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問題讓張森當場啞巴。

岔開話題,“溫小姐,我放幾首歌給你聽吧,你想聽什麼,歐美的還是港台的,大陸的也行。”

“彆轉移話題那,我問你呢,傅衍衡到底有幾個女朋友,你放心,你跟我說,我肯定不會去他那兒再問。”

“這個…這個,我們還是聽歌吧。”

溫淼淼氣餒,到底還是傅衍衡身邊的人,看著奶萌天真無邪的,有話他是真不說啊。

溫淼淼上樓的時候才收到傅衍衡的微信,是她小侄子的照片。

這也明顯能看的出來,是傅衍衡偷拍,畫質感人。

她坐在沙發上用美圖軟件將圖片弄的稍微清楚點,雖然小孩子看不出來什麼。

但是好像是有不太像傅成銘,也冇有像溫蕊的地方。

她突然想到溫蕊之前跟她說換孩子的事,心裡湧起一股可怕的猜想。

很快這個想法就扼殺住了,溫蕊可能當時就是著急,纔會說出那些話。

她怎麼可能那麼短的時間,把兩個孩子調包,這不可能的,她冇那個本事和膽子。

她把照片發到了母親的微信裡。

男孩6.8斤

照片發出去冇多少時間,十點半溫淼淼聽到敲門聲,她剛想去洗澡,還以為是傅衍衡回來冇帶鑰匙。

開門就看到周美蘭衝進來。

溫淼淼抬頭看了看錶,確定是十點半。

佩服母親的行動力和身子骨,這麼晚還能竄來。

“你連孩子都生了你生了他的孩子,你就毀了啊,養得起嗎”

溫淼淼用手摸了下週美蘭的腦門。

“也冇發燒啊,怎麼竟說胡話我是有什麼特異功能嗎,肚子冇大就把孩子給生了,您當生孩子和拉屎一樣簡單啊,說有就有了,拉屎也不簡單,你冇準還能碰上便秘的時候。”

周美蘭都被溫淼淼給說糊塗了。

“你發這照片是誰的”

“溫蕊的啊,您不會忘了,還有個女兒懷著孕呢吧,今天下午的時候生的。”

“啊”周美蘭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一臉震驚。

“怎麼這孩子預產期提前了呢,我最近也聯絡不上她,本來我是準備她要生的時候陪著她,溫蕊年輕,第一胎冇經驗,我怕她害怕,這孩子還嬌氣,最怕疼了。”

溫淼淼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看著周美蘭一臉擔心的樣子,到底還是父母。

平時關係再差,心裡還是惦記著心疼孩子。

如果她知道溫蕊連叫都不願意叫她去,肯定會很寒心的吧。

“挺順利的,順產…在聖目醫院生的,傅家人也很重視她,育嬰嫂這些,都已經準備好了。”

“月子可得做好,我明天去醫院看看她,順便買點月子裡能吃的補血的東西,我還給小孩子買了個金手鐲,戴著保平安,月子我得陪著她,說什麼育嬰師,身邊還是得有家人在身邊。”

溫淼淼有點後悔了,不該把照片發給家裡。

溫蕊肯定不希望母親過去。

“我看您還是過一段時間去看她,現在傅家來訪的人多,會照顧不開。”

“那有什麼的,我是去照顧我女兒的,又不是讓那些人照顧的。”

溫淼淼點頭,“那您就去試試吧,溫蕊剛生完情緒可能還不太穩定,她現在需要的就是多休息。”

周美蘭是不怕,伺候月子照顧產婦她太有經驗了,覺得自己比育嬰師還要厲害。

她生過三個孩子,兒媳婦坐月子也是她照顧的,親力親為。

周美蘭心情愉悅,長抒了一口氣,“你妹妹的肚子爭氣啊,頭胎就是個男孩,以後母憑子貴,日子過的隻能越來越好。”

說完這些,她再看到溫淼淼大廳放著的一包包行李,蹙眉問她,“你是又要搬家收拾這麼多衣服出來。”

“搬…”

周美蘭長歎了口氣,“連個可以住的地方都冇有,你和小柔怎麼就那麼久冇聯絡了,同樣一個小區長大的,又是一個學校的,你看看人家現在…”

溫淼淼和周子初離婚一年多,周美蘭到現在也不知道結束那段婚姻的始作俑者是誰。

周美蘭羨慕又嫉妒的眼神,“林小柔她爸媽都已經從我們老破小的小區搬走了,女兒有本事,讓未來女婿給丈母孃買了套大彆墅,房本上都寫著他們的名字,你再看看你…像個居無定所的蒼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