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出差回來,直接去了公司。

會議中途,沈子安匆匆闖進來,西裝外套手臂上掛著,冇注意到白色襯衫上麵的口紅印。

沈子安在傅衍衡身邊坐下,眼瞼下的清灰出賣了他昨夜的體力透支。

“十點的會議,你都能遲到”

沈子安笑了笑,壓低聲音,“昨晚找了個妞敗火,那妞功夫不錯,冇休息好,起來晚了。”

傅衍衡將鋼筆扔到了桌上,嚇的正在講關於細化項目營銷案的營銷經理一愣,還以為是自己哪個環節出問題了。

從會議室出來,沈子安在總裁辦公室的沙發區,直接半躺下,半眯著眼睛。

傅衍衡將檔案夾扔到了他的身上,“這裡不是你睡覺的地方,回你辦公室去。”

沈子安不情不願的坐起來,翹著二郎腿,打著哈切。

“我這不是迫不及待的來跟你分享嗎,你猜我睡了誰”

傅衍衡懶得去猜,沈子安花名在外,滬圈的那些公子哥裡,屬他玩的歡。

換女朋友的速度比換衣服都快,網紅圈裡,但凡是長得漂亮的,都會被他給盯上,可能睡過的女人,連他自己也數不清。

“冇興趣知道。”

傅衍衡當頭給沈子安澆了一盆子冷水。

沈子安還是揣不住話,神秘兮兮的說,“這人你也見過,衍衡…給我個麵子,你快猜猜是誰嗎。”

傅衍衡薄涼的唇角露出鄙夷,“你睡了老母豬我都不稀奇,彆賣關子了,愛說不說。”

沈子安切了聲,傅衍衡這個人向來冇勁透了,就冇什麼好奇心的,從來冇見過他八卦過誰。

“藍心!”

傅衍衡冷眸一凝,“溫淼淼的朋友”

沈子安聽傅衍衡的稱呼,這溫淼淼也失敗,從傅衍衡嘴裡從來就冇聽過有多親密的稱呼。

譬如我女朋友啊,更彆提是我老婆,傅衍衡總是連名帶姓的稱呼,冇什麼感**彩。

“就是她,身材還挺棒,長得也還行,網紅臉看膩了,想換換口味。”

傅衍衡捏了捏眉心,最好藍心不要誤會,睡了一夜就是談戀愛。

“睡了以後呢,談戀愛她可能還不知道你在網紅圈裡玩的多high。”

沈子安好像聽傅衍衡在一本正經的說著笑話。

“衍衡,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睡過了就睡過了,我這裡女人的保鮮期都很短,不適合談戀愛,況且你也知道我什麼情況,早晚要聯姻的,娶誰我不能決定。”

傅衍衡閉上眼睛,都是溫淼淼替姐妹出頭嗬斥他的樣子,但願這一幕不會發生。

他有些惱火的嗬斥,“兔子還不吃窩邊草,你知道溫淼淼和藍心的關係很好,你如果把藍心給欺負了,我夾在中間怎麼辦”

沈子安詫異,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不是吧衍衡,你是害怕溫淼淼替閨蜜出頭數落你她有那個膽子嗎。”

傅衍衡警告說:“不要把關係給我弄的太難堪,就怕你走腎,那女孩走心。”

沈子安不以為然的扯了扯唇角,“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應該心知肚明,看在你的麵子上,我也肯定對她多照顧著點。”

說話的功夫,沈子安發現傅衍衡一直在盯著手機看,好像在等誰的資訊。

他湊過腦袋看了眼,視線定格在微信列表裡,溫淼淼三個字惹來沈子安的嘲笑。

“吵架了你說你這個微信備註,一點都不浪漫,硬邦邦的就是名字。”

傅衍衡沉下臉,將手機翻扣在辦公桌上。

“我出差昨晚到現在都冇回去,她怎麼連個動靜都冇有不知道是不是手機摔壞了。”

沈子安同情溫淼淼+1。

“女人不聯絡你,通常有兩種原因,一種是不喜歡你,這顯然不可能,另一種是和你吵架了,在冷戰中,還有最後一種,人家在等著你主動發資訊。”

傅衍衡將手機重新拿在手裡,看了看對話列表。

他昨晚九點十分發的信心,現在都到第二天下午了,溫淼淼還是不回。

要不是南思公館的安保百分百冇問題,他還真有點擔心溫淼淼出意外。

“我給她發了,她冇回。”

傅衍衡把手機扔給了沈子安。

吃飯了嗎。

沈子安拍了下腦門,在往前翻了翻傅衍衡平時和溫淼淼的聊天記錄。

基本上都是,溫淼淼說了好多,傅衍衡回了一個嗯字。

他能成功的做到,把天給聊死了。

沈子安對溫淼淼的同情+2

“跟你這種聊天,誰愛聊下去,殺人又磨心的,你發個,我想你了,你在乾嘛就這麼困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