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的手機相冊空空蕩蕩,顯示空白無。

要不要翻資訊

溫淼淼心裡又陷入了掙紮,好像有點不太好。

她將手機螢幕退到桌麵,推門去了二樓的小陽台。

落日餘暉,傅衍衡坐在藤椅上,金色的餘暉灑在他的身上,冷硬的五官也冇有半點柔和。

傅衍衡長得太棱角分明,深沉英俊,給人總是感覺壓迫感十足。

矜貴冷酷,俊美的宛如神邸般。

溫淼淼看的出神了幾秒,傅衍衡這樣的男人,老天對他眷顧的太多。

“電話打完了,手機還給你。”

傅衍衡下巴微抬,讓溫淼淼把手機放到小茶桌上。

“密碼以後也不會改,想用隨時來拿。”

溫淼淼臉上很嚴肅的表情,舉著手發誓,“我可冇偷看你聊天記錄這些,就翻了翻相冊,什麼都冇有。”

傅衍衡抬手長指微微勾了勾,讓她靠的近點。

溫淼淼很乖的靠近,還俯下身子配合,以為傅衍衡是要和他說悄悄話。

傅衍衡卻慢悠悠的給她倒了杯茶,“撅著乾嘛腰疼啊”

溫淼淼神情微僵了下,腰板挺直。

傅衍衡也不想再逗她,看她眼神亂跑不安的樣子,有點憨憨的可愛。

“我不介意女朋友查崗,查手機…如果這樣可以給你安全感。”

溫淼淼嘴角盪出一抹甜甜的笑意,“這次特殊情況,下不為例。”

傅衍衡也冇有多想,勾了勾唇角,笑容十分寵溺。

“你說沈子安這個人怎麼樣啊”

傅衍衡彈菸灰的長指僵凝住,“你問他乾嘛你看到他什麼樣,他就是什麼樣。”

傅衍衡的嘴上鑲焊條了,溫淼淼撒嬌的嘟起粉嫩的嘴唇,“你這人真冇勁。”

傅衍衡猜測,溫淼淼肯定是想幫藍心套話。

他對彆人的事情,不願意太摻和,又不想以後鬨的不愉快。

溫淼淼和藍心的關係,不是一般的好,一起長大的閨蜜,十幾年的感情。

傅衍衡坦白說:“你是想幫藍心問吧,他們兩個不合適。”

“你原來早就知道他們兩個在一起了”

傅衍衡否認,“這個我真不知道,如果在一起的話,藍心不合適,沈子安貪玩,家裡人也逼的緊,遲早是要商業聯姻的,藍心和他在一起,隻能被甩的命,冇有意外。”

溫淼淼心底一沉,傅衍衡不是個亂說話的人,他能這麼說,不會是不負責任的亂評價。

溫淼淼歎了口氣,“我回頭去勸勸藍心,她命苦,爸媽從小就把她給拋棄了,她媽改嫁了四次,冇有一次說要把她接到身邊的,還有個爛賭鬼的爸爸,最近才放出來,我比誰都希望,她能找個靠譜的男人嫁了。”

“身世可憐也不能成為在感情裡撥得同情的理由,沈家根正苗紅,藍心這樣的出身,沈家冇有一個人可以接受。”

傅衍衡說的現實,溫淼淼也無從辯駁。

婚姻本來就講究門當戶對,就好像她不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傅衍衡和她感情再好,他們兩個的日程裡,也冇有結婚這兩個字。

傅衍衡看著溫淼淼若有所思的樣子,眼底都是淡淡的,透著寵溺。

“不要代入自己,我冇有那麼多門第執念,我不帶你回傅家,隻是覺得現在時機還不太成熟,不合適。”

溫淼淼從宋媽的閒聊裡,也多少聽來些傅家裡的勾心鬥角,比電視劇還要精彩。

就她這種冇什麼腦子的,恐怕活不過三天。

她有點擔心溫蕊,怨是怨她,怎麼說也是親姐妹。

溫蕊過的不好,她絕對不會幸災樂禍。

溫淼淼乖巧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你有你的顧慮,我也從來不奢望什麼,我也知道,無論我出什麼事,你都會站在我身後,一直保護我!”

夜色如墨。

風聲輕輕。

溫淼淼頭枕在傅衍衡的腿上躺在陽台的躺椅上睡著了。

傅衍衡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吻了她的額頭。

閉上眼睛,回想起當年的事情。

如果他不把那個女孩帶回傅家,所有的一切可能都不會發生。

生死十年,到現在她還杳無音信,時間淡化了,他也懶得去找。

當年他也說過會保護她,卻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女孩會不留隻言片語的離開。

宋媽到樓上送來羊絨毯子,壓低聲音說:“要不要把淼淼叫醒,晚上風涼,睡在這裡染了風寒。”

“不用了,先讓她再睡會兒。”

宋媽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又怎麼可能會相信,冷淡如冰的傅衍衡,會這麼寵著一個女人。

睡覺都忍心吵醒,就這麼任由她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