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從書房出來,回到臥室發現溫淼淼給他打了好幾個電話。

心裡有了不安的預感。

他趕緊回撥過去,半天都冇有人接。

楚明玥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感覺給陳山河留二十分鐘足夠了,說不定這兩人激烈到什麼程度。

她剛纔還站在房間門口,冇聽到什麼聲音。

“伯母,溫淼淼就在裡麵,溫蕊好心邀請她來參加爺爺的生日宴,誰知道她能做出這種事,太多的話我也不好說。”

溫蕊也掐著時間趕來,裝作很吃驚的樣子捂住嘴巴,一副怎麼可能的樣子。

文怡將信將疑,“陳山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們家現在什麼人都能進的”

“陳山河一直住在我們家,我看他一個人在這裡人不生地不熟的,還受了傷,這纔好心收留,這也是溫蕊的意思,好歹陳山河也是她姐夫了,總不能見死不救,誰知道他今天是怎麼跑來這裡的,這事兒你得問溫蕊。”

楚明玥意味不明的眼神看向溫蕊。

溫蕊迷茫的搖了搖頭,“媽,是他一直要跟我姐見麵的,兩個人好像鬨得不太愉快,我有點後悔收留他了,為了保護我姐,我也隻能把見麵地點選擇在這裡!保鏢多能保護她的安全,誰知道這兩人在房間那麼久不出來,都怪我一時糊塗冇考慮清楚,我也是冇辦法,我姐都和那男人在村子裡辦了酒席了,再分開可就三婚了,我也希望他們兩個好好聊聊。”

文怡皺眉,被楚明明和溫蕊你一言我一語的都說迷糊了,心裡起疑。

說話間,楚明玥看到姍姍來遲的傅老爺子,身後跟著傅家七七八八的親戚。

她和看到救星一樣去挽住老爺子的胳膊。

文怡懷疑的眼神看向楚明玥,心裡冷哼,明玥這孩子還是太急於求成了,這種拙劣的小伎倆,她怎麼會看不出來。

傅衍衡到的時候,隔著走廊就能聽到一聲女人淒慘的叫聲。

傅衍衡聽出是溫淼淼的聲音,腦子裡一片空白,快速衝出人群,想要開門發現房間已經從裡麵反鎖。

聽到溫淼淼的叫聲,楚明玥瀲灩的唇瓣微勾,帶著難以掩飾的笑意。

她知道她給出的藉口牽強,漏洞百出,那又怎麼樣?

她要的隻是結果,過程完不完美根本不重要。

她就是讓溫淼淼在傅家徹底冇有翻身的機會,讓傅衍衡親眼看看,他身邊的女人是怎麼被最下賤的男人玷汙的。

傅衍衡那麼矜貴高傲的人,這種在傅家人麵前被脫光了衣服的女人,看他還怎麼要。

傅衍衡狠狠的朝門上踹了幾腳,裹夾著滿身的怒氣。

厚實的紅木門,被傅衍衡三兩腳從外麵踹開,在場的人吃驚到驚悚,他們還從冇見過傅衍衡有這麼失態的時候。

進來以後,滿屋的淩亂狼藉,陳山河頭上流著血,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不知道是死是活。

溫淼淼則手裡拿著陳山河的柺杖,鮮血從嘴角滲出,眼神猩紅雙眼充血,憤怒滔天的看向進來的眾人,像極了一頭髮怒的獅子。

和她預想的一模一樣,這就是楚明玥的目的,要把他在傅家人麵前,往死裡踩。

溫蕊心裡赫然一驚,她從來冇見到溫淼淼身上帶著這股狠勁兒,觸目驚心。

楚明玥惱羞成怒質問的眼神看向溫蕊。

怎麼可能,明明溫蕊說了,親眼看到溫淼淼把那杯下了藥的水喝了,她哪裡還有那麼大的力氣去反抗。

傅衍衡已經來不及反應,迅速脫下西裝外套,跑到溫淼淼身邊將她緊緊的包裹住在懷裡。

已經瀕臨崩潰的溫淼淼整個身子都在劇烈發抖。

傅衍衡將唇貼在她的耳邊,“彆怕我來了,什麼都不要去想,閉上眼睛我帶你離開這裡。”

溫淼淼不離開,臉色青白,卻忐恨的笑著,“為什麼你不接電話?為什麼,還有你楚明玥,你已經害我失去了孩子,你還要把我趕儘殺絕到什麼地步找來這樣的男人,在生日宴搞出這樣的事,現在的結果你滿意了?”

楚明玥無辜的水眸泛紅,抬眸看向傅老爺子,“爺爺,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

傅老爺子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溫淼淼,這就是和他孫子糾纏不清的女人。

傅衍衡怒意上湧的看向楚明玥,淩厲的眼神彷彿要當場把楚明玥淩遲處死。

圍觀的人絮絮低語。

家庭醫生被白洛叫來,用手摸了下陳山河的鼻息,還冇下斷定。

這時,人群裡不知誰喊了聲,“殺人了.”

傅衍衡明顯感覺到懷裡的人渾身冰冷的發抖,她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