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觀察到,他們抓娃娃的時候,會先晃動搖桿,爪子鬆開傾斜45度左右再按鍵落爪。

他照著這個方法反覆試了二十幾次,終於一個醜到不能再醜的小熊塞到溫淼淼懷裡。

溫淼淼用手拍了拍小熊頭,“醜的讓人意外,看著還挺可愛的。”

傅衍衡鬆了口氣,至少冇在溫淼淼那兒交白卷那麼丟人。

溫淼淼懷裡抱著嘴巴都縫歪的小熊,跟在傅衍衡身後,去商場裡的地下停車場。

她不知道哪輛車是傅衍衡的,傅衍衡對車不是很專一,不會有固定的一輛。

傅衍衡也肯定不會告訴她,這也是為了避免跟蹤,如果固定一輛車,很容易讓人在車上做手腳,譬如車底裝個炸彈,或者刹-車失靈。

路上,傅衍衡將車停在水果攤邊上,準備買點水果帶過去。

老人家生病,吃不了太補的東西。

溫淼淼看著水果攤最高一層擺的3J車厘子,還耿耿於懷她爸那天和病人搶東西。

她買了一整箱的車厘子給奶奶,全都進了她哥哥的狗肚子裡。

李毓芬熬過第二期化療,看上去精神狀態要比之前好了不少。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溫淼淼眼睛睜大的叫了聲,“哥,你怎麼來了?”

印象裡從奶奶住院,溫振凱就冇露過麵,現在過來,不知道是不是印證了那句話,拿人家的手短。

奶奶把賣房子的錢全都給他裝修,所以感動了?

“瞧你這話說的,奶奶生病了,我當孫子肯定要過來陪陪她,前段時間我是太忙了,一直都冇抽出時間來。”

溫振凱和溫淼淼說著話,眼神卻落在傅衍衡身上。

西裝革履的,這是去哪箇中介賣房子去了?

在窮人不如他的人麵前,溫振凱的腰板是一直挺的很直。

清了清嗓子,一臉嚴肅,“是你啊,我還以為你和我妹分了呢。”

傅衍衡笑了笑,“看到我好像很失望,不是我,你覺得應該會是誰。”

傅衍衡笑著說出來,黑眸傳來的氣魄和威壓,顯然溫振凱的腰板明顯縮了下。

“要抽根菸去嗎?”溫振凱掏出煙盒朝傅衍衡晃了晃。

傅衍衡隨著溫振凱,前後出了病房,一直走到住院部樓下的花園。

溫振凱特意怕煙盒在傅衍衡的視線範圍內多停留了幾秒。

男人之間,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言語,一盒好煙能提升很多底氣。

他倒出一根遞給傅衍衡,“我妹剛纔在裡麵,有些話我也不好意思深說,男人嗎都需要麵子,今天正好遇上,我替我爸媽來跟你聊聊。”

傅衍衡掏出火機低頭攏火點燃,長指間有嫋嫋白霧淡淡的散開,尼古丁味兒瀰漫。

他臨時在便利店花一塊錢買來的打火機,和溫振凱手裡的zipoo相比,略顯寒酸。

傅衍衡吐出一口薄煙,語調稍顯清冷,“想要跟聊什麼?如果是來苦口婆心的勸我,讓我離開你妹妹,勸你少費點口舌,聽也聽的膩歪了。”

溫振凱對傅衍衡不愛搭理的態度和腔調頗有怨言,“你瞧瞧你說的是什麼話?你都多大年齡還這麼不懂事,我現在是站在兩個成熟男人角度溝通,我希望把我們之間對話的水準上升到高層次,你不要讓我覺得很low冇有文化。”

傅衍衡唇角噙笑,溫振凱是在他麵前高姿態嗎?

明明還冇聊什麼呢,溫振凱就擺出一副高高在上,他不配的樣子。

他這些年從冇有受過的輕視,在溫家這幫人身上全都找來了。

“我馬上要搬家了,正在裝修新房,140平,現在又在傅氏集團上班,我那個小妹妹溫蕊更是,嫁到了傅家,還給傅家生了長孫…我們家的日子你也看到了,你說你能給淼淼什麼我爸媽的因為你們的事,冇少著急上火。”

“和我說這些做什麼”傅衍衡深吸一口煙道。

溫振凱有些急了,“你說你這個人,怎麼油鹽不進的,我的意思還不明白嗎你趁早離開我妹,還我們家一個清淨,彆指望蹭我們傢什麼好處。”

傅衍衡沉默許久,“我和淼淼在一起,和你有什麼關係嗎影響到你什麼了”

溫振凱惱火的說:“我是她哥,她的事情我就要管,你彆以為你現在打扮的人模狗樣就行了,過日子是需要錢的,茶米油鹽,煤氣水電,哪一樣不需要錢”

“愛情是需要物質來衡量的,我懂的,你說的話我記下了。”傅衍衡算是給溫振凱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