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愛的,我想你了,你在乾嘛]

溫淼淼慢吞吞的吃著午飯,看到傅衍衡發來的資訊,手一抖,手機差點掉到碗裡。

微信裡就和啞巴一樣,隻會嗯嗯啊啊的傅衍衡,突然來這麼一出。

[吃飯]

她聽到有門鈴聲,撂下手機走過去開門,開門看到個長相富態慈眉善目的女人,估摸著五十歲左右。

“您找誰”

“溫小姐,我是二爺從傅家派來照顧您的,我叫宋萍,您隨便怎麼稱呼我,二爺一直叫我宋媽。”

溫淼淼昨天搬進來的時候,冇見傅衍衡之前說的會有傭人來這兒。

張森告訴她,人明天會過來,昨天是臨時有點事耽擱了,傅衍衡也是知道的。

溫淼淼忙在鞋架彎腰拿出拖鞋,讓宋媽進來。

宋忙趕緊攔住自己去拿,“我來,我來…傅家添新丁,我幫著忙了一天,這纔來晚了。”

溫淼淼笑了笑,表示理解。

看著宋媽說話溫聲緩語的,長得又慈眉善目,覺得她應該是個好相處的人。

溫淼淼領著她到了樓下的房間,這裡原本也每天有人過來打掃,屋子乾淨。

南思公館屬於老式的花園洋房,都是上世紀的建築,承載著這個城市的曆史和悠久經曆。

雖然是老派的建築,但是很貴很貴,寸土寸鑽的價格,每棟麵積不大,可是腔調十足。

宋媽很利落的換上傭人服,來到一樓的小餐廳,看到桌子上吃剩下半碗的麻辣燙。

“您就吃這個”

“額…”溫淼淼看宋媽驚訝的樣子,愣了愣。

這不是很正常的午餐嗎,在這兒叫外賣,她都覺得費勁。

外賣小哥進不來,需要通過公館門口穿著西裝帶著白手套的保安送進來。

西裝革履的帥哥,戴著白手套的雙手捧著一大碗麻辣燙出現在你麵前。

溫淼淼回想起剛剛那一幕,尷尬的不行。

“吃這個怎麼可以呢,多不健康,溫小姐喜歡吃什麼菜,粵菜,川菜,本幫菜,我都會做。”

溫淼淼是不太習慣這種關懷備至的,她不喜歡跟彆人提要求,給人家添麻煩。

原生家庭帶來的討好型人格,這樣的人往往是最容易受欺負和吃虧的。

“不用太麻煩了,我已經吃飽了。”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溫小姐您不用跟我客氣,您總得跟我說你喜歡吃什麼地方的菜吧,我好準備晚飯。”

“東北菜…”

溫淼淼完美避開了宋媽的擅長。

宋媽拍著胸脯,“溫小姐放心,我閒下來就會翻翻菜譜,肯定做能比外麵好吃。”

“您不用特意給我做,我對吃的方麵冇有那麼挑剔。”

溫淼淼這次不是客套,她說的是真的。

是傅衍衡完美改變了她挑食的毛病,吃傅衍衡做的菜,覺得彆的都是人間美味。

“這您和二爺一樣,二爺是我看著長大的,從小就嘴巴不挑剔,隻要清淡的不是重油的都可以,他生病的時候,我總會給他熬綠豆粥喝。”

溫淼淼詫異道:“您在傅家呆了那麼久了啊,宋媽,不如我還是跟衍衡說,讓他送您回去,彆在我這兒了…”

宋媽心裡一慌,從進門到現在,她也冇做什麼惹人討厭的事兒啊。

怎麼剛來,就要讓她回去。

“溫小姐,是我有什麼做的惹您不滿意的事了嗎”她打斷了溫淼淼要繼續說下去的話。

“不是的,宋媽您可千萬彆誤會啊,您說您一直呆在傅家,這麼多年了肯定是有感情的,衍衡冷不丁的讓您來這兒,我怕您會呆的不習慣,人嘛…總歸都喜歡熟悉的地方。”

宋媽也是個感性的人,聽溫淼淼這翻話,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淚。

人老了,是這樣…藏不住眼淚。

她來之前還擔心,聽說是個年輕的小姑娘,還怕不好相處。

冇想到溫小姐人這麼好,這麼設身處地的為她想。

“習慣,怎麼會不習慣呢…那天二爺找到我,讓我來思南公館,我當時彆提有多高興,我知道二爺也是體恤我年齡大,想讓我輕快點。”

溫淼淼納悶的問,“傅家傭人那麼多,少說也有幾百號人了吧,每個人需要做的工作那麼多嗎。”

宋媽歎了口氣,“工作不多,受的窩囊氣可多,尤其是老夫人身上的那個小狐狸精,霸道著呢…在夫人麵前裝的乖巧溫順,轉身就為虎作倀,前幾天我還被她打了一巴掌,老了老了…還要受這氣。”

溫淼淼知道宋媽口中為虎作倀的人是誰了,傅衍衡母親身邊跟著的白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