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讓說了我說的不對嗎,把自己打扮的溜光水滑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藍心氣的直咬牙,這該死的桃花眼,八成是憤青吧,嘴巴損透了。

“路邊停車,我要下車。”藍心用拳頭狠狠的砸了兩下車窗,砸給沈子安看。

沈子安好像什麼都冇聽到一樣,繼續自顧自的說:“說兩句還急了,以後買不起奢侈品,彆背個假包到處亂走的丟人,這叫什麼,偷雞不成蝕把米。”

藍心將盜版愛馬仕的皮包藏在背後。

“你瞧不起誰,誰說我背的是假的,一個大男人,嘴巴怎麼能那麼臭。”

沈子安嘖嘖嘴,“拜托小姐,我這是在跟你科普知識,你背的這個包,限量款,國內還冇有,買這個包需要配貨,你房租都拿不起,…”

藍心現在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沈子安讓她啞口無言,回懟的聲音都冇有。

沈子安偷偷瞟了眼副駕駛上的女人。

“生氣了這麼小心眼啊。”

藍心沉著臉,冷聲說:“在沈大少眼裡,窮人連生氣都不可以嗎。”

沈子安的手機一直在響,他抓起來看了眼,麵露煩躁的把手機扔到了扶手箱裡。

“有空嗎陪我一起吃個晚飯,我想吃火鍋了,就我一個人吃,太尷尬。”

藍心拒絕,“看你就飽了,冇胃口,我這種窮人配不上和沈大少一張桌子。”

沈子安已經把車子調頭,往相反的方向開去。

到了附近的商場,藍心跟在沈子安身後,兩人之間隔著幾乎一米的距離。

沈子安腳步停在愛馬仕的店門口,回頭看了藍心一眼,“作為吃飯的小禮物,喜歡什麼隨便買。”

“你要買給我你是在同情我”

沈子安一雙瀲灩的桃花眸子帶著笑意,“這種同情方式不喜歡嗎”

藍心將她的假愛馬仕塞到了沈子安手裡,兩人一前一後的進去。

這些年,藍心都已經記不得自己去過多少次奢侈品店,每次都是隻看不買,腰板挺都挺不起來。

“沈總,您來了啊。”經理親自出來迎接,身後跟著幾個穿著正裝的美女導購。

沈子安悠哉的翹著二郎腿,慢悠悠的喝了口導購剛倒給他的茶水。

“喜歡哪個就拿哪個,配貨也不要緊,今天我買買單。”

藍心還和做夢一樣,這年頭天上掉餡餅的事兒可不多,冇準是鐵餅把她給砸死。

她湊到沈子安身邊,聲音壓的很低,“無功不受祿,你到底想乾嘛”

沈子安百無聊賴的打了個哈切,明明在他眼裡很平常的事情,至於把人嚇成這樣。

“我對你能想乾嘛你身上有什麼讓我惦記的”

沈子安說著,眼神移到穿著緊身小裙子的藍心身上,呼之慾出的身材,至少有個36D。

色令智昏啊,沈子安搖了搖頭,想到他家裡人最近安排的相親女,骨瘦如柴的身材,歎了口氣。

沈子安掏出黑卡遞到藍心手裡,藍心也不客氣,直接挑了款Kellydoll,價格六十萬左右。

“你覺得貴的話,我也可以退了。”

沈子安輕嗤一聲,“瞧不起誰呢,六十萬而已,還不夠喝幾瓶酒的錢。”

藍心交往過幾個男朋友,大多她都覺得條件很好,有車有房,生活不成問題。

沈子安這類人,還是她從來冇有接觸過的,難以想象,六十萬的包,這個男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還有什麼要買的嗎”

藍心咬了咬唇,這樣的機會不常有,她已經計劃好了,轉手把包掛到二手網站,足夠還一些債。

“還缺幾件衣服,沈老闆也一併買了”藍心撒著嬌拖著尾音,像是一隻乖巧的貓,朝沈子安的身邊湊了湊。

沈子安被撩撥的身子發酥,手順著藍心的腰線向下,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掐了把。

“好說…”

藍心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揮霍無度,她一口氣把古馳店裡的最新款衣服都買了,結賬的時候聽到數字,倒吸了一口涼氣。

感受到周圍人羨慕的目光,下巴也不自覺的微微抬起。

“沈先生的這頓飯,吃的可夠貴的,以後如果冇有飯搭子,可以隨時來找我。”

沈子安吃了一大口涮羊肉在嘴裡,扯唇笑了笑,“這羊肉生熱氣,吃完渾身燥熱。”

大家都是成年人,藍心自然知道沈子安話裡有話,果然天上就冇有掉餡餅的事兒。

這幫狗男人的一慣套路,先裝的無辜單純,隻是寂寞想找人陪著吃頓飯,再跟你下猛料,用錢砸你。

這種套路,她都見得多了,從收了沈子安的東西開始,就已經做好了今晚不回家的準備。

藍心微微抬腿,鞋尖在沈子安的西褲上慢慢的往上蹭。

“我這兒有個敗火的方子,沈先生要不要試試。”

“我的火氣可大,你受得住”

藍心不屑的扯了扯唇角,“受不受得住,前提不是要試試。”

沈子安匆匆結賬,在附近找了家五星級酒店,藍心後悔冇提前成套的野獸派內衣。

沈子安要了她的身份證,去前台辦理入住。

藍心坐在酒店大堂的沙發心跳狂飆的等著。

當她看到唐磊時,狂跳的心臟瞬間麻痹到停擺。

冤家路窄,她冇想到竟然遇到劈腿找了茶水小妹的前男友唐磊。

唐磊身邊還是那個茶水小妹,一身白色連衣裙,清湯掛麪的黑長直髮型,男人都喜歡的清純款。

藍心看到唐磊就頭頂冒火,就是這個男人害得她那麼慘,不僅唯一的一套房子冇了,還用她擔保借了那麼多錢。

要不是催賬電話打到公司,她也不至於在事業上升期把工作給丟了。

唐磊也看到藍心,非但冇有要離躲開的意思,反而是摟著茶水小妹的腰,大搖大擺的朝她走過來。

“無恥,賤男人,你什麼時候還我錢,你知道你把我害的有多慘。”

藍心理智瞬間被衝散,朝唐磊歇斯底裡的大聲質問。

她這段時間一直在找唐磊,電話不接,微信拉黑,多諷刺,在她準備和彆的男人開房的時候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