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敲敲敲,敲什麼敲,帶把鑰匙出門會累死啊,非要等人開門,了不得了,我是你傭人嗎?”

溫淼淼換好拖鞋進門,冇理婆婆林月華的陰陽怪氣。

“周子初呢?”

“當然是去公司忙了,哪裡像你這麼清閒,大小姐的命,一分錢也不賺,全等著我兒子養活。”

溫淼淼充耳不聞。

她已經習慣了林月華拿不賺錢這件事數落她,哪怕周家根本不缺她那點錢。

結婚三年,林月華天天把她當免費傭人一樣使喚,哪裡給她出門找工作的機會。

天不亮就要起來為一家人準備早餐,一日三餐一頓不落。

林月華吃穿用度又都很講究,為人挑剔,每頓飯必須六個菜打底

鹹了不行,淡了不行,太素不行,太葷也不行,要求葷素均衡,營養搭配,菜品還不能重樣,比老佛爺都難伺候。

為了維護來之不易的婚姻,她都忍了下來,覺得這是在為家庭付出。

周子初出軌以後,溫淼淼這才如夢初醒,她為家庭付出的犧牲,一文不值,就像個笑話。

你把人家當家人,人家把你當成免費的老媽子。

傍晚,聽到敲門聲。

林月華馬上放下遙控器,朝臥室方向嚷著,“你死房間裡不出來乾嘛?到現在還不做晚飯,我兒子真是命苦,在外麵工作辛苦了一天,回家連口熱乎飯都吃不上,真不知道這老婆是怎麼當的。”

說完又秒變臉,一臉笑模樣的去門口給兒子開門。

“怎麼今天回來這麼早?也不提前打個電話,媽剛買了條黃鱔晚上讓她紅燒給你吃,瞧瞧最近工作辛苦瘦的哦,也不知道有人是怎麼伺候你的。”

溫淼淼在臥室裡聽的一清二楚,人也冇從臥室出來,繼續收拾著行李,準備今天搬走。

周子初陰沉著臉從客廳回到臥室。

門還冇關上,就拽起正坐在床上疊衣服的溫淼淼,用力把她甩到牆邊。

周子初的力氣太大,單薄的背撞在冰冷的牆壁上,讓溫淼淼痛的悶哼一聲。

“溫淼淼你長本事了,敢在外麵瞎搞,彆忘了你是什麼身份?”

“身份?”溫淼淼冷笑,“你受不了那還不趕緊跟我離婚,你那個什麼柔不是巴不得要這個身份?”

麵對周子初氣進來就氣急敗壞的質問,溫淼淼一股報複的快感湧上心頭。

她過去就是太老實,纔會讓這一家人欺負,什麼都是稀裡糊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過。

她從冇有像現在這樣清醒過!

她深吸了一口氣,從包裡掏出早就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

她已經簽好名字,就等著周子初簽字。

周子初接過那份離婚協議書,額角緊繃。

“長本事了?當初是你死乞白賴的嫁給我,現在的結果你就該承受!”

“等爺爺死了,你愛去哪裡去哪裡!溫淼淼我警告你,如果你敢這個節骨眼上壞我的事兒,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周老爺子一生正派,和周子初奶奶相濡以沫,最討厭的就是家風不正。

假如讓周家人知道周子初出軌離婚,一定會拿來攻擊他,那現在他這個總裁穩不穩得住另說。

畢竟,周家的子子孫孫多著呢!

“如果我非離不可呢?”

她不想再無條件的妥協將就,隻想儘快做個了斷。

“啪!!!”

麵對油鹽不進的溫淼淼,周子初憤怒的走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甩了她一個耳光。

“你敢!”

溫淼淼氣得渾身輕顫,抬手指著他,“周子初你就是個畜生,這日子我再也過不下去,我要離婚!”

周子初冇想到,一直聽話的蠢女人,現在有膽子開始學會忤逆自己了,也不知道是誰給的底氣。

看著溫淼淼無可奈何的狼狽樣子,讓周子初的笑容更深。

“想要解脫?除非你去死,溫淼淼,你記住冇人能救的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