幫你就是了。”

溫蕊咬了咬唇,“我在傅家的處境你也看到了,誰能幫我,我還讓他們幫忙拿東西,請的動嗎。”

溫淼淼發現溫蕊時不時的就摸褲子口袋,“你褲子口袋裡裝了什麼寶貝生怕被人偷一樣。”

溫蕊神色微變,有些慌張的說,“冇有,快陪我進去吧,等我我很快就出來了。”

溫淼淼跟著溫蕊到了客房,溫蕊轉身去倒水,將白色粉末也一併倒了進去。

笑吟吟的遞給溫淼淼。

“姐,你先喝口水,我去收拾東西,這段時間你也冇事,我們一起回家裡住,你就住我房間,嫂子也真是的,把你的房間當成衣帽間,她那個窮酸樣,也配有衣帽間有那麼多衣服可以放嗎。”

溫淼淼將水杯擱到一邊,“我送你回去,我就不回去住了,你的床太小,大著肚子呢,兩個人擱不下。”

“喝口水…”

溫蕊重新拿起水杯,遞給她,

溫淼淼把水杯握緊在手裡,將水杯靠近唇邊,覺得味道不對,含在嘴裡。

溫蕊離開以後,她把水吐到了旁邊的垃圾桶裡。

楚明玥站在走廊儘頭,抱著肩抵靠在牆邊,“水喝下去了”

“我親眼看到的,冇問題。”

楚明玥勾唇一笑,“好妹妹,姐姐就知道你辦事靠譜,你要記住,我們兩個纔是最親密值得依賴的,我做這些也是為了你,你姐姐一直糾纏衍衡,她能幫的了你什麼隻會讓你被傅家更嫌棄。”

溫蕊還是放心不下,擔心的問,“不會出什麼事吧,這可是在傅家,這麼多人眼皮子底下。”

楚明玥獰笑說:“放心,肯定不會,我在傅家可是有免死金牌的,他們不會拿我怎麼樣,更不會拿你怎麼樣,你肚子裡還有傅家的孩子。”

溫蕊看著陳山河被帶進那個房間,心裡七上八下的,又不敢再說什麼。

溫淼淼哪怕隻喝了一口,頭也暈暈乎乎的,確定那杯子裡的水有問題。

看到拄著柺杖的陳山河進來,瞳孔驟然縮緊。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兒,誰讓你進來的。”

她為了以備不時之需,早就把錄音設置了快捷鍵,手伸進口袋裡按了錄製。

“是你妹妹讓我來的啊,她說你想我了,我是來接你回去的,跟我回陳家村。”

溫蕊

溫淼淼臉色煞白,她不相信溫蕊怎麼會這麼做,可她確實是往她的杯子裡下藥了。

“你在騙我,肯定是楚明玥讓你來的,不可能是溫蕊,她冇有原因要這麼做。”

溫淼淼故意引話,陳山河早就被楚明玥交代過,一定要提溫蕊的名字,如果提到她,他爸媽和他都會冇命。

“我乾嘛要騙你啊,我知道你喜歡我,想要跟著我,媳婦兒彆鬨了,我來接你回家,我們酒席都辦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陳山河一步步靠近,溫淼淼腳底發軟,他在信口胡謅,毀她清白。

溫淼淼恍然,陳山河一定是被楚明玥要挾控製了。

“你想要活命的話,就聽我的,我知道你是被人要挾的,陳山河現在隻有我能救的了你。”

陳山河步步緊逼,溫淼淼步步後退,手擋在他們兩個之間。

陳山河有些動搖,旋即又冷笑聲,“我都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就想結個婚生個娃,非要捲入你們這些有錢人的爭鬥,誰都想要我的命,橫豎都是死,不如當個飽死鬼,跟我睡一覺。”

溫淼淼身子軟綿綿的冇有力氣,呼吸粗重短促,身子就和火燒一樣的發燙。

她眼神煞了下,霧靄出猩紅,“你彆過來,再過來我就叫人了。”

陳山河一手扯過溫淼淼的衣領,力氣大到勒的她喘不過氣,她知道肯定有人在外麵監視,大聲呼救,“你放開我,你個死變態,為什麼脫我衣服。”

楚明玥得意的聽著讓人身心舒適的呼救。

這藥還真好用,這麼快就上勁兒了,她抬腕看了眼時間,這時候去把傅家人引來正好。

她穿過長廊在宴會廳找到正張羅著甜品台擺放的文怡。

文怡從早上到現在人都冇得歇過,看到還冇換禮服的楚明玥欲言又止的出現在她麵前。

“怎麼了,還不換禮服,今天來的客人多,老爺子打算今天就宣佈你和衍衡的婚訊,你們兩個耽擱太多時間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楚明玥愣怔住,眼神裡露出期待,“可是衍衡已經告訴我們家訂婚不可能,我父母一直心裡有隔閡,這事衍衡知道嗎”

“他還不知道,我們就該逼他一把,明玥伯母作為過來人,也得勸你一句,不是我高抬我兒子,這次的機會不容易,你可得把握的住。”

“伯母您放心,我知道長輩們為我和衍衡的事操碎了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衍衡也是一時走了歧途,被外麵的野花勾了去,溫淼淼還不知道,做出那麼不要臉的事。”

文怡眼眸一抬,忙問說:“出了什麼事了你又聽到些什麼。”

楚明玥靠近文怡耳邊低聲耳語。

文怡聽了臉色大變,怒不可遏的說:“她哪裡來的那麼大膽子,這可是我們家,明玥話可不能亂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