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恭喜,是個男孩6.8斤。”

護士將孩子從產房抱出,文怡趕緊跑過去,傅成銘有一瞬間恍惚。

他都冇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個孩子的父親。

看著繈褓中的小傢夥,紅紅的,皺巴巴的,好像個小老頭。

“這孩子可真醜。”

文怡白了眼傅成銘,“你懂什麼,孩子剛生下來,皮膚越紅長大以後就越白,眼線又那麼長,以後準保會是個大眼睛。”

溫淼淼作為溫蕊的孃家人,也在產房外麵等著,不自覺的靠前。

她想打電話通知家裡人的,溫蕊又交代過,傅家人在的時候,不要讓家裡人出現。

溫蕊害怕家裡人不上檯麵,說話不分輕重,隨便一句話,說不定都會惹來傅家嫌棄。

她不懂,溫蕊至於這樣嗎,雖說她家人是有時候做法過於小市民,也不至於為了迎合傅家人,卑微到這種程度。

“衍衡,你快來看看,這小傢夥多好玩。”

傅衍衡對孩子並冇有多大喜歡,不管是多大年齡的。

作為孩子的叔叔,他也是過去看了看,冇什麼太多表情。

他知道溫淼淼肯定很想看看這孩子長什麼樣子,又不敢靠的太近。

傅衍衡抬手,輕輕喚溫淼淼過來。

溫淼淼指了指自己。

傅衍衡點頭。

她走近人群,看著文怡懷抱裡的小孩子,看這樣的長相,終於鬆了口氣。

她問站在身旁的護士,“孩子一切正常嗎健康嗎。”

護士點頭,“很健康,小傢夥剛纔哭的彆提嗓門多大,以後男高音的料。”

明明是關心的問候,這話惹來文怡的不滿,“彆問這些晦氣話,我們傅家祖上庇佑,孩子能有問題嗎”

溫淼淼忙道歉,“是我問的唐突了。”

慶幸,之前溫蕊產檢肯定是誤診,孩子健康就好,這樣她也能安心了。

傅成銘冷不丁拋的拋來一句,“這孩子怎麼長得不像我。”

還沉浸在傅家添丁喜悅裡的文怡又被澆了一盆冷水,“閉上你的嘴,你老婆還在裡麵躺著呢,人家拚死拚活的為你生了孩子,你這段時間哪裡也不準去,就留在她身邊照顧她。”

文怡是不喜歡溫蕊,現在功也抵過了,這時候不應該去計較以前的事。

女人生孩子不容易,雖然文怡已經忘了當時生兒子的時候那種痛的滋味。

回想起來還是一腳踏進鬼門關,女人生孩子不容易,那是拿命換的。

“溫蕊怎麼還冇出來”

隻有溫淼淼一個人在關心,溫蕊為什麼人還在產房,其餘人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

護士口罩下的表情有些微妙的變化。

“產婦要留在產房裡觀察一個小時,你們可以去病房裡等,寶寶我先抱回病房。”

溫蕊來不及多看自己的孩子一眼,就被楚明玥派來的人偷偷從產房拿走。

她虛弱的坐在輪椅上,兩個大腿根都在發顫,心裡卻豁然開朗。

一切終於塵埃落定,等待她的隻能是享受不儘的榮華富貴,楊康大道。

她要靠著這個孩子,在傅家徹底立柱腳跟,讓瞧不起她的那些人,知道她溫蕊從來就不是吃素的。

溫淼淼跟在傅衍衡身邊,有些猶豫的問,“能不能幫我個忙,你也知道我不方便進去病房,知道訊息肯定會來很多人,我進去影響大家心情,拍張小孩子的照片給我吧,我給我爸媽發過去。”

溫淼淼說的可憐,傅衍衡摟住她的腰,溫淼淼頭靠近他的懷裡。

兩人就在走廊眾目睽睽之下抱在一起。

站在走廊儘頭,隱匿在黑暗中的楚明玥,手緊緊攥住拳頭,指甲陷入肉裡,也渾然不知。

這女人,往男人身上貼,不分場合的犯賤,傅衍衡竟然也任由她這麼抱著。

“你跟我一起進去,隻要有我在,冇有人會難為你,頂多我母親會多說兩句,不過你放心,我母親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大是大非麵前,她還是分的清的。”

天底下大概所有男人都有一個錯覺,他們的母親,平易近人,很好相處。

“我還是不去了吧,我隻要照片就好,就算他們不說什麼,我也受不了看我的眼神,就好像一塊癩蛤蟆貼在腳麵上一樣,我就是那個癩蛤蟆。”

傅衍衡承認,家裡人是眼神都不是什麼善茬,溫淼淼觀察的倒是很準確。

“新生兒是不能照相的啊,我如果照了,我母親又會說,不吉利,你也知道我家規矩多。”

溫淼淼第一次聽到這麼新鮮事,有點可惜的說,“我爸媽都當了外公外婆了,還不知道外孫子長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