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心喜出望外,給沈子安說了地址約下午茶。

沈子安一條資訊都冇有回,本來還不抱有希望,看到他過來找她,藍心飛奔過去。

藍心也不扭捏,很自然的挽起沈子安的胳膊,“你真壞,我還以為你不來了,等你資訊等了很久,以後你要多看看手機,因為有人在等你呐。”

“在開會,忙…”沈子安不上心的解釋。

傅衍衡懶得戳穿,沈子安的忙,或許是同時應付七八個女人,看心情去選擇該回哪個。

“不是說看你奶奶去,幾點過去。”傅衍衡抬腕看了眼時間,特意擠出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打算好好陪陪她。

“吃完飯就走。”

傅衍衡點頭。

沈子安已經和藍心摟腰抱脖的走在前麵。

這種場景倒是不會出現在溫淼淼和傅衍衡身上。

傅衍衡是悶騷,在人後願意折騰,和沈子安的明騷不同,大庭廣眾下,他都能把手放到藍心的屁股上。

藍心也能摩擦出火花,屁股扭著在他的手掌上蹭了蹭。

沈子安挑了家商場裡的港式茶餐廳。

傅衍衡冇有吃下午茶的習慣,沈子安點了一大桌子菜,他基本上冇怎麼動過筷子。

“以後我們四個冇事就經常聚聚,這樣多好。”

藍心心情愉快,想著自己身邊的兩個男人,尤其是傅衍衡,傅氏集團總裁,她的男朋友也是豪門的公子哥,這種交際圈,她做夢都想不到。

藍心甚至已經覺得,自己已經成功的擠入上流社會,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

藍心的提議,隻有溫淼淼給她台階下,附和說“好”。

兩個大男人倒是統一口徑的沉默。

傅衍衡不太確定,藍心在沈子安這兒的新鮮感能持續多久。

以後見麵會不會尷尬,看藍心這樣,和平分手應該不太可能。

溫淼淼喝剩下半杯的港式檸檬茶,傅衍衡很自然的把剩下半杯也跟著喝光。

又吃了幾口她剩下的菠蘿包。

一頓餐,他也就吃了這麼點。

沈子安好像看到什麼西洋景一樣,眼睛睜的很大。

第一次看到,傅衍衡會這麼不嫌棄一個人,吃她剩下的東西。

誰不知道,傅衍衡潔癖嚴重。

沈子安侃侃而談,東扯西扯的聊著天,藍心的眼神一直鎖在他的身上,深情又認真。

溫淼淼心裡替藍心捏了把汗。

慘了…慘了…這傢夥徹底墜入愛河了。

藍心不是說,愛一個人的眼神藏不住,她現在已經明顯到,眼珠子快掉到人家盤子裡。

相反她和傅衍衡在一起時間不短,再加上傅衍衡不溫不火的性格,和對麵熱戀中的兩個人相比,稍顯冷清。

傅衍衡隻是在她吃飯的時候,摸了下她的大腿。

吃好飯,路過一家夾娃娃的店。

裡麵有很多年輕人,都推著購物車,站在娃娃機邊上,好像來進貨一樣。

溫淼淼眼裡放光,問傅衍衡,“抓不抓你會嗎。”

在她的認知裡,聰明身材高大指節修長的男人,肯定很會擅長夾娃娃。

看看視線一百米之內反戴著鴨舌帽的帥哥,夾的娃娃都快在推車裡溢位來。

沈子安大刺刺的笑著:“找哥哥我,哥哥我對玩的方麵十項全能。”

沈子安年齡比溫淼淼長,稱自己是哥哥。

本來冇什麼問題的稱呼,換來的是傅衍衡一記冷嗖嗖的白眼。

傅衍衡脫掉了西裝外套掛在手臂上,領帶一扯塞進了溫淼淼的包裡,鬆了兩顆襯衫釦子。

不至於和裡麵的氣氛格格不入。

傅衍衡去買了二百個幣。

投幣,搖桿,落爪…

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娃娃的邊都冇蹭到。

傅衍衡蹙眉,覺得這個爪子有問題,鬆了點。

沈子安捏了兩個幣在手裡,動作也是行雲流水,一個毛絨烏龜穩穩的被他抓住。

藍心在邊上拍手,又覺得加油的勁頭不足,踮起腳親了下沈子安。

溫淼淼膜拜,和藍心的撒嬌功夫比,她被撚成渣了。

傅衍衡的實力,溫淼淼見識到了。

二百個幣,所剩無幾,冇抓到一個上來,這都算是奇蹟。

“媽媽…寶寶好棒啊。”

傅衍衡親眼看到身邊還冇他腿高的小女孩,彎腰從洞裡取出自己夾的娃娃。

心裡有那麼一絲崩潰。

沈子安憋笑憋的快憋出內傷,趕緊帶著藍心逃離戰場去旁邊玩,怕殃及池魚。

“要不還是彆抓了吧,挺浪費手腕的。”

溫淼淼看著自己夾的那一堆,身子稍稍擋住推車,不願意刺激傅衍衡。

傅衍衡又看了眼時間,離去醫院的時間還早,他又去買了二百個幣。

男人可怕的勝負欲。

藍心悄咪咪的說:“傅衍衡今天抓不到,是不是不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