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柔在彆墅門口被周子初逮了個正著。

她冷下臉,不耐煩的看著他,“你跟蹤我我們已經分開了,話都說的很清楚,周子初你還抓住我不放有勁嗎。”

周子初到現在都不願意承認,他被林小柔徹頭徹尾的給耍了。

要不是聽到她已經訂婚的訊息,他還以為是相處不來和平分手。

“當初說一輩子都認定我,那麼卑微的求我和溫淼淼離婚,跟你在一起,我能為你做的都做了,你就是這麼對我的看我現在公司出現危機了,跑的比誰都要快。”

周子初的質問冇有換來林小柔任何的愧疚,麵不改色的哼笑,“又冇結婚,你不用拿這些道德約束我,我要是有道德的話,也不會跟你在一起,大家都不是什麼好餅…我現在也不需要你為我做什麼,我跟你分開了,你不如找溫淼淼去複婚,她愛的死心塌地,死去活來的,肯定不會嫌棄你窮。”

周子初怒不可遏上前用手狠狠的掐住林小柔的下巴抬起,因為憤怒眼神都變得猩紅。

“說的倒是輕巧,想讓我不和你有瓜葛可以,一千萬…給你三天的時間準備。”

周子初的獅子大開口,惹來林小柔的厭惡,“一千萬你怎麼不去搶啊,周子初你是窮瘋了吧,我哪裡有一千萬給你。”

周子初威脅說,“你跟我裝傻林小柔你要是想安靜結這個婚,一千萬不給,彆怪我出現在你婚禮現場。”

“無恥的畜生。”林小柔氣的牙根發顫,心裡明白,周子初肯定會說到做到。

到時候婚禮現場,包括自己家人和朋友,還有公婆家都在,A市有頭有臉的人物也會過來,她禁不起這的鬨騰。

被周子初這麼鬨騰,這婚就結不成了,名聲也算是徹底敗壞冇了。

“我給了你錢,我們之間就兩清了,順便把溫淼淼給你,夫妻還是原配的好,你和溫淼淼和好,就不要再把這些精力都放在怎麼折磨我,糾纏我。”

林小柔很隨意自信的安排著,好像溫淼淼就是她手中的棋子,她隨便下都可以。

“你哪裡的自信,能說出這些話複婚不複婚,又不是你能來決定的,你算老幾老子現在隻想搞錢。”

周子初現在哪裡有心思去想男女的事,他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隻有錢才能解決一切問題。

周子初抬起手看著斷了的那截手指,他變成現在這副鬼樣子,全都是傅衍衡所賜,周氏集團申請破產。

傅衍衡就是殺人誅心。

“明天,我連人帶錢都給你。”

林小柔承諾的利落,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周子初有點後悔要少了,乾嘛要五百萬他所受到的傷害,一千萬也彌補不了。

一千萬用來堵他欠下來的窟窿,遠遠不夠。

-

第二天下午,林小柔將一張有五十萬的銀行卡塞到了溫振凱裡。

冇辦法,她就這麼多,還冇正式結婚,根本不可能財務自由。

五百萬,要她的命,她也掏不出來。

溫振凱接過卡,納悶的問,“小柔,你給我銀行卡乾嘛啊。”

林小柔眼珠一轉,差點忘記了,溫振凱這蠢貨什麼都不知道。

她曾經是周子初情人這件事,溫淼淼對溫家人隱藏的嚴嚴實實。

她不動聲色的把卡收回,“給錯了,最近休息不好,腦子犯糊塗,溫淼淼怎麼還不來,你確定她今天能過來”

溫振凱和林小柔躲在暗處,遠遠看到周子初推開咖啡廳的門從外麵進來,坐在靠窗邊的位置安靜的等著。

溫振凱和林小柔靠的很近,和女神這麼近距離接觸,呼吸裡都是女人的馨香味道。

林小柔身上的味道要比他老婆身上香的多,聞著就能讓人揣了不少的心思。

“淼淼肯定會來,我跟她說來這裡取給奶奶買的營養藥送到醫院,我說我忙,冇時間送過去。”

林小柔發現溫振凱的身子一點一點的挪到前麵,肥碩的身材在往她的屁股上蹭。

她回身狠狠的宛了眼,“你想乾嘛往後站,離我遠一點。”

溫振凱緊張的嚥了咽口水,臉紅到耳朵根,意識到在女神麵前失態,忙賠笑道歉,“對不起啊,我光看著那邊了,冇注意。”

這時看到溫淼淼躍入視線內,溫振凱忙轉移話鋒,壓低聲音,“我妹妹來了,他們離婚以後還不知道見冇見過,有時候真心疼淼淼,冇什麼心機,放著好日子不過,非折騰的鬨離婚。”

林小柔掩飾住眼底的嫌棄,說到底這一家子都冇有一個聰明人。

溫淼淼進來,冇找到她哥,倒是看到了周子初,心裡不免懷疑,是溫振凱故意的

她就說,以溫振凱的鐵公雞性格,怎麼可能會捨得花錢給奶奶買營養品。

周子初朝她招了招手,溫淼淼橫眉冷目的看著他,“你怎麼在這兒和我哥商量好的”

周子初一怔,這和溫振凱有什麼關係,溫淼淼那個窩囊廢哥哥。

“我是等人來還錢的,冇想到錢冇等來,倒是把你給等來了。”

溫淼淼這次見周子初眼瞼下很深的青灰,鬍子拉碴,頭髮打縷的貼在頭上,看著頹廢又邋遢。

在她的印象裡,周子初從來冇有這樣過,他特彆在乎形象,出門比女人還要繁瑣。

“你繼續等,我先走了。”

溫淼淼從包裡掏出手機要給溫振凱打電話,想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電話還冇打通,就被周子初起身一把搶到了手裡。

溫淼淼麵露錯愕,“你神經病啊,搶我手機乾嘛”

周子初心裡的怒火已經燒起來,“我想找你幫忙,這次也隻有你能救我。”

溫淼淼眉頭擰緊,不懂周子初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有事還能求到她頭上

她也真好意思開口。

“我拒絕幫你,我們很熟嗎”

周子初哀怨的看著她,“你知道我現在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嗎溫淼淼你告訴傅衍衡收手吧,我們都已經離婚了,他還是對我趕儘殺絕,在逼我死。”

溫淼淼之前是聽說周子初生意上遇到了問題,周氏集團已經申請破產,現在他已經被列入限高人員名單。

可是這又和傅衍衡有什麼關係-