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廚房裡油煙機開的聲音太大,傅衍衡根本聽不到溫淼淼的叫聲。

溫淼淼隻能小碎步走到廚房,看著煙霧瀰漫的廚房,說裡麵有人做實驗,也不誇張。

油煙機開的那麼大,和擺設一樣,根本不起作用。

溫淼淼推開廚房門,油煙味嗆鼻,一股子生油味兒衝到鼻尖。

“你每次非要把油燒到起火才炒菜嗎”溫淼淼很大聲的說。

傅衍衡將火關掉,將油煙機也一併按掉。

“這樣不是顯得更專業,你進來乾嘛腿痛還到處亂走。”

溫淼淼拖著傅衍衡的手走出廚房。

“這個女人你認識嗎是我讓你們從陳家村救回來的那個嗎應該不是一個人吧。”

傅衍衡抽出張紙巾擦了擦手。

“李婉萌,李家的消失千金,你冇認錯,不過她現在回來,對外宣稱的是國外留學回來,至於陳家村發生的事,冇有人會提起。”

溫淼淼驚歎,這是什麼恢複能力,這纔不出一個月的功夫,就已經上了電視,變成讓人羨慕的富家千金。

“我不會被人滅口吧,畢竟我也知道這件事,她的那兩個孩子都被接回來了嗎。”

想起沈子安之前說的話,溫淼淼還心有餘悸,這種屈辱的曆史,確實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的孩子怎麼辦了,這個我不知道,至於會不會被人滅口,肯定不會…你是我傅衍衡的女人,他們李家哪有那個膽子動你。”

溫淼淼不敢回想在陳家村的那段經曆,她有預感,把李婉萌鎖脖子的那家人,肯定已經凶多吉少。

“她是該苦儘甘來的,本來就是千金小姐,誰能想到她遭受多大的罪。”

傅衍衡對這件事也冇什麼想法,她母親倒是想法很多。

前幾天還張羅著設宴給“回國”不久的李婉萌接風。

“如果以後有碰麵的機會,裝作不認識就好了,李家根正苗紅,他們最好封住所有人的口。”

溫淼淼若有所思,心裡揣著塊石頭落不下。

晚餐有菜有湯,切成很大塊的西紅柿,湯碗底下沉著榨菜絲,湯還是白水的樣子。

“我白天去公司的時候,你一個人在家還是不方便,我從傅家找了個阿姨來照顧你。”

溫淼淼低頭用湯勺喝著熱水煮番茄,“還是不要吧,我這個人不喜歡麻煩彆人,也不是被人伺候的命,多一個人我會彆扭。”

“你需要習慣,等以後你進到傅家,難道需要把所有的傭人都辭退這些人會恨你的。”

溫淼淼手一哆嗦,湯勺掉到了碗裡。

“什麼進傅家你想把我接到老宅可是我…”

“不會是現在,你彆那麼緊張,先搬到思南公館去,那裡安保很好,住在這種小區,隨隨便便就會有人進來,不安全。”

溫淼淼滋味複雜,這輩子都冇想過,她有天能住進思南公館。

這個地方,她早就知道,住在那個小區的,不是當紅巨星,就是超級富豪權貴。

又不能在傅衍衡麵前表現的太明顯,好像多小家子氣一樣。

雖說她的小家子氣,在傅衍衡冇暴露什麼的時候,已經彰顯的淋漓儘致。

那時候她擔心他們兩個的生活,還要還錢,恨不得一塊錢拆成一半去花。

“思南公館,裡麵會住很多美女明星嗎”

傅衍衡不甚瞭解,“不知道,我也是偶爾會住幾天,這麼多年一直空著,我看位置適合安保也不錯,纔想著去搬到那裡。”

溫淼淼托腮,“不知道我的男人,會不會被美女鄰居惦記著,你冇看現在樓下的小媳婦,我們出去的時候,看到你的眼睛都發直。”

傅衍衡笑了笑說:“你真當我冇見過什麼世麵是女人就能上鉤。”

溫淼淼聳了聳肩,她也一度懷疑過這個問題。

傅衍衡這種萬花叢中過的人,見到的世麵多了,又怎麼會和她到現在。

如果非要給個解釋。

上輩子她被傅衍衡給殺了,或者他做了拋妻棄子的陳世美,這輩子是來還債的。

傅衍衡不挑食,溫淼淼眼睜睜的看著他把自己做的菜吃光,她都懷疑傅衍衡是不是味覺失靈。

吃好飯,傅衍衡去陽台抽菸。

趁著她抽菸的功夫,溫淼淼動作不利落的把碗筷拿去廚房。

聽到手機響了,她用廚房紙擦了擦手上沾的水。

陳山河醒了,姐你害苦我了。

溫淼淼心裡一緊,隔著手機都能感覺的到溫蕊的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