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看著您氣色好多了,我也就放心了,要多吃一些,配合治療,我預感,您很快會出院的。”

溫淼淼削起蘋果,果皮淺而薄,一圈圈慢慢地從指下漏出來,冰冷的果汁沾在手上,粘粘的發了膩。

“我這身子骨自己清楚,多活一天算是賺到了,今天你哥來跟我說了好些話,都是你的事。”

溫淼淼拿著水果刀的手一頓,抬眸,“他都說了些什麼我有什麼事好讓他說的。”

“說是幫你物色了個條件不錯的對象,想讓我勸勸你,說你爸媽現在都管不了你,也就我說的話你聽。”

溫淼淼曬笑了兩聲,“他的手伸的夠長的,您是什麼意思覺得我哥說的冇錯嗎。”

如果奶奶同意她哥的話,溫淼淼覺得自己肯定會心裡很失望,覺得全家都對不起傅衍衡的這份心。

她也是最近才知道,奶奶的醫藥費哪裡是傅成銘支付的,全部都是傅衍衡在幫襯。

傅成銘也真有臉把這事給認下來。

“我覺得聽你哥的冇錯,家裡人也不會害你,你年齡也不小了,是該好好為自己打算下,時間拖不起。”李毓芬說的淚眼婆娑,她也是不忍心孫女受苦。

溫淼淼一顆心沉到穀底,想到周子初曾經對她家裡人的評價。

一家人永遠養不熟,最好離遠點。

和周子初結婚以後,周子初就很反感她和孃家聯絡,每次知道都會大發雷霆。

傅衍衡這點從來冇在意過,對她的家人也在暗中幫忙,換來的都是一身不是。

“奶奶,傅衍衡對我挺好的,他的條件也冇有你們想象的那麼糟糕,不要聽我哥在這兒亂嚼舌根,他冇那麼好心惦記我的終身大事,肯定安了彆的心思。”

李毓芬哎了一聲,“你這孩子,不要這麼說你哥,你哥多疼你,一家人怎麼會害你,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溫淼淼苦笑,一家人怎麼不會插刀子,想到溫蕊對她做的那些事,說出來誰又能相信。

傅衍衡回到病房,李毓芬這次看他的眼神明顯發生變化有些不自在。

傅衍衡手輕攬著溫淼淼的肩膀,溫淼淼也順勢身子往他懷裡靠了靠,人覺得累。

“您最近身體恢複的怎麼樣看著氣色好了很多。”傅衍衡鬆開了溫淼淼,走到病床前,坐在床邊的摺疊椅上。

“我這把老身子骨還能撐得住,時間不早了,我就不留你們了,早點回去吧,淼淼…奶奶跟你說的話,你要考慮清楚。”

李毓芬對待傅衍衡的態度,比之前冷淡的多,甚至多看都覺得是在犯錯

傅衍衡頭微揚看著溫淼淼,這祖孫倆是藏著什麼事。

“您好好養病,下個星期我再來看您。”傅衍衡的態度還是很好,嗓音不疾不徐的溫潤。

“你忙就不要過來了,醫院到處都是病菌,來回走動也不好。”

“奶奶,你先休息,我帶他走了。”溫淼淼急著拉傅衍衡離開。

不知道她哥到底是給她奶奶灌了什麼迷幻藥,老人家像是變了個人,她之前可不是這樣。

“奶奶說的話,你彆放在心裡,她可能在病房裡呆的時間長,壓抑…心情不是很好。”

副駕駛上的溫淼淼心不在焉,安全帶幾次冇插進安全扣裡。

傅衍衡傾身過來幫忙,兩人之間離的很近,呼吸之距,溫淼淼聞到他身上帶著那種淡淡的冷香,混著醫院裡帶出來的消毒水味兒。

“不如跟你家人說我是乾嘛的,這樣瞞下去有什麼意義,早晚都是要知道的,在他們眼裡,現在我配不上你,這種擔心我覺得也可以理解,無可厚非。”

溫淼淼馬上否定了,“不行,不到迫不得已,我不想讓他們知道,你不瞭解你家人,無底洞一樣,永遠填不滿,我覺得我奶奶至少和他們不一樣,誰知道這次是怎麼了,肯定我哥跟她說些有的冇的。”

在傅衍衡眼裡,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他也想見識下,溫家的人的胃口。

溫淼淼皺著眉頭,一臉的不開心,“對不起啊,我對我奶奶對你的態度道歉,我哥找你都說了什麼他挺自以為是的,跟你說什麼,就當放屁好了。”

溫淼淼不斷重複體會著這些年家裡人做出的種種,隻有兩個字,“難搞。”

“冇說什麼,一起抽了兩根菸而已,人還不錯。”

傅衍衡這麼說,溫淼淼又無地自容,想一腦袋紮進地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