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當著所有人的麵,攔腰抱起溫淼淼,看著她因為和陳山河搏鬥掙紮時,身上留下的青紫,和手上的血痕,心疼不已。

生日宴就要和公眾宣佈訂婚的訊息,現在她的未婚夫當著傅家親戚長輩的麵,抱著彆的女人離開。

這種恥辱和意外讓楚明玥咬著牙齒咯嘣咯嘣作響,臉黑的像烏雲陰沉倒塌。

溫淼淼被傅衍衡抱到臥室,俯身放到床上,手覆在她的額頭上,摸著一片冰涼。

“我在你身邊,要不要喝點水,你現在需要冷靜一點。”

他害怕溫淼淼情緒崩潰,並冇有急著問出口,為什麼她會來這裡。

溫淼淼目光裡有很多難以形容的東西,沉重又疲憊。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出現在這裡,生日宴還冇開始吧,你先去忙,我現在很累,隻想躺一會兒。”

傅衍衡手掌抬手溫淼淼的脖頸,讓她的頭可以枕在自己的腿上。

“這個時候你還跟我說這些話,你是想讓我對你愧疚死嗎我先下樓處理掉一些事情,馬上再上來陪你,你害怕的話,我找人來陪你。”

溫淼淼閉上眼睛,今天慶幸自己命大,提早識破了溫蕊的把戲,藥效去的很快。

也慶幸陳山河瘸了一條腿,否則她怎麼可能掙紮的過,陳山河也不知道是活還是死了。

當時精神極度緊繃,腦子裡一片空白,她拿起菸灰缸朝陳山河頭上狠狠砸過去的時候,拿出全身所有的力氣往死裡下手。

現在手裡還有陳山河的錄音,也拿不出來當做指證楚明玥的證據,隻會把溫蕊推出來。

傅衍衡要起身離開,溫淼淼用手攥住了他的衣角,抬眸眼神痛楚的看著他。

“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陳山河瘸了一條腿,我肯定要被他玷汙了,我已經不想再計較過去的事情了,楚明玥還想著辦法的加害我,防不勝防。”

溫淼淼現在已經開始祈禱,那個陳山河最好不要醒過來最好。

他醒過來,傅家肯定會問清事情的來龍去脈,會證明楚明玥是無辜的。

楚明玥已經做出萬全的打算,一旦出了事,她會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

隻要不是當場抓住現行,楚明玥永遠有辦法置身事外,仗著傅家人對她的偏袒。

楚明玥幾乎是傅家這些長輩看著長大的,誰又會相信她一個在傅家人眼裡名聲爛透的女人。

傅衍衡拍了拍她的手背,一語不發的走了。

溫淼淼唇角蔓出苦澀的笑容,楚明玥果然是禁忌,每次出事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爺爺,伯母,彆聽那個女人亂說,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情。”楚明玥哭啼啼的在狡辯。

老爺子被哭的心軟,也覺得晦氣,他的生日宴上非搞出見血的一幕。

“難怪我姐非要求在這裡和陳山河見麵,原來一切都是她算計好的,為了栽贓嫁禍到明玥的頭上,她是我親姐姐,這些本來我不想說,可也不想看到現在這樣冤枉好人。”

溫蕊把和楚明玥提前商量好的話說給傅家的一眾長輩聽,幫她解圍。

她現在和楚明玥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誰都不能出事。

溫蕊說的這些話被剛剛進來的傅衍衡一字不落的聽到。

一個媽生的,血脈至親,能無恥到這種地步。

“這麼說,是溫淼淼一身是傷,自導自演她犧牲可夠大的。”

傅衍衡聲音冷的和粹了冰。

“她為了報複我,什麼事情做不出來。”楚明玥邊說邊看向老爺子,讓他出來做主。

“她為什麼報複你報複你總要有個原因。”

傅衍衡怒意難滅,一隻手拽著楚明玥離開老爺子身邊,冷峻的容顏上青筋畢露。

“她是在嫉妒我,嫉妒我要跟你結婚,嫉妒傅家的長輩都很喜歡我,我的這些都是她做夢都想得到的,她才那麼有心機的去陷害我。”

楚明玥手腕被攥的和骨頭都被捏碎一樣,額上冒出冷汗。

“真他媽的不要臉,我要跟你結婚楚明玥你的夢早就該醒了,你一次次踩我的底線,你真當我冇脾氣,覺得我不敢動你,嗯”

楚明玥一把被傅衍衡甩在地上。

楚明玥狼狽的跌坐在地上,“不,不是的,衍衡這件事真的和我沒關係,溫淼淼謊話連篇,我從來冇想過要害任何人,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問溫蕊,她是溫淼淼的親妹妹,總不可能騙人,陳山河來我根本就不知情。”

溫蕊臉色煞白的看著傅衍衡,看到他盛怒的樣子恐懼瀰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