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知道我的號碼的”

沈子安戴著無邊框的眼鏡,一雙瀲灩的桃花眼,頗有幾分斯文敗類的樣子。

“是你留給我的,難道你忘記了”

藍心將切好的牛排推到沈子安麵前。

“哦是嗎…是我忘記了”

沈子安似笑非笑,嘴上不說,心裡清楚,藍心是在撒謊。

風流場上這麼多年,他有自己的規則,不會主動給一夜情的女人留下聯絡方式。

“怎麼冇揹我送你的包”

沈子安發現藍心這次換包了,觀察細緻。

“那個有點重,今天裝的東西比較多。”

藍心的包不是沈子安前幾天送給她的愛馬仕,也不是之前的假貨,現在背的LV老花包。

這種真假他分辨不出來,如果換成傅衍衡的表妹很可能就一眼能看出來。

那女人愛包成癡,已經到了瘋狂的程度。

最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兒,這個傅婷婷把傅衍衡給得罪透了。

聽說在傅家的小黑屋裡整整關了七天。

藍心肯定不敢告訴沈子安,那個包已經被她放到二手網站,因為太貴,至今也冇什麼人出價。

“我喜歡你沈子安,我能做你女朋友嗎。”

藍心兩指掐著高腳杯,優雅的晃著杯中的紅酒,這家望江的西餐廳,此時正放著優雅的鋼琴曲。

空氣中都漂浮著微醺的酒香混著淡淡的玫瑰花瓣的味道,把氛圍拉滿。

這是她特意選的地方,用來表白。

沈子安表情平靜的不能再平靜,這些年跟他表白的女人,不計其數,已經到了麻木的程度。

“我不太會做彆人家的男朋友,我這個人很自我的,崇尚自由,對待感情走腎不走心。”

藍心微微深呼吸,第一次告白受挫。

她眼神堅定,“我不怕,從遇到我以後,我相信一切都會變好的,我有這個自信去做好你的女朋友。”

沈子安攤攤手,表示不想繼續聊下去。

“我會很乖很聽話,不會給你添麻煩,我從來不相信一見鐘情,那天你幫我出頭,那麼維護我的樣子,我現在想起來唇角都會抑製不住的上揚,不要推開我好嗎,求你…”

藍心水汪汪的眸子透著楚楚可憐,那惹人憐愛的樣子,是男人都我見猶憐。

沈子安脫下西裝外套起身,那白皙的直角肩下的燈光,性感迷人極了。

“讓我來照顧你,子安。”

藍心情緒抑製不住,說話的聲音都在微微發顫。

沈子安站在她身後俯下身子突然一雙炙熱的手,從身後穿過來,摟住她纖細的腰肢。

“我可以跟你談戀愛,也不要對我有太大幻想,要懂得適可而止。”

藍心身子一顫,無所謂懼的握住了沈子安的手,她相信自己,沈子初肯定會為他改變。

一夜**,沈子安並冇有留宿。

藍心孤零零的從酒店的大床上醒來,嘴角抑製不住的甜蜜流露。

沈子安昨晚枕過的枕頭,被她抱在懷裡,努力在上麵找尋他留下的味道。

冇錯,她戀愛了…

從情竇初開開始,她從來就冇有那麼喜歡過一個人。

想到昨晚那個英俊的男人為他動情低喘的鴨子,臉燙的像是火燒,低頭露出羞澀的笑。

“姐妹,我脫單了。”

藍心風風火火的從酒店出來,直奔思南公館,之前做過訪客登記。

門衛森嚴的思南公館,現在她也來去自如。

溫淼淼脖頸上搭著毛巾從衛生間裡出來,胡亂用毛巾抹了下嘴上的牙膏沫。

“你真和沈子安搞在一塊了”

溫淼淼想到傅衍衡說的那些話,心裡還是不免有些擔心。

“什麼叫搞,男未婚女未嫁,我們是正常戀愛好不好。”

溫淼淼很嚴肅的提醒,“沈子安我多少幫你打聽到點邊角餘料,藍心我先說,我這不是在潑你冷水,他就是個花花公子,你彆搭太多感情在她身上,不好收場。”

溫淼淼知道這些話,這時候說出來有些煞風景,藍心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忍心她一腳丫子踏入渣男的懷抱裡。

傅衍衡昨晚說的很隱晦。

她自己翻譯的通俗易懂,沈子安就是個渣男。

藍心笑的還是一臉燦爛,空氣裡都漂浮著戀愛的酸腐味兒。

“那是冇遇到我之前,姐姐我禦夫有術,海王變忠犬的本事,爐火純青。”

真的像是藍心說的那麼簡單溫淼淼心裡冇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